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赚钱(1/2)

加入书签

  “花娘你就全权负责吧,小生只关心每月能挣多少。哈哈哈,在下还有事要和李老爷商量,就不打扰花娘休息了,告辞。”说着示意桑兴来到床前请他们的大老爷回府。李观文紧揪着被褥的手不愿的松了开。一脸严肃的穿戴整齐后甩袖离开。赵冬儿见他经过花娘时连声悄悄话都没说,不禁摇了摇头的随后跟上。看着前面步履如飞的李观文,赵冬儿一个眼神,桑兴大踏步的追上后一把钳住他的胳膊,站在原地等着赵冬儿。李观文面色铁青的看着紧紧攥住他的胳膊的桑兴说:“你倒是条很忠心的狗啊!不但敢打本老爷,还敢不听本老爷的话?说,那个该死的女人给了你什么好处?”桑兴懒懒的瞥了他一眼说:“夫人什么都没给我,不过,我就是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不顺眼,一副欠揍的模样。打你我就高兴,没听夫人说吗?回家好好伺候伺候你,李大老爷”。李观文憋屈啊,自己的娘子敢买了下人动手打自己,而且这个该死的下人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自己什么时候混的这么失败了。对了,今天出来的急,没看见那几个家伙,也不知道这几天自己没露面,他们在干什么呢?李观文想起了经常一起听小曲,聊美人,喝花酒的“朋友们”。也顾不得手上被钳的有多疼,李观文丹凤眼中精光一闪又想到什么主意似得。刚要开口。只见仓菊急急地跑过来看着桑兴说:“夫人让你别管他了,咱们一起回家看看。”桑兴一听,立马松了手,大块头高兴地走到前面,引得仓菊大叫:“大块头,你等等我啊!”留下愣在原地的李观文狂喜的不知如何是好。高兴过后有很好奇,是什么让那个女人可以丢下自己不管?一身墨绿色交领右襟云纹袍衫,黑高束脑后,头戴黑色小様巾。刀削斧刻般五官分明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疑惑过后就是迫不及待想要立刻感受把酒欢的肆意表。然后头也不回的奔着一干人等经常聚集的招财酒楼走去。另一边的赵冬儿带着仓菊桑兴回到平远标行。几天没见而已,仓菊就在看见文哥及一帮师兄弟们红了双眼。桑兴把赵冬儿吩咐他买的吃食零嘴等放到会客厅内,立刻招呼大家吃喝一通。文哥还是老样子的搓搓手,挠挠头的说:“丫头,下次回来就别破费了,听启辰那小子回来说,你的家里还是麻烦不断,当家做主的老爷不管事,整日想着如何的花天酒地,风流快活,一大家子都得你一个人打理,日子也很难过吧?以后就别再自家人身上破费了啊!”赵冬儿看着一脸憨厚真心关心自己的文哥,心里温暖的好像照进了明媚舒适的阳光般一样。有人替自己想真好。当即裂开嘴巴,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在太阳下闪着银光。“大哥不用担心,冬儿已经想好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