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偏执爱: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靳修诺&尤听雨(完)(1/2)

加入书签

  尤听雨推了推他的手臂,“靳修诺,给钱。”

  她身上没钱,更别说带出来了。

  靳修诺敛了敛神色,掏出了钱夹,一张卡丢到了桌面上旆。

  尤听雨和工作人员皆是一愣窠。

  “先生,这里不接受刷卡,请给现金。”

  靳修诺不耐烦了,鄙夷地凝了他一眼,“现在是刷卡的时代,民政局也得与时俱进。”

  工作人员:“……”

  尤听雨脸上有些热,“靳修诺你没钱直说,哪来那么多理由?”

  靳修诺蹙眉,他哪里知道民政局不能刷卡?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不如改天……”

  尤听雨的话还没有说完,靳修诺挑眉盯着她,涔冷异常,“尤小雨,你当这是过家家呢……”

  于潇接到boss电话赶到了民政局,囧囧地付了九块钱,回过头,boss和boss夫人早就不见了人影。

  ※※※

  两人回到靳家,夜色已渐浓。

  靳修诺满意地揣着红本本,“现在跟我说说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求婚?”

  尤听雨手指纠缠,眉目低垂,在灼灼目光下,还是将温管家的事说了出来。

  “啪!”

  一个爆栗落在她头顶!

  “尤小雨,这招也就你受用!这么伟大做什么?你以为你是小说里的女主角?你就不会跟别人商量?!”

  一顿低斥,让尤听雨的头越低下,心里的委屈渐渐积累。

  “我……不知道找谁帮忙……”

  她的话让靳修诺沉下脸,“第一时间没有想到我,尤小雨,你该打!”

  说着他就环着她的要,巴掌啪啪落在她臀部!

  他,他竟然打她!

  尤听雨长大以来就没有被别人掌掴过臀部!她恼羞成怒,“靳修诺,你够了!你凭什么里管我!我和你明明就不再有关系?!”

  “现在你知道我被你掌掴是什么滋味了?”

  她想到自己掌掴他的场面,都说打人莫打脸,她一定是伤了他的自尊……

  想到这里,尤听雨只能吞下了那口气。

  “还有,尤小雨,你怎么敢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从一开始上天就将你安排给我了,你忘了……我曾今在你身体里……”

  “闭嘴!”尤听雨对上他暧昧揶揄的脸,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这么多种颜色。

  不再淡定的尤听雨,绪为他而变化的尤听雨,果然是最美的。

  靳修诺将她打横抱起,邪邪吐出一句话,“走吧,我给你温习一下昨天的功课。”

  “靳修诺,你要好好洗一下脑子!”

  “老婆,叫声老公来听听……”靳修诺秉着调戏到底的心,看着她撒泼,心里越乐。

  ※※※※※※※※※※※※※※※※※※※※※※※※※※※※※※

  靳修诺像他说的那样,无论身心,给她最严密的禁锢。

  尤听雨不再去学校教学,靳修诺美其名曰,他的女人不能和别人分享。

  他重新装饰了家里的美术室,所有的画具颜料都齐全,奢华别致。

  这对尤听雨倒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她做梦都想要一个这样的画室。

  靳氏的员工都知道,他们阴晴不定的总裁最近有了新宠,不是林氏千金,而是他父亲曾今娶过却无福享受的女人。

  凭着这一点,他们就萌了强烈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总裁这么不顾伦理,将她娶为老婆。

  那天,早上的阳光很好,她第一次出现在靳氏。

  没有很艳丽的妆容,表也浅淡,但是就是让人觉得风华无双,只要轻抿一个笑,就能将人迷惑了去。

  怪不得总裁呢么爱不释手……

  此后,靳氏员工陷入了一个怪异的氛围中,每天定点在总裁和总裁夫人经过的地方伏着,多看那两人一眼,都觉得在工作中增加了无限的动力!

  当然,这是后话。

  最近k市林氏出了个丑闻,林氏千金林安安出身豪门,却不甘寂寞,私生活不堪。

  一组关于她和不同男人纠缠的照片迅速传遍了网络。

  林永日虽然让人黑了不少网站,但是以照片流通的速度,依旧无济于事。

  一通电话打到了靳氏,靳修诺懒懒接起,“林伯父?”

  “靳修诺,你做得未免太过分了!你可别忘了那张协议还在我手上!”

  “林伯父,我自然知道协议在你身上,所以这样的蠢事我不会做。”

  林永日紧皱着眉,他说的有理,但是到底是谁在暗中操作?!

  “林伯父,如果信我的话,我替你解决这件事,你讲协议还我,如何?”

  “你有什么办法?”

  “林伯父考虑好了,可以再给我电话。”靳修诺黑眸里带着轻嘲,可是语气却十分温和。

  “不用,你马上搞好,我让人将协议送过去。”

  “好。”

  挂了电话,尤听雨投来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那里赤裸裸写着,奸商……

  她面前的男人,分明就是传播图片的罪魁祸!

  “老婆,别这么看我,我会忍不住……”暧昧的话从他嘴里溢出。

  尤听雨缓缓转过头。

  靳修诺指尖敲击,不一会,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林安安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像过街老鼠一般。

  林永日对她已经放任自流,连一向疼爱她的母亲都整天以泪洗脸,对她不闻不问。

  这一切,都是靳修诺害得!

  那样狡猾的男人,不可能那么好心替林氏解决危机!

  他要的不过是那一纸协议!

