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小薄子最棒再也不找牛郎了6000+(1/2)

加入书签

  “那个,好像是有弹性的”好像怕他不相信,她可刻意伸手扒拉了一下。

  随后在他燃起了火焰的视线中,如同拿了烫手芋头一样,赶紧丢了出去。

  视线立刻看天花板,“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俨”

  “嗯。”薄千丞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已经重新覆了上来稔。

  陌生又熟悉的男性气息,充盈了林以凉的感官。

  “阿凉,你学坏了……“

  宽厚的手掌落到栗色的丝上,在指间恣意把玩着,享受那顺滑的头,滑过掌心的触感。

  林以凉因他的话不知所措,嗫嚅着,“我以为你喜欢……”

  他在她唇上烙下一个吻,薄唇缓缓移至她耳际,喷出的热气让她痒得瑟缩了一下。

  “喜欢的。”

  “嗯。”她轻声应着,小脸绯红,栗色的丝散在米色的床单上,愈衬得她娇艳动人。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却比往常更加紧张。

  薄千丞黑眸里的火燃烧得更加彻底。

  他握住了她的肩膀,她单薄的身子让他怜惜。

  他轻吻着她的脸颊,如同膜拜一般,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

  他从容而霸道地品尝着她的甜美,在她身上制造着热潮。

  唇上轻微的疼,让她回过神来,轻喘出声。

  “小薄子……你咬我做什么?”

  “因为,想要你……”

  低醇的声音就在耳边,细细地撩拨着她,让她双颊忍不住更加烫。

  完事了以后,夜已经深了。

  林以凉被薄千丞拥着,累得不想动弹半分。

  只有似水眼眸时而合上,时而看一眼闭着双眼的男人。

  她舍不得睡去,如果在她睡着的时候,他再次离开……

  如果她醒来睁眼,他已经不在身边……

  这些设想,让她不敢入睡。

  薄千丞虽是闭着眼,但是却没有入睡。

  他搁在她脖子下的手收紧,让她更加靠紧他。

  随后,薄唇贴上了她左眼。

  久久没有移开。

  而他的另一只手竟然是按在她的胸口!!

  林以凉倏地睁眼,卷长的睫毛刷过他的唇。

  薄千丞也配合地睁眼,眼里的yu的味道很重,哑声问着,“不累?”

  “你的嘴巴,你的手…”她很正经地提醒着,一股羞意却涌了上来,视线匆匆瞥了他一下,很快有离开。

  但是她面前的男人也跟她假正经起来,右手轻捏了一下,“很舒服……”

  林以凉感觉全身的温度因为他的动作,因为他的语而急剧暴涨!

  她低喘几下,然后乖乖闭眼,脑里还在催眠自己,她睡着了,她睡着了,她在做梦……

  薄千丞见她如临大敌的可爱模样,倒是轻轻勾了一下唇。

  昏暗的光线下,他刚毅的五官轮廓带上了几分柔和。

  林以凉不敢再睁眼,只是他的手就这么放着,总会让她想起刚刚停歇的恣的欢爱。

  她轻咬着唇,忽然开始感谢这次的绑架,让他们之间的相互竖起的棱角磨平。

  ※※※

  第二天,林以凉的生物钟很准时,七点就起了。

  忍受着身体的酸痛,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薄千丞还睡得很安稳。

  她去客房洗漱后,在房间留了张纸条,拿了东西便出了门。

  她答应了笑笑,今天陪她去玩。

  虽然笑笑嘴里说自己睡了殷获,但是毕竟还是女孩子,这种事岂能说不在意。

  她来到约定的地点的时候,陈意笑已经等待许久,长长的披散着,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白净的脸上也通红一片,她身上还背着一个书包。

  “你整成这副模样是要怎样?”

  “出国啊?”陈意笑扬着手里的一张地图,“呐,东京的地图我都带了,你证件都带齐了吧?”

  “可是我没有带够钱,连衣服什么的都没带。”

  谁知,陈意笑掏出一张卡,“不用担心,这不是有吗?”

  那是殷获昨天给的卡。

  “这样好吗?”林以凉犹豫着。

  “怎么不好了,李蕊祺那家伙已经抛弃我,你可不能”

  林以凉打断她的话,“可是你不是过几天要考试么?”

  “擦,顶多挂科,本姑娘什么时候怕过?”

  “可是”

  林以凉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她推上一辆计程车。

  直接掳走!!

  林以凉被陈意笑一路拖着,风风火火买了票。

  上了飞机,她才放应过来,她都没有跟薄千丞说一声,就出国了。

  正想打电|话的时候,陈意笑已经一把夺过,关机!

  “你这么乖,他还不把你吃死啊,就好好陪我疯一回吧!”

  陈意笑说着忽然抽了一下鼻子,可是嘴角还是上扬的。

  林以凉心里叹了口气,抱住了她的肩膀。

  陈意笑嘴巴一扁,开始诉苦,“那只臭鹦鹉,当我什么了,拿钱打我!还不知道谁睡了谁呢!哼,我花光了卡里的钱,看他还怎么嚣张……”

  林以凉安静听着,最后才问了一句,“你爱上他了?”

  陈意笑立刻反驳,“我才不爱!恨死他!”

  “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是”

  陈意笑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说着的时候,虽然是义愤填膺,但是那眼中的光亮却熠熠生辉。

  这样子哪里是恨啊?

  阿凉去日本,小薄子追妻的分界线

  薄千丞清醒时,有那么一阵子的恍惚,摸到床上的温度是凉,他猛地睁眼。

  他睡得太安稳,连林以凉走了都不知道。

  他倏地起身,光着脚从楼上跑了下来。

  吴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薄千丞,身下只围了条浴巾,头有些凌乱,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

  “薄先生?”她惊呼着。

  “吴妈,阿凉呢?”

  薄千丞没有在外人面前这么叫过林以凉,吴妈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

  回到说:“夫人刚刚做好了早餐就出门去了。”

  “去哪?”

  “这……夫人没说……”

  薄千丞合上眼,再睁开,又恢复了平时的淡漠,重新回了楼上。

  在房间的床头柜上,他看到了一张便利贴。

  “我去找笑笑,晚上再回来陪你过节~”完了还画了一个吐着舌头的小脸。

  薄千丞长指抚过上面的字,紧绷的脸才稍稍好转。

  只是这样的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中午,薄氏的会议室。

  薄千丞垂着眸,沉默地盯着桌面上的文件。

  玄衣在一边小声地提醒着,“总裁,王经理在等您的话……”

  薄千丞的视线这才落在王经理身上,“玄衣,这个项目换人负责,要是再出篓子,你自己看着办。”

  薄千丞明显心不佳,没什么耐心。

  会议散了以后,他叫住了玄衣,“去帮我定一下她的位置。”

  “诶……是。”

  三分钟后,玄衣重新回到他跟前。

  “薄总,夫人在日本东京。”

  啪!

  薄千丞手里的文件瞬间被挥了出去!

  <

  玄衣就猜到回事这样的结果,幸好站在了安全的位置!

  薄千丞身躯后仰,靠在了椅背上,合上了深邃的眼眸。

  今天是元旦,她说好了要跟他一起过的。

  她又食了。

  日本东京,成田机场。

  林以凉一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给薄千丞打了个电话。

  只是并没有接。

  她拿着手机,有些担心,不会是生气了吧?

  陈意笑见她那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