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小薄子和阿凉的逗比生活2(1/2)

加入书签

  薄千丞倒是眯起了眼眸,视线落在殷肆手里的那个袋子,“那么,这是什么?”

  球球眼睛紧张地眨了眨,“那是外公要玩的……”

  殷肆看着袋子里据说是会唱歌的小木偶,沉默了旆。

  薄千丞怕他贪玩,鲜少给球球买玩具。

  也许以后这种场面还会经常出现,这场父子之战,他还是作壁上观好了窠。

  “球球,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殷以凉有些怪责地看向球球。

  球球纠着手指低头,格外委屈。

  本来还想置身事外的殷肆心疼了,“算了,小孩子贪玩是天性,球球,这玩具外公送你……”

  岳父大人话,这下薄千丞倒是不好说什么,余光看到自家老婆朝着儿子猛眨眼睛,胸腔处溢满了幸福和满足。

  回到家后,吴妈乐呵着去做菜,殷以凉抱着嘟嘟圆圆,亲个不停。

  球球一看,丢下了手里的木偶,凑了上去,“妈咪,球球也要亲亲~”

  殷以凉大度地吧唧一声,“宝贝,越来越帅了~”

  薄千丞默默将手里得平板丢下,挪了过去,侧过俊脸对着她,“老婆,亲一个。”

  殷以凉囧,“……”

  见她久久没有反应,他斜睨着她,“孩子看着呢,别歧视我年龄大。”

  她低眸,球球还真睁大眼睛看着两人,“妈咪,不喜欢亲爹地了?”

  他记得以前爹地妈咪经常玩亲亲的……

  嘟嘟和圆圆眼眸睁得大大的,嘴里咿咿呀呀说着什么,球球好像现了新大陆一样,在一边帮忙翻译,“圆嘟嘟说想看妈咪和爹地玩亲亲!”

  薄千丞和殷以凉囧。

  “小薄子,你别玩了……”她想伸手推开薄千丞的脸,可是一手抱着一个娃,愣是没有空闲的手。

  “这个时候该叫老公……”薄千丞决定自力更生,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顺便掏过圆圆,抱在了怀里。

  殷以凉被偷袭惯了,但是还是不可抑制的红了脸。

  “你们两个以后给我好好收敛一下,别把孩子带坏了。”一边楼梯上,殷肆幽幽说着。

  薄千丞掀唇,“以后会注意,对吧,老婆?”

  殷以凉:“……这句话你很久以前就开始说了。”

  在这一点上,她绝对不信他!

  是夜,薄千丞的危机感是前所未有的重。

  蜜月的时候,他还可以抱着老婆亲热,可是在家,三个小家伙虎视眈眈,他防不慎防。

  比如现在,他将两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娃抱回了隔壁房间后,球球那个小家伙又跑到了他们的卧房,小小的身子卷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嘴里还嚷着,“妈咪,今晚球球要跟你睡!”

  殷以凉一边擦拭着湿润的头,一边笑着回,“好啊,先让妈咪闻闻球球臭不臭~”说着就上了床,把他一把抱住,假装闻了一下,“球球好臭,一定没有洗白白~”

  球球不依,撅着小嘴扑倒在她身上,“妈咪胡说,球球洗白白了~”

  薄千丞一进门,脸就黑了。

  快步走到床边,将球球一提,让他站在床上和他对视,严肃地说,“球球,爹地有事要跟你说。”

  球球怔怔看着他,拿出了小男子汉的气势,“爹地,你说。”

  殷以凉一看,嘴角抽搐,将球球拉下,凑在球球身边说了句什么。

  球球眼冒精光,连连点头。

  薄千丞一看,不得了了,都有小秘密了!

  他一口气将将球球提起就出了房间。

  门外,薄千丞闲闲看着球球,“球球,老规矩,我们来玩猜拳,要是球球赢了,爹地和妈咪陪你睡,输了就乖乖会自己房间去。”

  球球摇头,小大人般地摇头,“不要,球球要是赢了,只和妈咪睡。”

  薄千丞黑线,被儿子嫌弃了!

  他点头,反正球球是没机会的。

  “一局定胜负。”球球说着拗口的话。

  薄千丞点头,已经开始设想要用哪个姿势比较好……

  “剪刀石头布!”

  不过几秒钟,薄千丞傻眼了,球球一看,自己两根短短的手指还故意比了一下卡擦卡擦的姿势,剪向薄千丞的布。

  “爹地,晚安!”小小的身子得意地跑进放进,砰的关上门!

  薄千丞依旧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球球一贯剪刀石头布时,会在背后的时候已经摆好了姿势,他只要在球球伸出到腰侧的时候看一眼就能赢他……

  可是!球球刚才分明是石头,可是最终出的时候却成了剪刀!

  定是刚才阿凉跟球球说了这点,他大意了……

  他的阿凉竟然帮着儿子对付他……

  想到着就心塞……

  房间里不断传出殷以凉的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小薄子!哈哈!球球……”

  薄千丞站在门外,虽然有些不满,可是嘴角却微微扬了扬。

  球球没有锁门,他扭动门柄走了进去,“老婆,我输了你很开心?”

  “爹地,愿赌服输,球球要跟妈咪睡~”球球紧抱着殷以凉,一脸防备。

  殷以凉抚了抚胸口,脸都有些笑僵了,她假装严肃地摇头,“哪有?”

  “就有……”球球傻傻地应了一句,明明妈咪就笑得很开心。

  “那我今晚帮去客房住……”薄千丞半眯着眸,继续说着,还伸手去拿枕头……

  殷以凉眼冒星星,不点头也不摇头,咬唇忍着笑意。

  这个男人最近某方面很恐怖,他不在正好可以休息!她巴不得呢!可是这话不能说出口!

  薄千丞抱着枕头,忽然看着她紧咬的唇,“舍不得?”

  殷以凉纯洁地眨了眨眼,装出真舍不得的模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