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稳坐房中(1/2)

加入书签

  赵冬儿在临近窗边的位置坐下,看见粉色窗幔中痴缠相拥的两人,弯了嘴角,冷了眼。听着女人的娇喘呻吟声,以及熟悉的男人急不可耐的低吼,赵冬儿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仓菊捂着耳朵面色微红,桑兴却是毫无表的东张西望的左顾右盼。赵冬儿硬是拉下仓菊的手,眼神示意她听下去。仓菊一脸害羞的看着赵冬儿的后背。“花娘,你也不怕被李老爷传上隐疾!”突兀的女声在屋内乍然响起,惊得床上的两人双双停下动作,噤了声。“谁,是谁擅闯我的房间?”“李老爷,是不是露出尊容介绍一下啊!”李观文猛地听见赵冬儿的声音心跳忽然的慢了半拍,掀了点缝隙隔着粉色的窗幔看见她一身男儿打扮的样子悠闲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只见她朱唇微启。嘴角一扬的说道:“不知花娘和李老爷xxoo以后,有没有觉得自己的私密处很痒,痒的抓耳挠心,恨不得咔嚓了它呢?”李观文一听不知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高高的支起耳朵听着。花娘看了一眼同样没穿衣服的俊美男人说:“不知公子所问何意?”“听闻最近有风声传出说是欢霄苑中有美人不适,故而一问,且小生不才,正好有此特效之药。”花娘闻,当即顾不得招呼自己的床上宾,简单的披了件衣服下床。赵冬儿嘴角扬起笑看着她从窗幔中伸出的白皙修长的双腿,摸索着穿上了鞋。赵冬儿凝神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一身粉色衣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半抹丰满撩人的胸部,好一个美人。只不过却沦落为半点朱唇万人尝的红尘女子。真是可惜了!赵冬儿摇头轻叹。“公子此当真?实话告知公子小女子确实为···所困。”“当然,那是因为与你接触的男人有关!就算花娘日常生活是多么洁净,可是,若是有某个男人每天左拥右抱,生活不检点是非常容易相互之间交叉感染的。”花娘闻回头望了望还坐在床上的李观文说:“所以,公子刚才问的话的意思是?”李观文却在听出赵冬儿意有所指时气结,她不是明摆着说是因为他生活不检点才使得花娘身患隐疾的吗?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是磕坏哪里了?现在真是胆大的让自己恨得咬牙切齿。赵冬儿微笑着点了点头。花娘媚眼如丝的看着眼前这个个头和自己一般高的俊美清秀的男人。见她笑时的爽朗大方,明媚如春的温暖感觉。不禁微移莲步慢慢走近赵冬儿。轻启朱唇诱惑无比的冲着赵冬儿说:“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小女子是何药方可治隐疾?小女子身子彻底干净以后一定尽心服侍。”赵冬儿看着吐气如兰的女人渐渐接近自己,心里没来由的觉得恶心。斜挑起嘴角说:“要记下吗?我会说的很快,不过在这之前,我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