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进击的面瘫:萌娃进化史全文完(1/2)

加入书签

  是夜,球球缠着她睡觉,薄千丞竟也没反对。

  本以为球球还小,对这件事也不会放心上了,后来才知道,孩子心里的隔阂一旦存在就很难消除。

  第二天起,球球几乎是一下课就让玄衣或者殷肆带他去找爹地妈咪旆。

  甚至比小的时候还要粘人窠。

  年后那段时间,殷以凉开始工作,球球也成了剧组里的常客。

  这段日子,新闻报道也开始澄清她对球球不好的传言。

  因为母子两人的关系,剧组里的人都看在眼里。

  意外出现在电影杀青的前一天。

  因为殷以凉拍摄推迟,直到深夜都没有完工。

  彼时,薄千丞和球球都在片场。

  她来到了薄千丞跟前,摸了摸球球的脑袋,“球球,你先跟爹地回去好不好,明天还要上课呢……”

  球球本来就睡意朦胧,但是听到这句话,马上就清醒,眼睛瞪得圆圆的。

  拽着她的手,开始撒娇。“妈咪,我要陪你……”

  薄千丞蹙眉,“球球,听话,我让你玄衣叔叔载你回去。”

  殷以凉一听,“咦,你留下来干嘛,陪着球球一起回去吧?”

  “没事,我陪着你吧……”他凝向她时,眸光缱绻。

  她心里一甜,也不再说什么。

  球球咬着唇,眼睛在自家爹地妈咪身上来回转,心里有些害怕。

  他又拽了拽薄千丞的裤腿,“爹地,我不要回去。”

  “球球,这么晚了,小心明天变成熊猫,听话知道吗?”殷以凉又蹲下来哄着他。

  “不要……”球球开始摇头,手里紧紧抓着两人,眼里凝着水雾。

  “球球!”薄千丞语气变得严厉。

  球球看向他,哇的一声就开始大哭,“球球不要走!爹地妈咪不要球球了!哇——”

  他哭得声嘶力竭,殷以凉蹲下身抱着他,一边帮他拭眼泪,“球球怎么了,爹地妈咪没有不要你……球球要回家去休息……”

  球球却推开了她,“坏妈咪,你就是不要球球了!”

  她一回家就会圆嘟嘟,也不抱着他睡觉,他早上醒来,都没见到她……

  都是球球缠着妈咪……妈咪一定是烦了……

  爹地最爱的是妈咪,老是把球球丢出房间……

  外公也是,总是在教圆嘟嘟走路,有了他们就不要球球了……

  球球越想越伤心,“爹地妈咪都坏!都不要球球了!球球不是妈咪的孩子……”

  殷以凉听着他不清晰的咬字,算是明白了。

  他还记得上次报道的事,现在他们又刺激到他,所以才一下子就爆发了。

  片场里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投来目光,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小球球这是怎么了?”

  球球越哭越厉害,无论殷以凉说什么他都听不下去。

  嘴里只在说,爹地妈咪不要他了。

  球球这么一闹,殷以凉肯定也没心情拍戏了,导演看着薄千丞越来越黑的脸色,大手一挥,明天再拍!

  一家三口离去,可是片场里的人皆是讨论纷纷。

  球球小鼻子一抽一抽地,趴在殷以凉身上,紧紧搂着她的脖子,红肿的眼睛已经闭上,好像睡了过去。

  “小薄子,刚才片场……”

  “嗯,我已经让玄衣处理了,不会有报道出现。”

  薄千丞知道她想说什么,开口让她安心下来。

  “那就好……球球要是看了,一定又会乱想,小孩子家的,原来也会想这么多……”

  她的语气,不知道是担忧还是感慨。

  “这事要等他自己想清楚,我们说什么,他也听不进。”

  “可是他还这么小,哪能想明白?关键是我们还不能明说……”

  殷以凉越说越烦。

  薄千丞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别再想了,会好起来的。”

