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1/2)

加入书签

  “怎么了?怎么了?”一进屋就闻见一股血腥味。赵冬儿还以为;;麦月大出血了,吓得脸都白了。

  “冬儿···你怎么能让他进来呢?我不要见他!孩子既然已经生出来了。他不是不承认吗?赶紧,孩子抱给我!”麦月依旧生龙活虎的指着李素说道。

  “孩子是爷的,爷怎么就不能抱,你赶紧躺好!”李素正逗着怀里一脸皱褶的小人儿,那里还介意是不是自己的!

  “是不是你的····一个月后来个滴血认亲不就知道了!”

  赵冬儿挑眉看着抱的有模有样的人说道。

  “为什么是一个月后?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孩子生下以后,就让李观文帮着见证的吗?”麦月疑惑的说道。

  “哎呀····我说李夫人啊···你真是老婆子我见过的最····最···最与众不同的孕妇了!有谁刚生完孩子还有力气大叫的?你真的是第一个!”一边站着等着拿赏钱的稳婆竖起大拇指看着床上的麦月说道。

  “干嘛非要现在·····一个月后也可以啊·····”

  “不要,就是现在!”

  “好好好,你别激动···坐月子的女人最大好不好?”说完看着李素说道:“嘿,赤墨他爹·····稳婆还等着赏钱呢?你快点,还有正事要办呢?”

  一张圆木大桌上,李观文正把一根已经消过毒的银针放在一旁,还有一碗清水。随后单手向李素做出了请的动作。

  李素倒是十分利落的挤下一滴鲜艳的血迹。临到刚出生的小宝宝时,李素却是不忍心了。麦月把脸扭向一边。赵冬儿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就在一旁笑着打趣的说:“要不就别弄了,这么小的孩子怪心疼的····”

  “现在的一点点疼,就能让他摆脱野种的身份,我想若是宝宝知道了,也会义不容辞的去做···”麦月靠在床上,慈祥的看了一眼李素怀中的襁褓说。

  出乎几人的意料,睡梦中的小人儿只是甩了甩胳膊,并没有预期般的大声惊叫。赵冬儿离得不进,但也看出了两滴血正在慢慢相溶。这个结果自然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也没什么惊讶的。倒是抱着孩子的李素,浑身颤抖的趴在孩子的襁褓上后悔不已。差一点,只差一点,他怀里的儿子就和他阴阳两隔,而罪魁祸首竟然就是自己!而麦月不必看,只要注意李素的表情就可知道结果怎么样,忍了这许久的委屈终于要决堤而出。顾不得是在坐月子,眼泪毫无顾忌的顺着腮边滑落·····

  “走吧···”李观文知道剩下的就是两人自己解决的事了,所以揽着赵冬儿快速离开,并带上了房门。有孩子在,想必麦月也不会特别的歇斯底里吧?

  “烟翠·····烟翠····”

  “夫人····怎么了?想喝水是么?”点亮卧室内的烛光,烟翠披着一件冬衣走到床边问道。

  “屋里好像有老鼠,咬的吱吱响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