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她是谁的女儿?(1/2)

加入书签

  “所以七年前,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把我丢下,所以,所谓的迷jian,不过是你想要让一切都按着原来的方向走,所以你为了让球球重新回到你身边,而跟我结婚,那么,现在这个孩子是你想要的么?”

  他说过的,他只要她生的孩子

  她的质问,不断地撞击着薄千丞的心脏。

  七年前那天,他从医院醒来,看到还是少女的她还有三个室友,他的第一反应是笑。

  在他撞见她和别的男人的jian后,他竟然因为车祸丧命,甚至回到了二十岁!

  他犹记得,车祸前,她躺在那个男人的床上,笑靥如花。

  他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小凉凉都嫁人了,以后这样的机会就少了稔”

  重生,这样的玄幻的事,他从来都似嗤之以鼻的,彼时却生在他身上。

  七年前,他离开她,是因为他觉得她脏。

  那时的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既然她终有一天会背叛他们之间的感,那么一开始就没有必要让自己陷进去。

  他选择离开,不过是自私地想要护好自己的一颗心。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影响。

  她上s大的那一年,他将薄氏转移到了s市。

  自此,又是一番新的纠缠。

  他最初的念头,是想重新要回他们的孩子。

  他以为他可以让一切都处在控制之中,包括他的感。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生着微妙的变化,离原来的轨道越来越远。

  深爱她的莫令,还有她的身世

  如今,球球就在他的掌心。

  他似乎已经没有理由再让她呆在身边

  他沉默着,垂眸,看着球球的眉眼。

  依旧和上一世一样,这是他的孩子。

  他把孩子递给了玄衣,玄衣抱着球球,为两人合上了房门。

  “你都知道了,我也无需再解释。”

  那低沉的声线一向是林以凉喜欢的。

  但是他的话,却如同晴天霹雳!

  这要她如何接受,他竟因为一份她从来不知道的记忆,断定了她的滥!

  所有的事,她都未曾经历,但是却早已被薄千丞打上了烙印。

  “薄千丞,你从来不相信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别把你虚无的记忆放在我身上!我承受不起!”

  她心头仿佛被扎了几刀,鲜血淋漓。

  她执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杯子,砸向了薄千丞!

  一个闷响,杯子砸到了他的额头。

  随后杯子落在地上,玻璃碎片散了一地。

  清脆的声音落在两人的心头,碎片也随之陷了进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伤了薄千丞,可是她这回,心里有一种畅快,还纠缠着一种拉扯般的疼痛。

  如果这就是恨的话,那么现在她尝到了滋味。

  是酸辣的。

  “薄千丞,你真的很混蛋!”

  薄千丞没有反驳,他的手段从来都是肮脏的,连带他整个人都是。

  他说,“我们先回去。”

  她眼眶通红,此时却已经没有了眼泪。

  原来,痛到了极点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她安静被他抱起,却再也找不到以前安全的感觉。

  ※※※

  林以凉有种感觉,她正在等待一场审判。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所能接受的。

  果不其然,薄千丞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份协议书。

  是当初她和他领证后签下的。

  她的那份早已经被她撕掉了,而现在他拿着的是他的那份。

  他将协议横过来,从中间撕开,撕成了碎片丢进了垃圾桶里。

  林以凉呆呆望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他接着拿起了另一份纸张。

  伸到了她面前,“上面我已经签好了名字,若你想离开,我不会阻止。”

  离婚协议书。

  上面还印着薄千丞的名字。

  “呵。”林以凉冷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的人生可笑。

  “我真想看看,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若我们离婚了,球球归谁?”

  薄千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问的时候,他自己也愣住了。

  林以凉却将离婚协议书狠狠撕碎!

  “薄千丞,你别想了,我不会离婚的,球球不会是你一个人的!你说,我会背叛我们之间的婚姻,可是现在明明是你先背叛了!”

