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她也想把他从她的生命中剔除(1/2)

加入书签

  白晴晴从车里出来,好脾气地凑近球球。

  “球球,球球,阿姨陪你一起去学校好不好?球球听话的话,会有棉花糖吃哦!”

  谁知球球只是转过了头,更加用力地搂紧了薄千丞。

  圆圆的双眼微红着,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稔。

  “表!球球要爹地,要妈咪,不想上学——”

  球球最喜欢的是棉花糖那种甜甜腻腻的味道,林以凉常说他像个小女生,喜欢吃甜食,每次他都嘟着嘴巴不肯理她。

  只是,当她拿出棉花糖引诱他的时候,他又粘了过来,嗲嗲地唤她,什么脾气都丢到了一边去。

  可是如今,即使是最爱的棉花糖,他也不要了。

  他要的是他的妈咪。

  “球球,妈咪在看着你,再这么耍赖下去,她就不会来了。”

  薄千丞的声音很低,好像有着某种魔力。

  球球这才安静下来。

  爹地说的话他都信。

  他说妈咪会回来,就会回来的。

  球球扁着小嘴,从薄千丞身上滑了下来。

  薄千丞细心地为他整理着衣服。

  黑色的瞳孔不可抑制地颤了颤。

  以前送他来上学的事都是她做的

  半晌后,球球才乖乖跟着来接他的老师进了学校。

  “姐夫,你这样不是骗球球吗?林以凉早就死”

  白晴晴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一个狠戾的眼刀制止。

  白晴晴不敢再出声,只是心里已经有了算计,不过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再跟她争!

  薄千丞敛目坐回了车里,玄衣见他这模样,在白晴晴尚未上车之前,猛地动车子离去。

  白晴晴气得在身后大声骂着,玄衣只作未听闻。

  这个女人他以前只知道她刁蛮任性,但是夫人去世的这几天,她不但没有任何悲戚,反倒有种入主薄家的势头。

  薄先生懒得管,他可看不过去。

  要不是因为逝去的轻小姐,他想薄先生也未必能容忍她的存在。

  ※※※

  林以凉静静地看着这一出闹剧,看着车子走远,白晴晴跺着脚离去,她才从围墙转角出来。

  幼儿园铁门紧锁,林以凉望眼欲穿也见不了自己渴望见到的身影。

  中午时分,林以凉站得太久,双腿有些麻。

  她在原地动了一下腿,铁门里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她看了进去,眼里忽然迸了耀眼的光。

  “球球!”她下意识唤了出来。

  隔着一层铁门,球球和老师一同看了出来。

  “你是?”那位女老师奇怪地问着。

  “我”林以凉哑口无。

  只是关切地望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球球倒是开口了,软蠕的声音让林以凉心里纠紧。

  “姐姐,你来接球球吗?”

  林以凉愣了一下,良久嘴角才翘了翘,“是啊,我接球球去玩。”

  那老师看了眼表自然的两人,少了几分警惕。

  她听过薄总唤过薄非琰的小名,她最初以为是普通的昵称,后来才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叫的。

  她还记得第一次唤球球这个名字时,薄总那冷凝的眉。

  “小琰,老师先打个电话给你爹地再走好不好?”

  女老师语气很温和,就怕薄非琰这个祖宗大闹起来。

  “表~”球球才不傻,跟爹地说了,他一定整天都要呆在幼儿园了。

  “球球,好好说话。”

  林以凉的话一出,球球就眨着眼睛看向她

  这个姐姐是妈咪派来的吗?说话都一样的

  林以凉有些不敢对上那双纯净渴望的眼。

  球球却是乖乖改了口,“老师,不要告诉爹地,我要和姐姐回家。”

  球球说话总是喜欢咬着一些网络词,她们当老师的几番说教都没有见效。

  没想到这个女人随便一说,他就听话了。

  看来的确是关系匪浅。

  再加上两人这么一互动,老师也没法,开门将球球送到了林以凉身边。

  林以凉紧紧抱着球球,眼里的疼爱和宠溺那么明显,老师最后的一丝怀疑便消去了。

  见两人走后,女老师才进了门,不过还是要打电话给薄总报备一下的。

  ※※※

  林以凉抱着球球到了附近一家甜品店。

  坐下后,双手还是握着球球的小手,就怕他冻到。

  球球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直盯着她看,好像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她。

  “球球怎么不说话?妈咪”

  林以凉猛地停下话语,醒悟了过来,此时她不是他的妈咪。

  这么一想,她心里有些担忧,“球球,以后要注意,别跟陌生人乱走,知道吗?”

