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页(1/2)

加入书签

  而她只能当大家闺秀,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听从纪德义的安排,用最快的速度嫁过去。

  好吧,反正都答应了,什么时候嫁都是一样的,只是他们两个人直到成亲的当天都没有看到对方长什么样。

  不过她觉得,任景焕既然是一个药罐子,那身体一定瘦得不得了,而且还会呈现出苍白的肤色,还有可能因为病痛而压弯的腰,还有各种恶心的状态……恶,她都不敢想了。

  在出嫁前,家里的老仆人已经教过她夫妻之间的事情,如果对象是那样恶心的人,估计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他做哪些脸红心跳的事,而且还会狠狠的把他踢开。

  随即又想,不行啊!如果在任家人面前表露出自己不温柔贤淑的一面,会不会就把她给休离了?那样钱就一分都拿不到了,而且还有可能会要求退还聘礼……

  呜呜,那样不行,家里都变穷了,怎么还可以把到手的钱吐出来,不行不行!

  正当她在乱想的时候,新房的门被推开了,纪雅媛的心突然跳快了几下,来了?

  “咳咳……咳咳……”任景焕佯装咳嗽的样子靠在阿毅身上,让他把自己扶进房间。

  真的是他来了!纪雅媛怀着担忧的心,不住的掰着手指。

  阿毅吩咐:“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接下来的事我来。”

  周围的几个人一听,马上离开,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纪雅媛和任景焕,还有叫阿毅的小厮。

  任景焕早就已经坐在椅子上,端详着坐在床上的新娘子了,只从外观看,看不出有什么,到底这个女人是为了什么答应嫁给他的呢?

  前些天听到阿毅打听回来的消息说,眼前的这个女人答应了两家的婚事,而她刚好也是他无意中挑选的画像中的一人,到底是哪个,他已经无从得知了,因为他压根就没有仔细看。

  眼前的这个女人引发了他无限的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阿毅也打听了一些她的事,发现她完全的深入简出,没有几个人看见过她,会不会是外貌有问题?

  丑女的问题在询问了见过她的人后便被打破,不是丑女那又会是什么?他是“明明白白”的生病,她该不会是隐疾吧?

  阿毅见任景焕坐了那么久都没有动静,连忙催促:“少爷,别耽误了时辰。”

  任景焕收回目光,“嗯,你出去吧。”

  纪雅媛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居然还蛮有磁性的,虽然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虚弱,可是却很好听。她听到他正走向自己,脸颊不觉红了起来,连她自己都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任景焕没忘记他要装成病殃殃的样子,但是同时也维持着礼貌。

  “娘子,为夫要掀盖头了。”他的行动和话语是一同说出的,根本就不给纪雅媛反应的机会。

  一掀开盖头,两人就对视上了。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这是两人此时的心情。

  纪雅媛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怎么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没有瘦弱的身躯,反而很高大,腰板也挺得直直的,长得却也十分的俊朗、帅气,而且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味道,像是药草,但是却比药草要清淡。

  他的脸色比平常的男人要白,可是却显得他更加的俊美,这样的男人除了是药罐子之外,其他没有什么不好的。

  任景焕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她长得是那么的娇俏可爱,但是却带着一丝妩媚,经过妆点的小脸颊上有两坨可爱的红色,显然她因为他的动作而吓到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他,可是却带着些许诱惑的感觉,虽然他知道那是她无心的。

  很美,这是他的评价,可是长得那么美丽的姑娘,为什么要嫁给他这样的男人呢?虽然是装的,可是她是完全不知情的才对。

  任景焕牵起新婚妻子的小手,很柔滑。

  “娘子,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纪雅媛被他一拉,马上回过神来,佯装出一副温柔害羞的样子。

  拿起酒杯递给她,两人交叉着双手,凝视着对方,喝下了这杯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