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爱一个人爱到失去了立的能力(1/2)

加入书签

  她知道,殷老爷子一行人定然尚未离开。

  偌大的别墅里,很安静,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有几分神秘的气息。

  管家领着林以凉进了屋。

  她能这么轻易进来,是因为,她说了十字架纹身稔。

  客厅里,殷老爷子端坐在沙上,旁边是殷获和殷肆。

  三人见是她,有些惊愕,这女人不是前些天在墓园见过的?

  林以凉缓缓走前几步,忽然在殷肆面前跪了下来。

  轻轻的一声呼唤从她嘴里传出,“爸爸”

  殷肆面色惊愕,她的声音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三人却是听得清楚。

  他们面色惊怔,许久,还是殷获先反应过来,将她扶起。

  “你刚刚说了什么?”

  林以凉抬眸,扫了惊怔中的三人,长睫垂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殷老爷子,殷肆和殷获皆面色凝重,看着林以凉的眸里带着几分期冀。

  殷老爷子眯着眼,“孩子,你”

  “我是林以凉,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那场爆炸后,我醒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林以凉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语调依旧有些颤抖。

  她殷切地看向三人人,她总觉得殷家不简单,对她重生的事可能知道些什么。

  “丫头!”

  殷肆的手颤抖着,差点从轮椅上摔了下来,殷获手快扶住了他。

  “小肆,别激动,听她说完。”

  殷老爷子低喝着,但是他的声音里明显还带着一些颤抖。

  林以凉看了眼殷肆,手按在了胸口的位置,“我的纹身好像也跟了过来。”

  她怕他们不信,还将外套里的打底衫的领子往下拉了一下,半个墨色的十字架在雪白的肌肤上很是明显。

  三人身躯一震,如果听凭她一,他们只信了三分,那么听到十字架纹身时,他们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了。

  “丫头!我知道是你。”

  殷肆的眼角竟不可抑制地湿润。

  “你们相信?”

  重生,这样的事,应该可以说是玄幻,他们竟这么轻易地相信了,就不怕是她在讹他们?

  “殷家的人,灵魂是特别的。”殷获神秘地眨了一下眼睛。

  还是殷老爷子开了口,“这些事本不该瞒你,殷家女人都有一个劫,无一活得过二十五岁”

  “可是”她明明记得三年前在殷宅见到了殷落的女儿,也是她的堂姐,那是她应该已经二十七八了

  “她体内灵魂已经换了人了。”殷肆解了她的惑。

  “不管怎样,能活着就好,祖先有,只要有一人打破了这个劫,殷家女人的劫难才算过去,小凉啊,跟我们回殷家吧”

  殷老爷子语气中感慨良多,还有一件事,她一直不知道,当年得知林伊尔怀的是女娃时,他和小二是决定不要的,以免日后伤怀,谁知道林伊尔听到了,为了保护孩子才逃出了殷家

  他现在才知道,当初小二不要孩子,更多是因为孩子是小肆的。

  林以凉却摇了摇头,“我不能回殷家,他会知道的。”

  殷家无缘无故让一个女人回殷家,他会起疑。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还活着

  三人自然清楚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那混小子,知道了又如何,我们顺道接了球球回家。”

  殷肆对薄千丞的不满全然表现在脸上。

  “我有个想法”林以凉长睫掀起,眼眸里多了一抹坚决。

  球球在他身边不开心,她也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换别的女人作妈妈。

  ※※※

  下午,殷获载着林以凉在幼儿园停下。

  不一会陆续有家长接走了自己的孩子。

  球球背着小书包,身边还是那天的女老师。

  林以凉下车,球球眼尖,朝着她露出了甜甜的笑,迈开步子就跑了过来。

  女老师愣了一下,蹬着高跟鞋追了上来。

  球球走的快,看得林以凉心惊,忙迎了上去。

  “球球!”

  一辆车正在后退转着方向,球球的心思全在了她身上,丝毫没有注意。

  林以凉的心却仿佛停止了跳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愣是上前将球球接在了怀里。

  车位狠狠撞上了她的背,所幸车主适时停了车。

  林以凉看球球没事,才松了口气。

  殷获和女老师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

  “怎么又是你?薄先生说了,孩子只能他来接”

  女老师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殷获一个眼神制止。

  殷获将球球接过,再看向林以凉,“没事吧?”

  林以凉按了按后腰,刚刚正好撞在车尾,此时才感觉到一阵钝痛。

  她摇了摇头,“还好。”

  球球之前是见过殷获的,此时乖巧地开口,“小五姥”

  谁知,殷获只是嘴角抽了抽,打断了他的话,“球球,叫叔叔知道吗?”

  林以凉忽然想起他们之间辈分的问题,露出恶作剧的笑,“这可不行,叫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