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偏执爱:就这么迫不及待扑进继子的怀里?(1/2)

加入书签

  尤听雨眼睛干涩得厉害,生疼生疼的,“我不值得。”

  他的父亲拂袖离去,民警再次将他们各自押回了审问室。

  刚才白晴晴只是口头作证,并没有录口供,现在尤听雨再次面临着新的一轮审讯妲。

  “尤听雨,靳振豪死亡当晚,你的身为他的新娘,是否了解当时的况?窀”

  对面的男人依旧很有耐心地询问着。

  “人不是我杀的。”她低低出声,嗓音给外沙哑。

  那人愣了一下,继续问道:“请将当时的形事无巨细说一遍。”

  “他是自杀,千翼也是无辜的。”她没有看对面的人,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让人无法揣测真假。

  “尤听雨,请配合我们的审讯!”那人皱眉,似有些恼怒,激动得站了起来。

  此时门被打开,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附在那人的耳朵上,轻声说了句什么。

  接着,尤听雨便看到审讯室被清空出来。

  进来的人是靳修诺。

  他还是来了。

  尤听雨双手在膝上紧紧扣在一起,骨节白,眼眸不敢看他,她身上背负着一条生命。

  尽管不过是她亲手犯下的罪,但是不可否认,靳振豪是因为她才这么做的。

  可是为什么?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想起他死之前的话,尤听雨打心底里寒,指甲直接掐进了掌心里,丝丝鲜血沁了出来,她却似无所觉。

  “尤小雨,开口说话。”靳修诺绕过了审讯桌,来到了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在她身上投下一个暗影。

  背光,她更加看不清他的表,只觉得,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身上那股冷厉隔绝的气息,让人生畏。

  她瑟缩了一下,嘴唇颤抖,那一幕对她来说,依旧无比震撼。

  靳修诺不耐烦她的沉默,面无表地伸出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没有什么想说的?”

  杀人,以她的胆子,更本不可能下手……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底存在的那份期待是那么殷切。

  尤听雨的下颌被捏的生疼,“我说,是他自杀,你信不信?”

  靳修诺一个用力竟将她提了起来,将她压在了一面墙上,那紧绷的面部肌肉,让她能感受到他起伏的绪。

  慑人的气息迎面而来,她感觉呼吸困难,脑中的晕眩不断袭来,眼前一黑,就闭上了眼眸。

  靳修诺看着软到在怀里的女人,心里微微慌乱,紧绷的绪依旧得不到缓解。

  ※※※

  尤听雨不知道靳修诺做了什么,她醒来时是在靳家,这个房间,她认得。

  只是那肆意撒泼的鲜血已经被处理干净。

  尤听雨神色慌乱,从床上爬下来,脑中回放着那惊悚的一幕,顿觉得靳振豪临死前那双眼眸依旧在瞪着她。

  她脚步不稳,往门外走去,只是门好像被锁住了。

  无论她怎么拍门,叫喊都没有人来给她开门。

  她捂着耳朵,瘦削的身子顺着门滑了下来。

  光线渐暗,她甚至没有将灯打开,她睁着眼睛,一夜又过去了。

  身体感觉轻飘飘的,整个人好像在灼烧一般,这样的温度,让她感觉不到这个冬天寒冷。

  门被人推开,她被那力道撞在了地板上。

  是一个佣人,她看着地上的尤听雨,眼里带着不屑。

  尤听雨换上了一身黑,小脸尖尖,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削不堪。

  殡仪馆。

  灵堂上,靳振豪那张巨大的黑白照,好像带着嘲讽,直勾勾盯着她。

  她身边就是靳修诺,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他让她以靳家主母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仪式已经结束,灵堂上,人几乎散尽。

  “对不起。”

  尤听雨的声音很沙哑,双目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