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偏执爱:你们这次来莫不是逼婚?(1/2)

加入书签

  靳修诺人生中有过一次耻辱,便是在八年前生日那天,被这群兄弟算计下药,送到了一个女人身边!

  一夜后,他落荒而逃。

  第一次对自作主张的两个好友脾气旆!

  现在风少城忽然提起这件事,他是心慌的,这件事不能让尤小雨知道……

  “什么那个女人?我说的是小听雨啊!”风少城也被他弄得一头雾水窠。

  当年他们看不过尤听雨那么快有了新欢,再看他苦的脸,便决定给他一份大礼,谁知道第二天他便朝着他们大脾气。

  他们还以为两人已经说清楚了……

  说的就是小听雨……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

  靳修诺全身都僵立,眸里尽是不可置信。

  方泽才这也才看出了点什么。

  “修诺,你该不会一直不知道,当年那个女人是尤听雨吧?”

  靳修诺忽然举拳,就往风少城脸上招呼!

  风少城莫名受了一拳,也恼怒了,“你什么疯?!”

  “我什么疯?”靳修诺轻嘲着,错过他往门外走。

  他的确是疯了……

  当年造就她所有悲惨经历的人,是他自己!

  亏他还扬,要将那人挫骨扬灰。

  房门狠狠被合上,风少城摸了摸溢出血迹的嘴角,眉头皱的死紧,“阿泽,你跟我说说,到底生了什么事?”

  方泽才将前后的事一联系起来,面色有些冷凝,“阿城,当年的事可能事我们做错了……”

  果然,横插别人感的事,反而会适得其反。

  当初那件事后,靳修诺还试过在靳振豪的强权下逃回国。

  他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他被送回m国时的神。

  他说,她有了别的男人,有了别人的孩子……

  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修诺当初并不知道他口中的男人是他自己,孩子……也是他的。

  靳修诺心里的慌乱和恐惧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

  他等在女卫生间门口,不管来来往往浓妆艳抹女人的眼光。

  林安安捋着头出来,注意到了他的身影,马上粘了过去。

  “修诺,你怎么在这里?”

  靳修诺抬眸看了她一眼,嫌恶地启唇,“滚开!”

  那丝毫不留面的话,让路过的女人都诧异地投来了视线,看到林安安时都露出了鄙夷的神。

  “靳修诺,你会后悔的!”

  林安安留下一句话,就蹬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离去。

  尤听雨一出门,便被他拥进了怀里。

  她被他弄得一头雾水,“靳修诺,你怎么了?”

  “我们回去吧?”靳修诺的语气有些奇怪,尤听雨没有再细问。

  “可是风……”

  “别提他们。”靳修诺打断她的话,黑眸暗沉。

  出了门口,靳修诺依旧眉头紧锁,仿佛有些烦躁。

  尤听雨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定定看着他,“到底生了什么事?你和他们吵架了?”

  靳修诺停在原地,回过头来看她,目光灼灼,“没事。”

  明明就没有任何说服力,尤听雨暗叹一声,“你骗人……”

  “以后我再跟你说,好不好?”

  这么温和,这么好说话的靳修诺,总是让尤听雨没有任何免疫力。

  “好……”

  一路上,靳修诺都沉默着,尤听雨时不时看他一眼,总觉得事有些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回到靳家,于潇脸色凝重在一边等着,尤听雨一看便想先回了房。

  靳修诺却牢牢牵着她的手,看向于潇,“说吧。”

  于潇惊愕地扫了眼尤听雨,“靳五不见了,看来是早就设好了局。”

  靳修诺眼神射出一道危险的光,“别让他乱来了。”

  于潇点头,神色犹豫,“靳总,你要调查的事,我都你邮箱了……”

  靳修诺讳莫如深地点头,“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

  尤听雨见他这么提防着靳五,有些奇怪。

  “他怎么了?”

  “不安分了,得让人看着。”靳修诺幽幽说着。

  这一晚,靳修诺赖在她床上,死活不肯撤离。

  尤听雨站在床边,无奈地看着他,“那我走……”

  靳修诺从床上跃起,拽过她的手,往床上带,将她搂在了怀里。

  “谁都别走,就这样睡……”

  如同小孩子的撒娇的语气,让尤听雨抵抗不了,干脆就任由他抱着。

  虽然她就在他身边,他却依旧没有踏实感,好像随时会离开他。

  “你今天有些奇怪……”

  尤听雨背后是他滚烫的温度,心跳有些不正常,自然也睡不着。

  “嗯……”

  只得了一个慵懒的鼻音,尤听雨不满了,正想说些什么,他已经开口,“尤小雨,问你个问题。”

  “嗯……”她学着他轻应着。

  “如果,我做错了一件很大很大的错事,你能原谅我吗?”

  尤听雨蹙眉,直接回答,“不知道。”

  假设的事,她从来都不会思考,太多的因素会影响她的决定。

  她转念一想,拧过头问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尤小雨,还记得你给我送的苹果吗?”

  他忽然换了种语气,尤听雨的思维很快被带开,“你住院时我送给你的那个?”

  “嗯……”

  “你把他怎么了?”她是有些好奇,他忽然提起这个。

  昏暗中,她看不到他的脸色,但是她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掌心出了些汗。

  “烂了……”靳修诺囧囧地吐出两个字。

  他将苹果从医院带回家,经常想一口一口吃掉,却又舍不得,唯有供在桌上看着,后来苹果皮开始皱了,他着急了,把苹果放进了冰箱,可是冰箱也阻止不了它走向灭亡的路……

  最终被女佣收拾东西的时候扔进了垃圾桶,那时他还大脾气一顿,将女佣都赶走了……

  后来,他还会惦记这那个苹果,那可是她第一次给他送的礼物呢。

  尤听雨愣愣地听着他说起一个苹果的故事,忽然爆了大笑,在他怀里笑得一抖一抖的。

  靳修诺低头看着笑得像个小神经病一样的人,嘴角也勾了起来。

  但是尤听雨的话,却让他嘴角僵硬了。

  “我想告诉你,那个苹果是风少城进门前塞到我手里的……”

  尤听雨说完,依旧乐不可支。

  她没告诉他,本来想送给他的那个苹果,也烂了……

  一直想着怎么送出去,到后来,也没拿出手。

  靳修诺帮她顺着气,等她笑完以后,才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到你说了……”

  尤听雨愣住,“说什么?”

  “出国前。”靳修诺提醒着,傲娇地撇过头,如果此时有灯光,她能看到他脸上浮起的红晕。

  尤听雨忽然安静下来,“被碾坏了。”

  靳修诺听到她声音带着哭腔,一楞,手指抹过她眼睛,才现湿湿的。

  尤听雨有些委屈,声音断断续续,“我跑着,去追你,苹果被车碾坏了……字也没看到,你就不见了……”

  提到这件事,她依旧会遗憾,伤感,特别是此时靳修诺又在身边,那种委屈更是席卷而来。

  <

  靳修诺瞳孔一缩,而后眉眼都笑开,“傻丫头……”

  那语气带着宠溺和欣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