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薄先生我承受不起(1/2)

加入书签

  “我是喜欢你。”

  “你们两个,快过来准备!”

  方之余和莫令的声音同时响起瘙。

  莫令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皱眉,看向了方之余,“这种事以后别再片场说,被媒体抓到不好。项”

  方之余没想到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便被人听到,脸上微红,尴尬地清了一下嗓子。

  见到林以凉抖着小肩膀笑得开心,心里更多的是无奈。

  看来是出师不利啊。

  凌晨两点多,莫令才满意地收场,并且宣布未来五天暂停拍摄。

  听到现场工作人员兴奋地议论,林以凉才记起,除夕快到了。

  ※※※※※※※※※※※※※※※

  虽然已经是凌晨,但是林以凉并没有打算再在酒店里呆一晚。

  莫令见她这么执着,皱了一下眉,开来了车。

  “走吧,一起。”

  林以凉愣了一下,才推门上车。

  “不累么,这么急着做什么?”

  莫令随意地问着。

  林以凉只是浅笑了一下,“在家里呆着比较舒服。”

  她说完,掩着嘴,打了个呵欠。

  接连几天的熬夜,她早就受不了了。

  如今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她靠着椅背,很快便睡了过去。

  莫令侧脸睨了她一眼,才现她已经合上了眼。

  纤长的睫毛在明黄色的车灯下,投下一行阴影。

  她整个人都笼罩在这种温暖的灯光中,有几分圣洁脱俗的味道。

  他收回目光,关了车灯。

  车子缓缓行驶,用了几乎一个小时才在林以凉的公寓楼门口停了下来。

  但是林以凉正熟睡着,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趋势。

  莫令伸手想要叫醒她。

  但是手掌还没有触到她的肩膀,便停了下来。

  他重新靠回了自己的座位,放松了自己的肩膀。

  就让她再睡一会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以凉感觉到自己双腿和腰部都有些麻痹,才从梦中醒了过来。

  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才现自己在车上。

  她猛地转过头,看到了莫令的右手撑在车窗上,托着下颌,闭着目。

  听到她的动静,才睁眼看了过来。

  车里没有灯光,两人都只是看到彼此的一个轮廓。

  “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叫我?”

  “我怕你有起床气。”

  他淡淡地说了句,因为太过疲惫,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和沙哑。

  但是他的话却让林以凉会心一笑。

  有起床气的人,一般都是惹不得的。

  她以前是有,但是大学在寝室里住了一段时间后,便强行控制自己改掉了。

  “事实证明,我没有。”

  “嗯。”

  “谢谢你送我回来。”

  “顺道罢了,回去休息吧,别把身体累坏了。”

  “你也几天没睡了,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莫令点头,倒是没有再说什么,跟她说话的感觉很轻松,他倒也不反感。

  看着林以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莫令才扬起了车窗。

  在她身上,他感受到了太多熟悉的东西。

  特别是在拍摄的时候,他时常会看着摄影机上的她走神。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当初才想要让她来试镜的。

  他疲惫地合上眼睛,头后仰,靠在椅背上。

  小凉凉,辛沐凉是你特意安排过来的吗

  约莫过了几分钟,他才动车子离开。

  ※※※

  林以凉一回到公寓,马上倒在了沙上,睡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夕。

  直到门铃响起,她才不不愿地起身。

  窗外,天空已经大亮,金色的阳光洒了进来,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

  门口站着两个人,玄衣和殷获。

  “辛小姐,球球想让你陪他过节,早上就开始催促着了”玄衣为了不辱使命,搬出了球球。

  “丫头,老头子下了命令,四哥过几天就要回m国接受治疗,赶紧换身衣服,跟我过去吧”殷获则笑着提起了殷肆,还学上了他的语气。

  林以凉无语,暗自瞪了一下殷获,不是说好了少来往吗,怎么反倒隔三差五就出现。

  让人不想歪都难啊!

