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如果他知道了她就是她(1/2)

加入书签

  莫令还想细究,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薄千丞迈着大步踏了进来。

  在三人面前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刮过林以凉和莫令,再落在球球身上项。

  见他睡得安稳,他所有动作动不觉放轻瘙。

  这几天,没有辛沐凉在,球球睡得不好,连以前喜欢的学校的不愿再去。

  “薄总,你这是做什么?”

  莫令冷着脸睨着他。

  他没有必要对他客气。

  “这话该我问你才是。”

  薄千丞同样是冷凝的表。

  他身后,玄衣走上来,靠近了林以凉,想要将球球抱过去。

  林以凉怕吵醒球球,只能咬牙让他抱走。

  玄衣抱着球球离开后,莫令才继续接话。

  “球球在你身边不开心,自己跑到了马路边上,我带他走走而已。”

  他可以强调了不开心三个字,薄千丞的目光更加涔冷。

  林以凉站起,从容地整理了一下球球弄乱的衣服。

  “莫导,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在莫令的办公室呆了半个小时,她的课程也快到了。

  “出去吧。”

  从始至终,薄千丞和林以凉的视线都没有交接过,好似陌生人。

  出了莫令的办公室,林以凉脸上的伪装才卸了下来。

  她追赶上玄衣的脚步。

  “辛小姐跟过来做什么?”

  林以凉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手机形状的玩具。

  挂上了球球的脖子。

  “这个,你应该知道吧,球球喜欢得紧,让他带着吧。”

  那是一个玩具,能播放歌曲,还能录音,她在里面录了话给球球。

  这样,她不在的时候,总能安抚一下球球。

  ※※※※※※※※※※※※※※※

  玄衣将球球放到车后座,薄千丞很快便出来了。

  他上车的时候看见球球依旧睡得很熟,便叫玄衣先回了一趟别墅。

  他将球球抱入怀里,球球脖颈中的玩具手机落入了他的视线。

  长指撩起玩具手机,黑色的瞳孔微缩。

  他看向了玄衣,“这个哪里来的。”

  “是辛小姐送给球球的。”

  薄千丞眸里闪过一抹利光,转瞬即逝。

  “你觉得,她在算计着什么?”

  淡淡的嗓音让玄衣忍不住回头看了薄千丞一眼。

  淡漠的表,是他认识的薄先生。

  “先生,我觉得她是真心对球球好,但是原因就不知道了。”

  “真心?”薄千丞咀嚼着这两个字,不再出声。

  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对谁付出真心。

  球球醒来现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很郁闷。

  他蹬着小腿在从房间里跑出来,将别墅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都没有现自己要找的身影。

  坐在院子里一张石椅上,低头看着阳光投射下自己的影子呆。

  吴妈见他这伤心的小模样,心里开始心疼,“球球啊,外面风有些大,别冻坏了身体,快进来。”

  球球暗淡的眼珠子忽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从石椅上跳了下来,冲向了自己的房间。

  他找到办法可以见妈咪了!

  回到房间,球球才现林以凉留给他的玩具。

  他心下一喜,这玩具是妈咪以前答应要给他买的!

  他低头自己捣鼓了一下,一道声音忽然从里面传出来。

  <

  “球球,要乖乖听话哦,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上学”

  林以凉一件件事地叮嘱着,球球抱着玩具手机就开始傻笑。

  妈咪还是很疼他的!

  这样更加坚定了他要见林以凉的决心。

  球球跑进浴室,又跑出来搬了一张矮凳子。

  浴室里,球球踩在矮凳子上,晃悠着身子,打开了花洒的开关。

  他用手碰触一下,是冷的。

  他才满意地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他曾在电视上看过,在冬天里用冷水洗澡,一定会生病的。

  那样的话,爹地就会让妈咪来看他了

  就像上次一样

  他才将衣服脱下,就冷得直打颤。

  他伸出小手,碰触了一下冰冷的水花,又缩了回去。

  “好冷”

  球球有些惧怕,但是想到可以见到妈咪,他又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先是手掌,接着沾湿了手臂

  他不断打着哆嗦,连嘴唇也开始青。

  飞溅的水花落在裸露的肌肤上,球球冻得不断颤抖。

  ※※※※※※

  “球球”

  薄千丞进了他的房间,没见到人,有些奇怪。

  吴妈说了他进房的。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听到浴室传来了水花的声音。

  他的脚步转向了浴室。

  隔着一层门唤了一声,“球球?”