  她透亮的眼眸里写满了认真和坚决。

  不管他再怎么嫌弃她,怀疑她,她都不想就这么离开。

  她定然不会是先背叛了他们之间感的人。

  但是,她却不知道,他在拿出这份协议的时候,手是颤抖的。

  她也不知道,他听到她这句话,心里是雀跃的。

  “如果注定是没有结果,也不用在乎是谁先背叛了谁。”

  他的视线从白色的碎片中移到她脸上,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谁听。

  “你就等着看,我到底会不会有背叛你的那天。”

  “这样再好不过。”

  球球也是需要一个母亲的。

  他这样对自己说。

  心底最深处却回荡着一句话,他也是需要她的。

  林以凉久久都无法让自己的绪稳定下来。

  “既然你是我丈夫,我想你有必要帮一下忙,白晴晴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推倒,害球球早产出生,这件事也算是蓄意伤人。”

  她意有所指。

  “你想告她?”

  “难道我不应该吗?”

  “她已经不在中国了。”

  林以凉一楞,心里悲凉和愤怒交杂,“是你将她送出国的?”

  “是。”

  林以凉死死扣着自己的掌心,左胸口的地方,如同被剜走了一块。

  每一次跳动,都拉扯着伤口。

  她的丈夫啊

  “为什么?”

  “这事就这样吧,她已经得到了教训。”

  “好。”林以凉咬着牙,蹦出了一个字。

  她能说什么,她无权无势,甚至身心都依赖着他

  一个无法独立的女人,原来悲哀至此。

  她只有到了这一刻,才深刻地懂得这个世人都说烂了的道理。

  ※※※

  林以凉没有想到自己才出了院便再次遭了霉运。

  薄千丞才走了不多一会,殷煜竟然出现在了她房间。

  她看着从窗台跳了进来的男人,眼里露出了惊恐。

  她所住的房间在二楼,他是怎么爬上来的?!

  而且,殷煜此时表阴冷,瞪着她的模样好像看着自己出轨的妻子!

  “你怎么上来的!”

  她警惕地凝着他,身子向门口的方向后退着。

  “你怎么可以为他生下孩子?!伊尔,你说过的,你是我的?!”

  他现在的表,让林以凉想起了五年前,他喝醉酒的那次。

  癫狂,失去了理智!

  如同困兽陷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

  “殷煜!你看清楚了,我不是林伊尔!”

  她的声音故意拔高,一是想要让吴妈或者薄千丞听到,二是想要唤回他的意识!

  殷煜却好像无法接受外界的信息,双手掐上了她的脖子!

  林以凉的力道根本无法抵抗!

  他眼里的绝让她害怕。

  他把她当成了她的母亲林伊尔!

  他不是爱着林伊尔的吗?为什么现在的神却是这么的怨恨?!

  在林以凉以为自己就要死在他手里的时候,殷煜却忽然停了手。

  在她劲后上一击,往怀里一带,便往窗口那里跑。

  林以凉只觉得后颈一阵疼痛,眩晕便席卷而来,陷入了昏迷之中。

  吴妈听到声响,跑到了房间,见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心神大乱,马上给薄千丞打了电话。

  ※※※

  这是a市近郊的别墅区,因幽静和设计独特而吸引了不少富人。

  林以凉醒来时,天花板的琉璃灯,有些刺眼,看来已经到了晚上。

  身边并没有人,倏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扫了眼无人的房间,便推门走了出去。

  出门便是一条长廊,墙壁上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应该是主人特意弄的。

  两边房间很多,每一个都锁上了门。

  她光着脚踏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一点声音。

  但是她耳边却时不时响起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女人的尖叫声,笑声,还有喃喃自语的声音。

  她背脊凉,掌心都沁出了冷汗,脚步停了下来。

  她侧耳倾听,这些声音并不是单单属于一个女人的。

  几乎整条长廊的房间里都传来了这种怪声。

  她感到怵,倏地跑了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走到楼梯,她气喘吁吁地抚着胸,看向身后时,眼里还是满满的惊惧。

  她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