  她点头,但愿……

  ※※※※※※※※※※※※※※※※※※※※※※※※※※※※※※

  球球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妈咪和爹地。

  看到他们都躺在他旁边时,才松了口气,抓起两人的手,又闭上了眼睛。

  天还早,可是殷以凉早在他手动的时候就醒来了。

  见他这么小心地握着她的手,眼睛都酸涩了。

  她动了动,将球球裹在了怀里,薄千丞好像也是醒来了,长臂伸了过来,将两人都捞进了怀里。

  球球偷偷笑了一下,没发现两人都是醒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薄千丞才将两人都叫醒。

  “起床吧,猪姑娘猪小子。”

  殷以凉瞪着慵懒的眉眼,“你才是猪先生!”

  “是,我们是猪的一家。”薄千丞的幽默细胞在此时爆发,却没有得到认可。

  “不好笑!”

  “爹地才是猪……”球球也弱弱地蹦出一句。

  “不是猪就给我起床。”薄千丞懒懒站在床边,看着赖在床上的母子说。

  于是下一秒,两道一大一小的身影都从床上弹跳起来。

  薄千丞得逞地笑开,先将球球抱下床,“球球,先回房去洗刷。”

  球球踩在地毯上,看了眼两人,最终还是转身了。

  他嘟着嘴巴,眼里十分黯淡,就好像自己喜欢的棉花滩被偷吃了一样。

  忽然整个人又被抱起了,“光着脚丫不冷吗?”

  球球顿时又笑开怀,在薄千丞怀里晃着脚丫子,“爹地~冷~~”

  薄千丞用力将他往上抛了一下,“冷还不穿鞋?等下裂出几条缝,就没有人敢跟球球交朋友了。”

  球球被他的话吓到,脚丫子就往他身上藏。

  看得身后的殷以凉笑得乐不可支。

  下了楼,两个小家伙竟然也起了,由吴妈带着。

  两人五官都长开了,白白嫩嫩的,特别招人喜欢。

  嘟嘟安静地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不知道到在看什么看得特别出神。

  圆圆倒是好动地很,自个儿扭着屁屁,沿着沙发挪动。

  一眨眼,两个娃都长这么大了。

  殷以凉感慨着,抱起了嘟嘟,狠狠蹭了一下。

  “我可爱的嘟嘟啊……”

  球球也跟着走到沙发边上,伸着手指逗圆圆玩。

  他最喜欢的是妹妹。

  听到殷以凉的声音,他忽然抬头看向她,“妈咪,是不是球球长大了就不可爱了……”

  “谁说的,球球还是这么可爱!以后也会也来越帅!”

  “哦……”

  球球又低下头,圆圆朝着他咿呀不停,偶尔嘴里发出噗噗的声音。

  他认真得说道:“妹妹,我不叫噗噗,我的名字是薄非琰,但是爹地妈咪他们都叫我球球……不过你要叫我哥哥……”

  他唠叨着,忽然朝着殷以凉问道,“妈咪,妹妹也有两个名字吗?”

  他叫球球,也叫薄非琰。

  那圆嘟嘟也有第二个名字?

  “球球你忘了?你弟弟妹妹的名字还是你起的呢……”

  殷以凉不知道想了什么,忽然笑开。

  球球不解地看向她,她倒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毕竟那都是薄千丞得阴谋啊……

  “嗯……球球以后会知道的,嘟嘟叫薄非丞,圆圆是薄非凉,记住了吗?”

  “嗯……”球球用力地点头

  他好像记得爹地有教过他这几个字。

  他以后也要教圆圆写自己的名字。

  殷以凉忽然想起他曾经伪造签名的事情,笑得更加开怀,“还有,爹地妈咪也是有名字的,妈咪是殷以凉,爹地叫薄千丞。”

  她说到名字的时候,刻意停顿了一下,让他记住。

  球球跟着念了一遍,忽然沮丧地耸下肩,坐到沙发上,连圆圆不断朝他拱着身体,他都提不起心思。

  殷以凉以为他在记名字,没有注意他的表情。

  直到早餐的时候,殷肆看他闷闷不乐,便问了句,“球球,怎么吃那么少?”

