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偏执爱:不脏尤小雨很干净(1/2)

加入书签

  靳修诺此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她一仰头就对上了他沉郁黑漆的凤眸,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他步步逼近,直至将她压在墙壁上,甚至抬手将她的下颌抬起,视线就那么炙热地锁在她唇上。

  “我想吻你……旆”

  薄唇启合,说出的话让尤听雨脸上红白交错窠。

  双手忍不住抵在了他胸前,死死咬住自己的唇。

  “别怕……”他声音带着让她心惊的磁性,诱哄般在耳边响起。

  他身上环绕着淡淡的香气,还有沐浴过后的温度,让她莫名安心。

  他唇贴上她时,她好像被点击了一般,酥麻的感觉从唇上开始蔓延,直至心脏,直至脑部。

  起初,他格外地温柔,好像要帮她洗去某种不愉快的记忆。

  到后来,再也抑制不住急速窜起的邪火,身躯紧贴着她。

  耳边传来脚步声,尤听雨迷醉在他的吻里听不到,只觉得身体一带,再睁眼已经在客房里。

  他依旧霸占这她的唇不肯松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渐渐感到窒息,他才将她放开,“感觉如何?”

  尤听雨脸上红晕更深,他竟然还来问她?!

  她咬唇想要说些什么,门却被猛地推开,殷以凉的脸探了进来!

  她一看到房里气氛有异,马上露出了八卦加暧昧的笑,“你们……”

  随后马上想起了什么,正儿八经地进门将尤听雨一拉,就这么光明正大从靳修诺面前离开。

  “听雨姐,我们要远离禽兽!”

  尤听雨瞪大眼睛,一愣一愣地,目光触及靳修诺僵硬的嘴角,忽然也抑制不住地笑开。

  靳修诺对殷以凉恨得牙痒痒的,但是眸里的笑意却很浓。

  靳修诺和尤听雨并没有留多久,第二天便离去了。

  车里,尤听雨侧目看着靳修诺和薄千丞耍嘴皮子,总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什么是妻奴。

  那占有欲让人震惊的同时,难免有些艳羡。

  车子动,靳修诺转眸看到她愣怔的视线,遂凑了过来,黑眸熠熠,“尤小雨,你在羡慕什么?我也可以对你很好。”

  尤听雨慌忙移开视线,“靳修诺,我们之间,不一样。”

  他和她之间,有太多的隔阂,不是他要不起她,而是她配不上他。

  那股自卑深深地潜藏在她心里,一触碰就会痛。

  他们之间,没有可能了。

  “哪里不一样?”靳修诺面无表,逼问着。

  尤听雨开不了口,抿唇保持沉默。

  靳修诺看她固执地小模样,心里叹了口气,车里得气氛一下子变得怪异。

  回到靳家,已经是下午。

  在客厅,尤听雨不知所措地站着,“靳修诺,我不要住在这里。”

  靳修诺回头看她,眼神坚定,“你已经是靳家的人,这一点,你忘了吗?”

  靳家的人……

  “那也是你父亲的人,你的后母……”她的声音很小,却还是成功地激怒了靳修诺。

  这一点是他不可触摸的逆鳞,她知道,却还是提起了。

  “我不承认的关系,谁敢套在你身上?”他压着怒火,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你像得到的也得到了,为什么不让我走?”她目光灼灼,丝毫不示弱。

  靳修诺走前几步,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嘴角轻嘲,“你说我得到了什么?”

  “我的身体。”她木然地说着。

  倒是靳修诺愣住了。

  “你以为,这是我想得到了?嗯?”

  “要不然呢?”

  靳修诺忽然轻笑,凤眸带着一丝邪恶的意味,“既然你都这么认为,那么我还没要够你之前,你是不是就不走了?”

  尤听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愣在那里无法反驳。

  直到回了房间,她才后知后觉,自己被绕进了一个怪圈。

  她脸上羞恼一片,却拿他没办法。

  靳修诺想起尤听雨无措的可爱样子,凤眸微挑,显然是心极好。

  靳五进门,正好看到他这样子。

  顿时眼里闪过了一道阴狠的光芒。

  “靳五,你总算还会回来,我以为老头子不在了,你也无心靳家了。”

  靳修诺凝着他,黑眸里晦暗不明。

  “少爷,靳五对靳家忠心耿耿,从前是,以后也是,我这段时间不过是处理一些老爷曾经交代过的事。”

  “哦,老头子竟还给你留了任务……”

  靳五也心思直,也不揣测他话里的意思,“少爷,没什么事吩咐的话,我先下去了。”

  “等一下。”靳修诺缓缓开口。

  身后的于潇看懂了他的意思,走出客厅,半晌才带着几个人走进来。

  靳五一看到中间那个人,便面色一凝,“少爷,你这是做什么?”

  “靳五,老头子得了胃癌,这件事,我从来不知道……我倒是好奇你们瞒着我做什么?”

  “老爷不想少爷担心罢了。”靳五知道隐瞒不了,干脆直接承认。

  “是么……”靳修诺幽幽说着,“那么新婚那晚,你在哪里?老头子的保镖又为什么忽然调离?”

  “这是老爷的安排,我无从得知。”靳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