  手转动门锁,推开了门。

  里面的一幕吓了他一跳。

  球球光着身子,身上几乎湿了个透,而且他竟然没有看见热水的白气

  他在用冷水洗澡?!

  “球球,你在做什么?”

  球球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畏缩,声音那位寒意而颤抖着,“爹地”

  薄千丞迅速脱下西装,裹住他冰冻的身体,将他抱出了浴室。

  将暖气调了一下温度,才取来了浴巾将他身体擦干,将他塞进了被子里,裹成了蚕蛹。

  “吴妈,去煮一碗姜汤来。”

  他在门口叫了一声,又回到了房间。

  球球已经从冰冷和僵硬中缓了过来,见他神冰冷,还带着怒气。

  便知道自己惹了他生气,躲在被子里,不敢出一句声。

  薄千丞坐在床上,将他连同被子一起搂进了怀里。

  “球球,为什么用冷水洗澡?”

  他的声音很沉,气息却不稳。

  “爹地我想见姐姐你让她来看球球好不好”

  球球撒娇般,用冰冷的鼻子蹭了蹭薄千丞的脖颈。

  “你知道这样做爹地会生气吗?”

  薄千丞却不吃这一套,继续沉声问着。

  “你要是真的出了事,要爹地怎么办?”

  “你这么任性,你以为你妈咪看了会开心?”

  这是薄千丞在球球面前第一次主动提起林以凉。

  他严肃的语气,带着薄怒。

  球球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下了很大的错误。

  虽然也感到委屈,但是却不敢反驳。

  他红着眼睛认错:“爹地,是球球错了”

  “不能有下次了,知道吗?”

  薄千丞叮嘱着。

  球球吸了吸小鼻子,点头。

  许久,薄千丞的声音才传出来。

  “球球,爹地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她?”

  球球不解地眨了一下眼睛,“因为她是”

  妈咪啊

  球球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他纠结了,妈咪不然跟他说她是妈咪

  “球球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球球认真地说着。

  薄千丞静静看着他,“爹地也比不上她吗?”

  球球摇了摇头,“一样重要,都喜欢”

  “那你妈咪呢,还记得她吗?”

  薄千丞说这话的时候,黑眸更加幽暗深邃。

  妈咪,他当然记得

  妈咪就是姐姐,虽然和以前长得不一样,但是他知道她就是妈咪。

  球球彻底被自己的逻辑绕乱,一时没有说话。

  “不可以忘记她,知道吗,球球。”

  在球球耳边说完最后一句话,薄千丞才站起离开。

  她那么宠爱球球,如果球球忘了她,她应该会失望,会伤心吧

  球球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只是想跟妈咪见面,但是却惹爹地生气了

  爹地和妈咪的游戏什么时候能结束

  他好想和爹地妈咪一起玩

  薄千丞站在球球门外,手掌握成拳。

  他不知道,球球为什么会这么依恋一个人,仿佛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妈咪。

  他拿出手机,拨给了玄衣,“玄衣,将辛沐凉的资料一份到我邮箱,以前的还有最近的。”

  那边玄衣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应了下来。

  之前,辛沐凉出现在球球幼儿园的时候,他曾将辛沐凉彻查了一遍。

  谁知道拿给薄先生的时候,他却直接扔到了一边。

  如今怎么又想知道了?

  薄千丞回房打开了电脑,电脑屏幕上,是辛沐凉的照片,暗红色的头,浓浓的妆容,张扬的笑容,紧身短裙,妖娆妩媚。

  再看近来的照片,眉目浅淡,但是眼角上挑,唇畔的笑容也是浅浅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