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对不起阿凉(1/2)

加入书签

  辛沐凉这个名字,她还用不惯。

  “啊,好啊,不过,小凉姐才不老”

  秦思感慨着,忽然狠狠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她好像看过了辛沐凉的身份证,好像是只差了那么几个月来着

  林以凉只是淡笑,辛沐凉长得本就属于媚惑的一类,身材更是有料,怎么看都不像是二十出头的女生稔。

  不过,再加上她前世的记忆,举止间更多了几分考量的从容,自然显得成熟很多。

  转念一想到薄千丞早上的行为,林以凉有些放心不下球球,还是决定先回薄家一趟。

  “小思,我还有事,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先去吃饭吧。”

  小思点点头,“好,小凉姐,等下见哦~莫总请来的讲师会在三点半来公司。”

  说完,小思才跟她挥手再见。

  林以凉才走出公司,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号码,眉眼顿时舒展开来。

  才一接通,球球软蠕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妈姐姐”

  球球机灵地改了称呼,想是旁边有人在。

  但是语气里还是带着撒娇的意味。

  “你怎么还没有回来,球球饿了”

  电话边上,吴妈在一旁解释着,“辛小姐,球球一直在等你,饭都没有吃”

  林以凉眉头一皱,问道:“薄先生呢?”

  “薄先生尚未回家”

  林以凉心里涌起了一股难明的绪。

  接着便对球球说,“球球,你先吃饭我现在回去陪你好不好?”

  林以凉一边轻声安抚着球球,一边招手叫了辆车。

  没想到停下来的竟不是计程车。

  车窗摇下,莫令的脸露了出来,他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看不清表。

  “先上车。”他沉声说着。

  林以凉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还是推门坐进了副驾驶室。

  “莫”林以凉下意识想要叫出的名字,收了出去。

  接着,她作思考状,“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莫总,还是莫导呢?”

  莫令惊愕地看她一眼,显然没有想到她忽然问这个问题,“随你。”

  “那莫大导演,你这是做什么?”

  莫大导演

  以前拍微电影,小凉凉打趣他的时候也是这么唤他的

  莫令眉宇微蹙,凝了眼林以凉唇边的笑靥,压抑下了心里的那份不适。

  他将墨镜脱下,朝车外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公司门口一个石雕后,隐约看见几道身影,鬼鬼祟祟的。

  “选角的结果尚未公布,媒体对你的兴趣完全超出了想象,明天开始会给你配专车,以后出行要顾忌一点。”

  见林以凉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以为她对这样的安排接受不了。

  便继续说:“我以为你做好了当一名演员的准备。”

  声音里已经染上了几分不耐。

  林以凉才看向他,“你是老板,只要安排合理,我都能接受,刚才我只是在想导演是不是对每一个艺人都这么关心?”

  莫令嘴角有些抽搐,感他们想的东西都不在一个点上。

  关心么?

  刚才看着路边上的她,脸上不断变换着表,只觉得熟悉罢了。

  除了小凉凉,他倒是没有察觉自己对谁特别过。

  他收敛了思绪,看了眼明显没有在等他答案的人。

  “急着去哪?”

  他的声音也是淡淡的。

  林以凉想了想,开口,“回家,新民公寓,谢谢。”

  这话说得完全把他当成司机。

  新民公寓,莫令是知道的。

  那边的小区安静幽美,周边配套设施齐全,从学校、医院、超市、菜市场都有。

  不过不是一般人能够支付得起的。

  他记得,她是孤女,连生活都难以支撑,怎么会忽然在那里有了房子?

