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页(1/2)

加入书签

  “爹,会不会是任老爷知道了,特地派人来吓唬咱们的?”梁玮妮也开始担忧了。

  梁栋想了想,这个可能可以排除,“不可能,要是他怀疑我,会马上跟我摊开讲的,绝对不会在背地里搞这些小动作的。”

  “那会是谁呢?”她实在是想不通是谁了。

  “啊……我知道是谁了!”梁玮妮突然想到那个人问了她一个问题。

  “谁?”梁栋看着她问。

  “是纪雅媛。”她恶狠狠的说出这个名字。

  这下换梁栋不懂了,“是她?你不是说是个男的吗?”

  粱玮妮气愤的说:“一定是她,因为那个人问了我一句,死皮赖脸的到这里来要人家娶我,这个家里最害怕我嫁进来的只有纪雅媛,除了她还会有谁?”

  是有那么点道理,知道是纪雅媛后,梁栋就不那么担心了,只是些小孩子的情情爱爱问题那好解决。

  “知道是她就不那么害怕了,她一个小女人能干出什么事来?你自己去解决就好。”

  梁玮妮明白的点点头,她当然知道,她早就想要除掉这个祸害了,只要她走了,那任家太少位置就是她的了。

  “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付那个碍手碍脚的女人的。”梁玮妮抛下狠话。

  梁栋点点头。不想参与她们那些感情事。

  梁玮妮则想着要怎么让纪雅媛知道她做错了,谁不惹居然敢惹上他们。

  纪雅媛身着红衣,一人坐在亭子里,冬天来了,周围都有点死气沉沉的样子,就连树枝都是干枯的,而她站在这枯燥的地方是那么的显眼。

  纪雅媛最近觉得怪怪的,任景焕在故意躲着她,时常早出晚归,或者是到书房去看书。

  询问他,只说是任英杰已经开始把生意上的事情交给他处理了,所以会有点忙。

  好吧,既然他忙,那她就不打搅他好了,反正只要他没有和梁玮妮出门她就放心了。

  可是这个女人也太奇怪了吧,明明已经吓唬她了,她居然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还每天在她面前乱晃,还用眼神挑衅她,看着她火气就冒起来。

  “讨厌,讨厌。”她不住的踢着那些干掉了的枯树枝。

  “原来表嫂在这里啊,可让我好找呢。”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出现了。

  纪雅媛回头就看到了梁玮妮,“你找我干嘛?”

  知道她的事情之后,纪雅媛从来就不会给她好脸色。

  梁玮妮则看着身边的矮树说:“找你当然是有事啦,只是没想到会看到表嫂如此落寞的一幕,一个人在花园里赏着这些枯枝败叶,是否觉得如果成为它们就好了?”

  说完,她又故作惊讶,连忙道歉,“对不起,表嫂,我不是说你是枯枝败叶,是说一般诗人都是这样抒情的。”

  虚伪!简直是虚伪到了极点!纪雅媛愤怒地看着她,但是嘴上还是接下了她的招。

  “表小姐说的话还真是悦耳,听得我耳油都出来了。”

  梁玮妮听到她的讽刺,她也直接不客气的说:“表嫂,你跟表哥本就不相爱。”

  纪雅媛脸色瞬间苍白,她好像是说对了,他好像真的不爱她。

  “看来我是说对了。”梁玮妮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表哥一直都对我很好,你该知道那是怎么了吧?”

  纪雅媛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的身躯有点颤抖。

  “既然表哥都不爱你,为了表哥的幸福,也为了你的幸福,你们还是分开吧!”她佯装成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

  纪雅媛怒气腾腾的问:“你以什么身分这样跟我说?你凭什么就要我离开?”

  梁玮妮也不是善类,“就以我是表哥的最爱,既然我来了,那你可以走了。”

  “是吗?如果他真的爱你,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年间,一次都没有到你府上提亲?”

  “那是因为他生病了,不想连累我。”她说得自信。

  但是听到的人却还是蹦出大笑,“那你就错了,就算他不爱我,但是也不会是爱你的,他本就没病,如果真心要娶你也早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