  球球有些纠结地勾着自己的手指,“可是,球球已经出来了。”

  林以凉一时哭笑不得,帮他点了一份热棉花糖巧克力。

  球球看着桌上的棉花糖,“姐姐,你会拐买了球球吗?”

  球球还小,买卖不分,她给她说过很多次,他怎么还犯错了。

  她语重心长地开口,“球球,你又说错了,买回来,卖出去,不是拐买,而是拐卖,知道了吗?”

  球球认真地思考着她的话,抬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姐姐一定认识我妈咪,对不对,我妈咪让你来的是吗?”

  林以凉抿唇,眼眸泛酸,心里一阵阵地纠痛。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额头,“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妈咪会带球球吃棉花糖”

  是了,薄千丞不让他吃甜食,她却总是因为球球的撒娇心软,时不时带他去甜品店。

  热巧克力棉花糖是经常点的。

  球球咬着粉色的棉花糖,嘴角还沾着褐色的巧克力。

  小嘴一嘟一嘟的,看的林以凉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那我当球球的妈咪好不好?”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身边忽然停下了一道身影。

  “辛沐凉,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了,想当球球的妈咪,你觉得你哪一点配得上?”

  薄千丞嘴角带着冷嘲,墨色的眸阴寒之色让林以凉背脊凉。

  他额间有些潮湿,显然是走得很急。

  “爹地!”球球看向薄千丞,声音有些怯懦。

  接着,林以凉看见球球的老师带着五六个警察走了进来,直接走到她面前。

  “就是她,警察先生,就是她拐了薄总的孩子!”

  林以凉还在呆愣中,球球已经被薄千丞抱回怀里。

  而林以凉双手被一个警察反扣在背后,挣扎不得。

  球球被吓得哭了起来,双手朝向她,“姐姐!”

  林以凉看着心里好像被刀片划过,尖锐的痛让她心碎。

  薄千丞将球球固定在怀里,球球才转向他,“爹地,别把姐姐带走,姐姐只是带我吃了棉花糖!”

  “谁让你乱走的!”

  薄千丞的语气很冲,球球从未见过他这样子,被吓到了,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格外让人心疼。

  “薄先生,我没有要伤害孩子的意思,只是带他吃点东西。”

  林以凉压下汹涌的复杂绪,沉声解释着。

  “爹地,我不想呆在学校”球球小声抽泣开来。

  看的林以凉更是心疼。

  一边的警察松开了林以凉的桎梏,感是一场误会,孩子自愿跟过来的。

  “薄先生,看来是误会一场,我们就先走了。”

  薄千丞点头,低头看着哭得厉害的球球,心里更加烦躁。

  凌厉的刮了林以凉一眼,便转身离开了甜品店。

  林以凉想要追上去,但是脚却提不起来。

  周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她却丝毫不在意。

  两世为人,对于流蜚语,看得更淡了。

  这一辈子,她想好好过,没有悲伤,没有感的纠缠。

  如果可以,她也想,把他从她的生命中剔除。

  带着球球上车,玄衣才出声。

  “先生,幼儿园附近的监控视频里,这个女人这几天一直出现在学校门口,但是她带球球去甜品店作甚么?”

  “不管她想做什么,以后别让她靠近球球。”

  薄千丞冷着脸,不管这个女人在打什么注意,如果伤害球球,他不会让她好过。

  球球缩在薄千丞怀里,“坏爹地,球球不想去学校想妈咪”

  一声声的想妈咪,如同寒剑,刺得他的心脏,鲜血淋漓。

  夜晚,林以凉正准备回出租房,却在一个酒吧门口见到了刘凤。

  她画着浓妆,神色有些着急,脚步飞快进了异夜。

  自从两人闹翻后,就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