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1/2)

加入书签

  “闹够了没有,跟我回房去。”任景焕不想那么难堪,只能上前拉扯着她。

  拉扯的动作,让她身上的伤更加剧烈的疼痛着,她甩开他的手。

  “任景焕,你放开我,我只是想知道而已,难道我连知道的权力都没有吗?”她激动的说。

  “纪雅媛,你别把事情搞得那么难看。”任景焕咬牙切齿的说,脸色铁青的看着她。

  “那你想怎么样,休妻吗?”她非常不满的说。

  她怎么把事情搞成这样的,他难道不知道吗,是因为他不信任她不是吗?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他们两人居然没有。

  “你别胡闹了!你以为我真的不敢休了你吗?”任景焕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纪雅媛楞住了,他居然真的说得出口,“你真的想休了我?”

  任景焕没有说话。

  泪水滑过脸颊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纪雅媛一直一直的看着他,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嘴巴,希望他说出一句不是的话来,可是他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任景焕的心一阵抽搐,却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辩解。

  “任景焕,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要把我给休了?”她说得凄惨。

  任景焕自己都后悔了,完全不敢看她。

  纪雅媛心痛地指着他说:“好,既然要这样的话,那就不用劳驾你了,今天是我纪雅媛休你,我要休了你这个丈夫!”

  她居然……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任景焕皱眉的看着她,心里为她说出的话紧张起来。

  纪雅媛的心里充满了愤怒,怒气腾腾地说了一句:“休书我会叫人送过来给你!”便抬脚离开了花园。

  任景焕想要拉住她,但是自己的思想跟头脑却不一致,没有动手。

  “她走了……”他看着她的背影,喃喃的说。

  连丽芳上前吩咐儿子快点把纪雅媛拉回来,但是他没有,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只知道她现在很恨他,一定很恨。

  纪雅媛硬撑着回到了家,在看到纪德义和纪睿博之后,终于放松下来,倒在了纪德义的怀里。

  第9章1

  苏醒过来的纪雅媛怔怔的看着屋梁。

  “雅媛,到底是怎么回事?”纪德义担忧的看着自己女儿苍白的面色。

  纪睿博也是一脸的担忧,在稍早前发生在大厅里的一幕还是让他很震撼的,从没想过一向爱惹事的纪雅媛会那么虚弱的倒在父亲怀里。

  大夫说,要是腰部的伤口再深一点就糟糕了,明明一直在流血,她却还是坚持回到家,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伤害她?

  “我跟任家,从今天开始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纪雅媛张开小嘴说着。

  什么?什么情况?纪家两位男人摸不着头脑的互看着。

  “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爹,爹给你讨回公道。”

  她突然就难受的哭了起来,她怎么觉得那么委屈?不该是这样的,如果他早点提出要休离她,那她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痛了,而且很痛很痛,比伤口还要痛上一百倍、一千倍。

  纪德义连忙上前搂住她,“到底怎么了?跟爹说说?”

  “呜,爹,他不要我了,他要那个女人不要我了。”

  之后纪雅媛就一边哭,一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纪德义和纪睿博。

  “任景焕他也太不厚道了,我们是帮任家赶走坏人,居然不知好歹的伤害你,真的太过分了。”纪德义生气的大吼。

  纪雅媛抽泣着点点头。

  他担忧的看着女儿,“好女儿,不气了,不哭了,没必要为这种男人伤心。”

  她也不想哭啊!可是泪水就一直掉一直掉嘛!

  “我要去写休书,马上给我送到任家去。”纪雅媛哽咽的说。

  纪睿博担心的说:“真的要写吗?”他觉得会不会太轻率了,要是之后她后悔了可怎么办?

  “要写!”她话都已经说出来了,怎能不写?

  她忍着痛苦写完了休书,把它交给了纪德义。

  “好,我让人给你送去,顺便端药给你,别哭了啊!”纪德义难受的说,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纪雅媛刚刚在写那封休书时,脑海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