  林安安看着紧锁的房门,心里的愤恨无处泄,将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扫落了一地,出难听的嘈杂声。

  而这边,网络的风波平息,靳修诺如愿以偿拿回了协议书。

  靳氏总裁办公室,电话响起时,靳修诺正将尤听雨捞在怀里,准备干点坏事。

  “有事快说!”他语气不耐,一听就是欲求不满。

  尤听雨离得近,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总裁,温前又来了。”

  “这点事你都不会处理?!”

  说着他便挂了电话!

  尤听雨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想去见他一面。”她仰着头看向靳修诺。

  靳修诺蹙眉,冷了颜色,“不可以。”

  尤听雨沉默,就睁着一双眼睛看他。

  黑白分明,干净澄澈,安静如水。

  即使过了十年,靳修诺最无法拒绝的还是她这样的眼神。

  “我陪你下去。”

  听到他妥协,她嘴角微扬,忽然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踮起脚。

  粉嫩的唇在他脸颊轻轻碰了一下。

  就这短短的一瞬,靳修诺就傻了。

  外界的声音好像都消退,只剩下她的唇落在他脸上是小小的声响,只剩下他心跳的声音。

  像个毛头小孩一样,愣愣伸手捂住了那个地方。

  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尤听雨第一次亲他,却比以往任何一次唇唇相触更加让他心动。

  “尤小雨……”

  “在……”尤听雨也有些羞赧,她有点闷,但是也并不是没有胆量表示自己的心。

  “尤小雨……”

  “在……”

  “尤小雨……”

  “……你傻了?”

  “叫声老公,我马上带你下去见他。”靳修诺黑眸闪烁,一副期待而紧张的模样。

  “不要,你刚才明明已经答应了!”尤听雨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耍赖。

  靳修诺懒懒看着她,意思是,你叫或不叫随意。

  半个小时后,靳修诺脸上挂着得逞的笑,搂着满脸羞红的尤听雨出了办公室,经过秘书处的时候,惹来一堆女人的围观。

  “我敢打赌,总裁和总裁夫人刚才做坏事去了!”

  “什么坏事?”这个纯洁的疑问被一众人鄙夷。

  “还有什么坏事,当然是圈圈叉叉什么的!”

  “……”

  她们说的大声,尤听雨全部停在了耳里,很像跑过去跟她们说,他和她什么都没做!

  但是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便红着脸只当做没有听见。

  一手掐在靳修诺腰侧,用力一拧。

  “啊……”

  靳修诺出一个暧昧的低呼,一手扶在腰间,“老婆,刚才太用力了,我腰痛……”

  老婆?

  他不是只有在私下才会这样叫她吗?

  还有她就算再用力,隔着衣服也痛不到哪里去好吗?

  “夫人……欲求不满……”

  只是,当她听到耳边的议论声时,再次狠狠瞪向了靳修诺!

  刚才他的话还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尤听雨再次见到温管家,愣了一下。

  他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鬓间的已经白了一片,见他神色不对,她细声问道,“温管家,是他出了什么事?”

  温管家也因她温和的态度有些怔愣,随后脸上浮现了一丝愧疚,“小姐,难得你还这么客气地对我。”

  “温管家照顾了我七年,我心里很感激的。”

  听到这,温管家也想起了那段无忧的日子,少爷他……

  想到薄千翼,温管家叹了口气,“小姐,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温管家尽管说。”

  “回去看一下少爷吧……大少爷病逝,少爷去参加完葬礼后便一直将自己锁在家里,哪里都不去,神色颓废,身体也越来越差……”

  温管家说着,红了眼眶。

  尤听雨一楞,他的哥哥去世了?

  她转眸看向靳修诺。

  “我陪你去。”靳修诺淡淡说着。

  小千和那个小女星的感好不容易有了起色,不想却被哥哥薄千羽横插一脚……前些日,小千的处境他都知道,他心里对薄千羽的想法也好不到哪里去。

  果然,薄家里,除了小千,都不是好人!

  ※※※※※※※※※※※※※※※※※※※※※※※※※※※※※※

  尤听雨走近房门,薄千翼还在昏睡着,洛文看了眼她,轻挑了眉,“你这没良心的丫头,还会回来看他?”

  “他怎么了?”

  “他身体本来就不好,之前还拼命喝酒抽烟,这下病倒了倒好,睡得天昏地暗,什么都不用想。”

  洛文说着,把空间留给了她。

  薄千翼睡得不甚安稳,好像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忽然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看了过来,“小雨……”

  尤听雨在床边蹲下来。

  这些年,大多数时候,是他在照顾她。

  现在况一下子转换过来了。

  “千翼,别这样对自己……”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熟稔,但是薄千翼却觉得少了点什么。

  “恨我吗?”他问。

  “恨过。”她回答,“但是,是我的错。”

  不该给你希望,不该那么眷恋你的好,不该当断不断。

  “我爱你,你知道吗?”薄千翼没有试过这么畅快地表达自己得想法。

  他总是害怕拒绝,害怕失去,所以什么都藏得极深。

  尤听雨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怔,许久才笑开,“千翼,我知道了。”

  知道了,不代表就能回应。

  这句没说出的话,薄千翼懂,他嘴角的弧度蔓延着苦涩的味道。

  门外,靳修诺和温管家大眼瞪小眼。

  “靳少,你这么防备少爷,难道对尤小姐不放心?”温管家轻飘飘说着。

  “这与你何干,能用到她亲人威胁她,人老了也越卑鄙。”靳修诺尊老,但是对为老不尊的人,他一向没好脸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