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偏执爱:哪里是她可爱的抱枕那分明是一个男人(1/2)

加入书签

  “帮我”

  尤听雨愣愣的张嘴,下意识想抽回手。

  “听话窀”

  他黑眸晕染着一种奇异的色彩,她竟然舍不得拒绝他的要求妲

  “唔”

  当靳修诺一声低哼,喘着粗气将尤听雨紧紧抱住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如果这个时候,风少城和方泽才在的话,一定会大跌眼镜。

  靳修诺竟然在一个女人手里释放了

  要知道,两人曾给他找过无数的女人,都不曾引起他的反应,让他们直呼他不举。

  靳修诺从来都不是重欲之人,但是此时却感觉到自己对她,是那么的渴望。

  小嘴红肿微张,大大的眼眸带着不知所措和惊讶,领口处因为刚才而微微松开,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一片春光。

  他咽了一下喉咙,感觉那股火再次燃烧

  尤听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等注意到他眼眸再次变得虎视眈眈后,心急了:“要来你自己来,我的手累了!”

  一句话,让靳修诺一楞,随后忍不住勾了一下唇,“尤小雨,你这样算出轨!”

  尤听雨被他的话弄得羞恼,“我是被逼的。”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

  他挑眉,邪气魅惑,殷红的唇,让她想起方才唇唇相贴触电般的感觉。

  她抿了一下唇,眼神慌乱,又有些莫名的欣喜。

  她从他身上站了起来,还将手在他衣服上擦了一下。

  那孩子气的动作,让靳修诺的心渐渐好转。

  结婚了又如何,他想要的人,一定会得到的!

  只是,一想到,刚才她那样娇媚的摸样也曾被别的男人看过,他便恼火,至于恼的是谁,他也说不清。

  恼他自己,回来得太晚。

  恼她,爱上了别人。

  “你走吧!”尤听雨蹙眉看着他,指着门口的方向。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搬出来住。”

  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夫妻不和?

  这一点,让靳修诺耿耿于怀。

  “这些与你无关。”

  靳修诺慢悠悠地站起身,他比她高出很多,两人站的又很近。

  他身上的气息就萦绕在她鼻尖,让她后退了一步。

  靳修诺知道她固执的性子,并没有再开口。

  他要一步一步地来,将她彻底掌握在手心,谁都不能抢走。

  在国外这么多年,他压抑着自己所有的心思,但是回国后,那些曾经压抑过的相思和回忆喷涌而来,好似要将他溺毙。

  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

  是的,她是他永远无法剔除的执念。

  ※※※※※※※※※※※※※※※※※※※※※※※※※※※※※※

  隔壁一套公寓,靳修诺拨出了一个号码后,换下了湿黏的衣服,冲洗了一番。

  于潇的办事速度很快,他才出来,便接到了电话。

  “靳少,你要我查的资料,我已经到了你邮箱”

  “嗯。”靳修诺擦拭头的动作停住,转身坐到了沙上,打开了电脑。

  那边,于潇的声音继续传来,“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我查到的资料有一段空白,好像被人刻意隐去了。”

  靳修诺微眯着眸,瞳孔射出一抹利光,“什么时候的事?”

  “八年前,尤听雨大学入学那段时间”

  “那就给我继续查,我想知道确认是谁做的。”

  挂了电话,靳修诺打开了一份文件。

  他用两个小时去看了这份文档,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字。

  好啊,这丫头,又骗了他!

  他嘴角挑起一个邪魅的笑,缓缓站起了身,进了一趟浴室后,他本来已经干的差不多的头,再次变得湿漉漉。

  几步跨到门口,推门走了出去。

  靳修诺已经走了好久,尤听雨却还在客厅里站着呆。

  脑袋放空,手掌心还有些火辣辣的。

  她怎么做了这么羞人的事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将刚才的记忆瞬间抹去,心里在暗示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生过

  跑进浴室里,洗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正在此时,门铃声传来。

  她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了出去。

  靳修诺那张邪肆的俊脸马上出现在眼前。

  她倏然收回视线,重新不会了客厅。

  门铃声一直不断,她觉得烦躁,又回到了门口,再次看了出去。

  靳修诺光裸这上身,只要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他身后刚好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走过,投来怪异的眼光。

  靳修诺却没羞没躁。

  她一个急之下,便打开了门。

  她的视线只能停留在他脸上,“靳修诺,你闹够了没有。”

  “我只想借一下电吹风”靳修诺无辜地眨眼。

  尤听雨看了眼他湿漉漉的头,上面还在滴水,水珠落在他的肩膀和胸膛上,顺着遒结的肌肉滑下。

  她的视线,也忍不住随着水珠落下。

  “看够了吗?”

  “嗯。”尤听雨下意识接了过去,眼角瞥到又有人靠近,她便一手拉着他进了门。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

  她进了房间,蹲在柜子边上找了一下,她平常都不怎么用,所以自己也忘了放哪里。

  等她找到吹风筒起身时,由于用力过猛,脑袋晕了一下,一条长臂马上扶在她腰间。

  “我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么?”尤听雨等那阵晕眩过后,才淡淡推开他的手掌。

  “等不到,我便来了。”

  靳修诺目光炯炯,让她逃无可逃。

  “给你。”

  她将吹风筒塞进他的手里。

  靳修诺倒是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坐在床边找了个插座便直接吹起头来。

  尤听雨看得好气又好笑,却又拿他没办法。

  很多年以前开始,她就一直拿他没办法。

  半晌,靳修诺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尤听雨年少时被他奴役惯了,这下又不自主地走了过去,水眸直勾勾凝着他。

  就是这样的眼神,毫无防备,天真纯美,最初的那一眼,就已经将她的心盗走。

  靳修诺的目光太过灼热,尤听雨不自在地转了方向,“不说我走了。”

  说完,又现自己说得不对劲,这里是她的房间。

  于是,再次开口,“还是你走吧”

  极力许诺被她逗得笑,心愈好了起来。

  他一手移开了电吹风,一手将她捞进怀里。

  尤听雨想到刚才客厅里的一幕,急了,“你敢乱来,我,我以后不让你进门!”

  “呵”

  靳修诺轻笑。

  下一刻,一股温暖的风吹拂到她头上。

  他的掌穿过她的丝,轻微的痒痒的感觉,透过头皮传达到了心里。

  他在帮她吹头

  懂事以来,从来没有人为她做过这样的事

  她不语,乖巧地倚在他怀里。

  靳修诺在她后脑勺的地方摸到了一个伤痕,有些心疼,该有多疼啊

  他想起了她诊断上的选择性失忆,她忘掉的又是什么样的记忆呢

  等丝都半干了以后,靳修诺才关了电吹风。

  尤听雨说出的那句话,让他差点想掐死她。

  “靳修诺,你好像我妈妈”

  小脸带着几分怀念,她在想她的母亲。

  靳修诺将电吹风放到了一边,大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