  林以凉也察觉了这一点,脸上有些惊慌,但却无从解释。

  莫令想到了些什么,眼里有了几分鄙夷。

  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滞。

  下车前,他的一句话更是让林以凉蹙眉。

  “虽然我无权干预你的私生活,但是你现在身份不同,我不想公司因为你出什么事。”

  林以凉只是点头,罢了,与其编一些谎,还不如让他就此误会。

  林以凉在公寓前站了一会。

  其实,从这里去薄家走路也就几分钟的路程,但是她心里挂着球球,便招手叫停了计程车。

  薄家门口,她才下车,球球便跑了出来,抱住她的腿。

  吴妈跟在旁边笑看着,“辛小姐,你可来了,这小祖宗要是再看不到你,恐怕就要掀天了。”

  “球球不叫小祖宗”

  球球嘴里辩驳着。

  吴妈接过林以凉手里的包包,看着她抱起球球,走了进门。

  心里冒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以前夫人在世的时候,这样的一幕是经常上演的,但是,现在这个辛小姐,竟也这么讨球球的欢心

  不过,既然薄先生做了这样的决定,定是笃定她不会伤害球球。

  她做下人的,也不能插主人家的事。

  餐桌上,林以凉看着球球乖乖喝下了一碗粥才回了房。

  球球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中午没有睡,回房一沾床便合上了眼睛。

  林以凉也有些累,帮球球调整一下姿势,自己也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思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迷糊地接通,“你好,我是林以凉,请问你是?”

  “小凉姐,你说什么呢,我是秦思,你什么时候能来公司?”

  那边的清脆的女生让林以凉很快回过神来,她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小思啊,我睡迷糊了,等下就到。”

  幸好打电话来的秦思,若是

  她真是太不警醒了

  揉了揉晕的脑袋,看向了熟睡中的球球。

  看来他还能睡到傍晚。

  才出了房门,隔壁房间传来了薄千丞的怒喝声,“我让你滚出去!”

  “姐夫,薄哥哥我不走,你知道我回国都是为了你!”

  白晴晴的声音有些惧怕,还有些委屈。

  林以凉心里又泛起了熟悉的酸泡泡,还有几分恼怒。

  她回了球球的房间,将房门合上。

  “砰!”房里又传出了类似台灯摔碎的声音,还有白晴晴的惊叫声。

  “我的话你听不懂?”

  “薄哥哥,我,我”白晴晴受辱般,哭了起来。

  下一刻,林以凉便看到白晴晴捂着嘴巴,红着眼睛跑了下楼。

  “她”才刚去世,他就已经开始忽略球球!

  他怎么可以这样。

  林以凉经过那扇半合着的门,心里的气愤更甚,加快了脚步,想要离开了这个地方。

  但是,心念一转,又停下了脚步。

  走进了薄千丞的房间。

  房里窗帘已经拉上,没有一丝光透进来,灯也没有开。

  她脚下是一盏台灯的碎片。

  借着门口射进来的光线,她只能看清薄千丞高大的身躯倚在床边,右腿竖起,手搭在上面,头低埋着,看不到他的脸。

  林以凉避开地上的碎片,来到他身前。

  冷冷地开口,“薄先生,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有些事我要跟你聊一下。”

  薄千丞缓缓抬头,但是却没有说话。

  她能看见他寒星般的眼眸。

  他的嗓音因酒意显得有些嘶哑,带着让人心惊的力量,“谁让你进房间的?”

  “球球的事你可以不关心,但是请你注意一下,别随便带女人回家乱搞,球球看了对他影响不好!”

  林以凉语速很快,掩饰着心里的纠痛和悲愤。

  薄千丞从容地站起,轻呵了一声,带着嘲讽的意味,好像听到了多么可笑的事。

  “你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事?”

  他上前一步,愈逼近林以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这才现他的衣服凌乱,黑色衬衫被解开了扣子,露出上身纠结的肌肉,连皮带都松动着。

  一股浓重的酒气萦绕在她周围。

  她记得以前他鲜少喝酒,醉成这个样子的更是少见。

  这样的距离,让她感到窒息。

  她后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罢了,听不听随你,球球毕竟是你的孩子。”

  “你以为,就因为你讨了球球的欢心,就能来管薄家的事?”

  他的手扣在她瘦削的肩膀上,狠狠用力。

  林以凉感到肩膀疼,用手狠狠推了他一下,“我说了,我没有要管你的事的意思,我关心的只是球球!”

  他的身形晃了一下,似乎有些站不稳。

  林以凉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