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1/2)

加入书签

  他想要跟她解释,但是一想到下午她在房里跟她爹和弟弟说的话时,他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既然如此,那他解不解释应该也是没什么关系的了。

  纪雅媛痛心的看着他的迟疑,他不说话了,他默认了,没想到一时兴起问出的话,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真的好让人伤心。

  扁扁嘴巴,深吸一口气,佯装不懂他的意思,也同时回避了这个话题。

  “相公,你最近很累吧?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我跟服侍娘的丫鬟学了老半天了,总算让我学会了。”她献宝的想要按压他的肩膀。

  可是却被他闪开了,“不需要了,我是累了,比较想睡觉。”说着,就起身穿上衣服,走向了床。

  纪雅媛忍住眼眶里的泪水,走到梳妆台慢悠悠的把头上的发饰拿下来,再踱回床上。

  他已经睡着了吗?今晚他是怎么了?怎么那么的不寻常,就算是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对待过她,他今天出门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还是她做了什么事让他伤心了?

  她在他身边躺下,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小手抚上他的脸颊,“相公,你爱我吗?”

  虽然是听不到回答的,但是她还是期望他能开口,等了半晌,一点声都没有。

  纪雅媛从来没听到他说一句他爱她,连她自己不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爱上他了吗?所以她也不强求他会马上爱上她,但是她认为他还是她的,只要她待在他身边,而他也在她身边就好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即使是梁玮妮也不允许。”她喃喃的说。

  她再次起床,她可没忘记今晚是有计画的,下午跟纪睿博讨论了很久,避免夜长梦多,今晚就行动。

  纪雅媛找出事先藏起的包袱,悄悄的离开房间,向后门定去。

  在她关上的门的一刻,任景焕睁开了眼睛。

  那么晚,她要去哪里?还有,她刚刚问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她是因为吃醋嫉妒才说出那些话的吗?她问他,他爱她吗?那她呢,她又爱他吗?

  任景焕也不想轻易放开她,所以把心中因为她的背叛而生的火压住,希望有一天她可以跟自己坦白,他不打算让她离开他,因为他已经无法让她离开了。

  他也起身穿上外衣,跟着出,想要知道她那么晚还要做什么。

  一打开后门,就听到了纪睿博的抱怨。

  “你可以再快一点吗?”他都要在外面睡着了。

  “要等你姊夫睡着我才能出来嘛,你等一下会死吗?”

  “快点吧,要是那个女人一会大叫引来人了,我们还有得忙呢!”纪睿博不免有点担心,如果那个女人喊救命那就完了。

  索着来到梁玮妮的房间门口,纪睿博熟门熟路的开了门,整理好妆,就准备进入。

  只见他穿着一身的白衣,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脸上涂满了白粉,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而在一旁的纪雅媛只是把头发放下来在门外站着,而纪睿博是到房里面去执行任务。

  纪睿博给她打了一个眼神,示意说他要进去了,她明白的点点头,连忙躲到走廊的转角处。

  纪睿博走到她的床前,拿出事先准备的毛笔,在梁玮妮的脸上画上了几个大字,然后嘻嘻的笑了几声。

  这时的梁玮妮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看到正在她床前低沉地笑着的纪睿博,连忙想要尖叫,但是却被纪睿博给制止住了。

  “不许大叫,要不然我马上带你到地狱十八层去。”他险地说。

  粱玮妮破吓哭了,害怕的缩在床角。

  “为什么找我?我又不认识你,我也没害过你……”

  她是没害过他,但是却害了他家的姊姊,所以他必须要向她讨回。

  “你是没害我,但是却做了很多缺德事,死皮赖脸的到这里来要人家娶你,你是安什么心?而且之前还书过那么多的人,你是个恶毒的女人,阎王爷说准备要带你走。”纪睿博压着声音说。

  梁玮妮还是哭着,“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