  球球摇头,但是大人们一眼就看出了他又有心事了。

  只是球球不开口,他们也毫无办法。

  ※※※※※※※※※※※※※※※※※※※※※※※※※※※※※※

  为了不让球球乱想,薄千丞先把球球送去学校,再送殷以凉。

  球球站在老师身边,对着车里的人摇手,再恋恋不舍地进了学校。

  老师也看出了他好像有些不对劲,便问道:“小琰,你在想什么?”

  球球想了好久,才开口,“老师,你能教我写我爹地妈咪的名字吗?”

  老师愣了一下,“可以啊……”

  办公室里,老师将一张纸摆在他面前,“呐,小琰,这是薄千丞,你爹地的名字,辛沐凉,你妈咪的名字。”

  球球紧紧皱着眉,开始反驳,“老师你错了,我妈咪叫殷以凉,不叫辛沐凉。”

  老师不解地摸摸他的脑袋,“小琰,你妈咪的确是辛沐凉。”

  她当初知道薄非琰这小家伙的父母是薄千丞和辛沐凉的时候,都吓坏了。

  怎么可能认错呢?

  “可是妈咪说她叫殷以凉的!”

  那老师想了想,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殷以凉是他的生母,辛沐凉嘛是他继母……

  于是那老师又道,“老师也不确定你妈咪是哪个字,要不你晚上回去问你爹地?”

  球球只能点头,拿着那张纸就离开了办公室。

  他认真看着上面薄千丞三个字,那个“丞”字不正是嘟嘟名字里的那个吗……

  圆圆名字里的“凉”字一定也是妈咪的名字……

  他这样想着,心情更加低落了。

  为什么圆嘟嘟的名字里都有爹地妈咪的名字,而自己的却没有……

  他鼻子一酸,金豆豆就落下了。

  他酷酷地抹去,但是还是好伤心呐……

  他们都说,爹地妈咪会抛下他……

  傍晚,今天的戏格外顺畅,杀青后,殷以凉也得以早早离开。

  她没有告诉薄千丞,便坐着公司的车准备回家。

  她看了眼时间,觉得还可以顺便去接球球,便让司机开车到幼儿园去。

  只是还在路上的时候,她感到胸口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果然,到了幼儿园正好遇上了来接人的玄衣。

  “玄衣,球球人呢?”

  玄衣面色凝重,手里还握着通话中的手机。

  “薄总让我来接人,可是学校里没有找到球球,老师也说转身就不见了他的身影,可能是刚刚人太多……”

  “那找到人了吗?”

  殷以凉胸口刺痛,他最近就情绪不太好,又一个人走丢,还不知道害怕成什么样呢……

  “已经在找了……”

  她听到,却没有丝毫的放松,自己一个人在附近找着。

  薄千丞很快便出现在她身边。

  上一次球球失踪是因为薄庆,这一次也是他吗……

  她的猜测还没说出口,薄千丞就摇头否定,“不是爸……”

  殷以凉眼里凝着水雾,因为担心,掌心都发凉,出汗。

  薄千丞找来了球球的老师,“球球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老师老老实实回答,他和班上的同学一样,没有什么一样。

  说完,她又想起了早上的事情,“对了,他早上还问我他爹地妈咪的名字怎么写……”说着还尴尬地看了眼殷以凉。

  “然后?”殷以凉追问。

  那老师犹豫了下,才说,“他说他妈咪叫殷以凉……我当时写的是辛沐凉……”

  这下两人都明白了,球球又该伤心了……

  ※※※

  球球很害怕,他看着陌生的街道,呆呆站着,紧紧抱着自己的小书包。

  他偷跑出来,本来是想去找妈咪和爹地的,但是却找不到路。

  为什么所有的路都长得一样……

  他的眼眸从左到右得移动,好像这样看着就能找到路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