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1/2)

加入书签

  “算有吧。”阿毅还是含糊的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任景焕不耐烦的说。

  “是,少爷,昨天少回家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但是我在后巷,发现纪家丢弃的垃圾中有染血的衣裳。”

  染血的衣裳?什么意思?

  “那跟我让你查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衣裳是……衣裳是少,是她离家当天穿的那套红衣。”

  任景焕瞪大眼睛看着他,“是小媛的衣裳?小媛受伤了吗?”

  “应该是的,昨天我看到大夫进出,而且纪老爷跟纪少爷神色都很紧张。”

  “不是因为害怕我们发现他们的事情?”任景焕皱眉。

  “不是的,如果是真的有问题,应该早就往商铺跑了,但是他们两人都没有踏出府半步,一直待在少院子里。”阿毅尽职的向他报告着。

  任景焕突然细想,以纪雅媛的为人,如果没有人冒犯了她,她是不会对别人动手的,那就是说,是梁玮妮先对纪雅媛动手,她才会那么生气的把她推开。

  但是梁玮妮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要伤害纪雅媛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梁玮妮对他有感情?

  不可能,她看他的眼神里从来就没有带着爱慕之情,是她掩饰得好吗?

  一想到纪雅媛在临走的时候说的狠话,他不觉心惊,如果她所说的全部都属实,那他是多么的伤害她,她一定怎么也不肯原谅他了吧。

  “你觉得梁玮妮跟小媛哪位说的是真的呢?”任景焕困扰的问他。

  阿毅也有点纳闷,“这个我也不知道,表小姐是怎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少就不是这样的人,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像是为了钱而对任家下手的人。”

  平时少对他们都很好,从来不会趾高气扬的,要真的说她是坏人,可能谁都不会相信吧!

  是啊!小媛不是那样的人,那这一切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是梁家的问题,是小媛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梁家才会伤害她吗?

  “阿毅,去帐房把苏州梁家这些年的帐本拿过来,我要看看,还有,去查一下梁家这些年在苏州的事情。”任景焕吩咐道。

  这些年他都没有管家里的生意,所以本就不清楚到底梁家做了些什么,而父亲是重情义的人,要是帐本被梁家做平了,就算有点小问题,他也不会多管的。

  如果梁家真的对任家、对小媛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他就绝不会轻易地原谅他们!

  任景焕昨晚已经熬夜看完了帐本,果然,苏州商铺的帐本做得很平,没亏一毛钱但是也没赚一毛钱,看来梁家真的有问题,而纪雅媛显然是发现了他们的事情,所以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可是纪家的事情他还是不了解,这一件事情还要去一趟纪家才知道。

  今天一大早他就亲自来到纪家,一方面想要看看纪雅媛的伤势,一方面想要跟她和好,虽然他觉得有点困难,毕竟自己伤害到她了,而且伤害得很严重。

  “你来做什么?”纪德义一到大厅就大吼说。

  任景焕礼貌的向他行了个礼,“岳父,我来是想要找小媛谈谈的。”

  “找她做什么?她现在没空理你!”纪德义不客气的就想要赶人。

  任景焕的心抽痛了一下,没空理他,她的伤势很严重吗?

  “岳父,请让我见一见小媛吧,我想跟她道歉,我知道小媛受伤了,我不放心,想要看看她的伤势。”

  “你怎么会知道?”纪德义莫名其妙,不是说他不知道她受伤吗?怎么现在又知道了呢?

  “这……”任景焕愧疚的不知道怎么说,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他怀疑他们家,所以派人查了吧。

  纪德义虽然有疑惑,但是却没有细问,只是一脸鄙视地说:“现在知道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你还是离开吧。”

  “岳父,我想……”他话还没有说完,纪雅媛就快步走出来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得知他来纪家,纪雅媛马上跑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