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1/2)

加入书签

  年轻人身体底子好,李观文在家休息五天后,身上的淤青及红肿都已消得差不多了。身边的三个貌美如花,娇艳欲滴的丫鬟早就被赵冬儿不知扔到什么地方去了。毕竟逍遥快活的日子过的久了,现在突然在家待了四五天,李观文感觉心里抓耳挠腮的难受的要命,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说“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去烟花巷的欢霄苑”所以这会的李观文借由肚子饿,支开桑兴去厨房准备吃的的时间,在自己房里拿了些银子就猫着腰的奔着后门向着那个方向迫不及待的跑了去。桑兴回去后没看见人,暗叫一声糟了,就赶紧向着赵冬儿的南苑跑去。赵冬儿倚窗而坐听见桑兴的禀告后,嘴角嗤笑:“就知道他是狗改不了吃屎,好了伤疤忘了疼····桑兴,下次下手的时候专打会让人疼的死去活来的地方。烟翠留家,仓菊,换衣服。”本来刚流掉孩子是不能外出的,可是赵冬儿不管烟翠的劝阻说:“要不你也和我一起去吧?第一次去妓院人多好办事啊!”烟翠脸色羞红的说:“夫人,你是要去那个腌臜地方啊!你在家等老爷回来不就行了么?何必惹得一身脏呢?”赵冬儿扬唇一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况且你家夫人我可是做梦都想去那个可以光明正大买淫的地方看看呢!你要么跟我去,要么别说话!”夫人话了,烟翠立马噤了声。天蓝色上好丝绸,上面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的白色滚边,高高束起带着一根羊脂玉簪。立马把原本清秀柔美的女人变成了艳丽的贵公子形象,赵冬儿看着水盆里倒影的脸蛋及打扮满意的点了点头:“仓菊走吧,小娘子···在家好好看门等爷回来啊。”赵冬儿临出门前伸出左手食指挑起烟翠的下巴,挪揄的说道。“夫人····”烟翠被赵冬儿的动作搞得哭笑不得的娇慎一声。而后看着三个“男人”哈哈大笑的离开南苑。气得在后面跺脚。仓菊也是一身小厮打扮的跟在赵冬儿身后,怀里装着银子。赵冬儿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向着烟花巷的那条街走去。启辰的消息应该不会错。“欢霄苑吗?真是期待呢!”想想自己才十七岁就进入这样的场所,如果爸妈知道了还不气的吐血啊?想到爸妈,赵冬儿本来柔和的表变得冷漠,该死的胖子,该死的人。都该死。远远地赵冬儿与仓菊还有桑兴就看见几个挥舞着散香味的手绢的揽客的女人,薄纱裹身,若隐若现的引人遐想。赵冬儿叹气说:“也不知道居住在这附近的百姓是如何应对这种明目张胆的诱惑的?哎··桑兴,你看那几人漂亮吗?你看上哪个,夫人做主把她赎了身给你做女人,怎么样?”赵冬儿看着桑兴一脸淡定的表故意逗他的说。那知桑兴连忙摆手:“夫人,桑兴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