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偏执爱:那个女孩她还好吗(1/2)

加入书签

  门一合上,他便靠在了墙上,脸色有些青,嘴唇也开始失色。

  这个身体真是没用,才熬夜一宿就撑不了了。

  嘴角勾勒着自嘲的笑,眼里尽是无奈妲。

  温管家早已经注意了薄千翼的身体状况,看到他这副模样马上上前扶着他,“少爷,回访休息吧。”

  薄千翼顺从地将重量放在温管家身上窀。

  现在不是他逞强的时候。

  “让冯嫂看着,别让她出门。”

  “好的,少爷。”

  尤听雨看着消失在房门的身影,将手中的碗放下,眼眸变得木然,转而掀开了被子,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疼痛牵扯着她的神经,在门口,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刚刚她就注意到了薄千翼眼底的青黑色,恐怕是为她熬夜了吧。

  他身体并不是很好,如今为了她就更加不懂照料自己。

  尤听雨停下了脚步。

  待薄千翼和温管家走远了以后,她才呆滞地移动身子,换了一身浅粉色的裙子。

  温管家还没有派人看着她,她要出去一趟。

  地上被清理干净,一切都好像没有生一样。

  走出门外的时候,冯嫂看到她忙上前:“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尤听雨温婉一笑,“我出去办点事。”

  冯嫂觉得那笑容有些怪异,却没有多想,以为她恢复了正常,“脚上都受了伤,现在怎么就起身了,还是先休息吧。”

  “不用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说着已经穿好鞋子往门外走。

  冯嫂看着她这模样不好说些什么,赶紧去找了温管家。

  尤听雨开着车从车库走出来,红色甲壳虫,那是薄千翼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极少开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她只是想到处走走。

  双脚的伤痕经过这样的折磨已经沁出了鲜血,整个鞋子里都是湿润的。

  可是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了一般。

  车子驶出温家别墅时,温管家才从客厅追了出来,只来得及看见远去的车的影子。

  他看了眼二楼的方向,这个时候去找少爷说不准又会让少爷不管不顾跟上去。

  他想了想,自己拿着车钥匙往车库走。

  尤听雨很少开车,如今这么快的速度更是从未挑战过的。

  后视镜中,看到温管家驱车跟着,她下意识就加速,一溜烟将温管家的车甩在了身后,所幸这段路没有很多车。

  但是来到市区,车子就多了起来。

  尤听雨开着车横冲直撞的,惹来喇叭声阵阵,尤听雨太阳穴突突跳动,带着拉扯般的剧痛。

  她伸手使劲儿按了一下,眼前似乎出现了重影,耳边充斥着鸣笛声,“好吵”

  清脆的声音中在车中响起,带着不耐和烦躁。

  顾不上红灯,车子不觉加速,仿佛这样能够让她逃离那个嘈杂的世界。

  待看清前方巨大的影子时,她蓦地刹车!

  “砰--”但是车子还是在车道上滑行,撞了上去!

  卡车被撞得陷进去一个凹形。

  而车里的尤听雨,双手下垂,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美丽的猫眼无力地眨了一下,她的世界,终于要安静了么

  这样也好,永远,永远不用面对那段肮脏的过去

  k市中心医院,靳修诺脚步飞快,一路询问着靳五,“怎么忽然就住院了?”

  “是老毛病,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靳修诺听罢,皱了一下眉,不再说些什么。

  忽然身后传来嘈杂声,是急救的伤者。

  靳修诺看了眼,便转移了视线,心口处闷闷的,让他心也很烦躁。

  一间独立的病房里,靳振豪已经醒来,周围是两位资深医生,见到靳修诺进来,朝着靳振豪点了点头便收起文件走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熟悉集团的业务么?”靳振豪脸无喜色,反倒带着责怪。

  靳修诺倒是习惯了这张冷脸,语中带着几分怪异,“你太小看你儿子了。”

  “m国毕竟和国内况不同,别把你在m国的那套用在靳氏。”

  靳修诺嗤笑,果然,靳振豪心中最重要的还是靳氏集团。

  “既然你没事,我要回靳氏了。”

  靳振豪闭目,不再说话。

  靳五看着两父子着怪异的相处方式,心中只有无奈。

  都是固执的人啊。

  急救室门口,薄千翼眉头紧锁,尤听雨躺在里面命在旦夕,他却什么都帮不上。

  尤听雨血型稀有,医院血库只有四百毫升,离手术需要的还相差甚远。

  k市的血液中心和市内各医院都联系过了,得到的答复很不乐观。

  多等一分钟对尤听雨来说都是多一分危险。

  靳修诺从靳振豪的房间走出的时候,医院的广播不断循环播放着:“现有一名生命垂危的病人需要rh阴性a型血,请拥有该血型的群众听到广播后到医院血液中心……”

  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脑中浮现了一些画面,深邃的黑眸忽而漾开了一丝温暖,随手抓住了一个护士,“血液中心在哪里?”

  护士怔了一下,看清了靳修诺的容貌后,脸上一片通红,听到他找血液中心,便联想到医院的广播,神色一紧,道:“先生,请随我来。”

  血液中心里有很多赶来献血的人,但是护士们脸上的神色依旧凝重,嘴里还解释着普通a型血和rh阴性a型血的差别。

  薄千翼坐立不安,终是跑到了血液中心,陆续有人进出,输血室里只有几名护士和一名年轻男子。

  他容貌堪称俊美,带着几分邪魅,他双目闭着,靠在椅背上,看着有几分眼熟。

  靳修诺,多年不见,他有点认不出了。

  薄千翼舒了口气,是来献血的吧。

  座位上的靳修诺忽然睁眼,看了空空如也的输血室,问道:“病人需要多少毫升?”

  护士反射性地答道:“600毫升。”

  “再抽两百毫升吧。”

  这下小/护/士急了,“不行,这不符合规定。”

  黑眸定定凝着她,无形中散着迫人的气势,“规矩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这里符合血型的人只有他一个,如果再等下去还不知道病人会生什么事。

  护士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她不能做决定,终是唤人去请示过了,才抽取了靳修诺六百毫升的血液。

  这一切薄千翼都看在眼里,他倒是想不到那桀骜不驯的靳氏继承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车内,靳修诺看着左臂贴着的ok绷,右手隔着衬衫在腹部抚了一下,那里有着一道凸起的疤痕。

  久远的记忆一下子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他双眸变得悠远。

  换到多年以前,躺在急救室里的是他,而躺在输血室的,是那个放在心尖上的女孩。

  这件事,他是好晚以后才知道的。

  那时在m国,风少城那家伙一看到他流血便大惊小怪,修诺,你们这血型还真是危险,不小心割到手指都是一种浪费!

  当时,他只是淡淡地应了句,我们?

  就是小听雨啊!你该不会是忘了吧?怎么说都是

  他没有注意到风少城暧/昧的目光,却永远记得那时候他的心,她的血液在他的身体里流淌,这种感觉让他身体的血液开始沸腾。

  于是,不顾一切回国

  也是,最后一次见她

  她身边有了别人,有了别人的孩子

  而如今,那个女孩,她还好吗?

  一想到那张青涩纯美的脸,她怯生生地看着他时眼里闪烁的光泽,他的心脏便控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