  她的视线从玄衣转到了殷获身上。

  现在大概是九点,她还有时间去一趟薄家

  这样想过后,她对两人说道:“我先去看一下球球,然后在去跟叔叔吃个饭,这样行吧”

  ※※※

  林以凉花了一个时辰去让自己清醒。

  下楼时,没想到玄衣竟然一直在等着她。

  她顿下脚步,疑惑着,她何时竟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辛小姐,请上车吧。”

  “你确定我上车的话,能够安全到达薄家?”

  她还真不敢确定,薄千丞会不会因为她太过频繁接近球球,对她起了杀意什么的

  林以凉虽然心里在胡思乱想,但是还是上了车。

  让她奇怪的是,薄千丞并没有在家。

  吴妈已经将里里外外都装饰了一遍,林以凉看着那些熟悉的红灯笼和彩灯,有些恍惚。

  她还是林以凉的时候,她也曾和吴妈还有球球一同装饰过别墅。

  如今,她不过是这个家的一个来客。

  吴妈已经在院子里架起了烧烤架。

  球球在一边看着吴妈准备调料,余光看到林以凉出现,马上奔了过来,搂住她的腿,蹭了蹭。

  “妈咪,我看到你上电视了!”他兴奋地叫着。

  林以凉蹲下身,食指放在唇边,“嘘不能叫妈咪哦。”

  球球马上也学着她的动作,嘘了一声,接着捂着嘴巴嘻嘻笑了起来。

  吴妈远远看到两人抱成一团,无奈地笑了笑。

  薄千丞难得中午便回了家,没有进门,先来了小花园。

  今天的阳光有些暖和,没有很大的风,林以凉站在烧烤架旁,火热的气息让她不觉捋起了袖子。

  露出两截如藕的白嫩胳膊。

  那专注的神,让他不忍心打断,但是球球一见到他便欢快地唤了声,“爹地,你回来~”

  林以凉闻声抬眸,一手拿着一串烤肉,尴尬地看着他。

  球球拿起一串烤好的羊肉串,跑到了薄千丞身前,“爹地,快来尝尝,姐姐烤的可好吃了!”

  薄千丞咬了一口伸到嘴边的肉串,将西装外套放在了球球手里。

  “球球,让你妈咪去帮爹地放好衣服,爹地来烤。”

  球球咬着肉,屁颠屁颠走到林以凉身边,但是小脑袋纠结了。

  爹地说让妈咪放衣服,可是妈咪现在是姐姐

  他想了好一会,又看了眼走着过来的薄千丞。

  “姐姐,爹地的衣服给你。”

  林以凉惊愕地看着那件衣服,又瞥了眼恍若没事人的薄千丞。

  她在烤着肉串,手指免不了沾了了油渍,他怎么会让球球把衣服给她?

  “球球,你先拿回去好不好?”

  “嗯。”<

  球球默默将衣服收回了怀里,迈着小腿往房里跑。

  吴妈见他们气氛难得这么好,便跟着球球回了屋。

  ※※※※※※※※※※※※※※※※※※

  薄千丞看着消失的小小身影,心里涌起的滋味陈杂。

  她把事实告诉所有的人,唯独瞒着他。

  怪不得,球球会那么快便接受了她。

  怪不得,她接近薄家却好似无所求。

  怪不得,她对他的态度那么奇怪

  这些日子,他像白痴一样如痴如狂,她却在一边看着他,无动于衷。

  他明明该愤怒的,但是看到她鲜活的身影,看到这样温馨的一幕,那股前所未有的愤怒却瞬间湮灭。

  只要她还在,就好了。

  薄千丞垂着眸,已经站到了她身边,手里将两串牛肉丸放到了烤架上。

  林以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高大的身躯离她很近,那强大的压迫感让她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不管她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有着影响。

  她向旁边轻轻挪了一步,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薄千丞的手臂在拿酱料的时候,横过了她面前,那股伴随了她几年的气息,避无可避,窜进她的心头。

  甚至他的手臂轻轻碰触着她的肩膀。

  她倏地后退一步,“薄先生,你是故意的!”

  薄千丞睨向她,似是有些不解,黑眸里更浮现了一丝无辜,“什么故意的?”

  林以凉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见他已经拿好了酱料,便沉默地回到了烤架旁。

  手指翻动了一下羊肉串,见烤得差不多了,便放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