第二十六章 威胁(1/2)

加入书签

  赵冬儿放下杯子,暗叹了一口气,今天怎么回事?总是跑神!深吸一口气后,向椅背一靠,看了眼六位神色如一,超凡脱俗:的美男。纵然是已经看过启辰拿来的画像,可是赵冬儿还是被天然无修饰的六位风神各异的男人的美貌震得一愣。随即低眉敛目的恢复脸上的表,开口说道:“是我假借他的名义约的你们。各位,有话就问吧!”赵冬儿现在还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让他们心甘愿的掏钱,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真是冲动呢!应该好好想想才对。“你是谁?胆子这么大,连爷们的包间都敢闯。”说话的正是占财酒楼的老板詹天棋,一张娃娃脸却硬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故意粗着嗓子的问赵冬儿。赵冬儿嘴角不可抑制的微微抽动,这威胁看似也太无力了吧!大眼睛盯着他弱弱的说“我是李观文的原配妻子,赵冬儿!”“你你你····!”赵冬儿暗乐,让你装,姐可是现代的装装大神级别的。“怎么了?公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你来干什么?李观文呢?一个女子女扮男装来见别的男人,你可知羞耻二字?”真是老虎不威,别人都忘了他是老虎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长着娃娃脸的小盆友“哼!敢问詹公子,何为‘羞耻’?再有,难道公子的姐妹母亲不是女人,难道她们就从来不上街,不进酒楼?我告诉你,我赵冬儿不但女扮男装的进酒楼见男人,见得还是一群伪君子,真小人,看你们一个个人模人样的,才是真正的不知羞耻为何物,你们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自个逍遥快活也就算了,为什么非要拽着李观文,他跟着你们不学好,整日只知道花天酒地,流连烟花场所,家中之事一概不管,以至于恶仆当道欺主霸财,府里艰难度日时,他还能拿出银子来宴请朋客,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更可恶的是以前的翩翩公子哥竟然学的对自己的女人动手,以至于怀了两月的男婴没了!请问詹公子,到底是谁不知羞耻?”赵冬儿已经站起身逼至詹天棋的座位前。她知道自己这会肯定跟个泼妇似的,希望这家伙的心肠比较软。“你···你···你··”娃娃脸看见刚才一脸示弱的假男人此刻竟然语出惊人的瞬间得罪六个在长安城里举足轻重的人物时,一脸的不可置信及惊讶,李观文,你娶的是什么女人呐?简直就是母夜叉嘛!自己只不过问了一句而已,竟然被骂的狗血淋头。嗯,还是欢霄苑的美人最好了。天呐,今天的事可千万比能传出去,不然让她知道了,还不得笑话自己一辈子。“你的意思是,你们的孩子没了?”说话的正是身穿墨绿色窄袖劲装的粮行少爷李向泽。赵冬儿闻站直了身子看向他说:“敢问李公子,有哪个女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虽然事实跟她说的有‘点’出入,不过大致就是这样啊。“那你今天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