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偏执爱:时光从来都残酷(1/2)

加入书签

  黑色的短碎张扬着,一张年轻俊美的脸紧绷着,黑色的眸此时充满怒气。

  尤听雨愣住了。

  几度试图遗忘的脸,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妲。

  “靳修诺!”尤听雨脱口喊道窀。

  心里更是慌成一团,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出国留学了么?

  “才上大学,心就野了?!”

  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腕,好像要生生折断!

  尤听雨咬着牙看着他,“我的事与你无关!”

  靳修诺被堵得火焰更盛,“尤小雨!你敢再说一遍?!”

  “我说,我的事与你无关!”尤听雨一字一句重复着。

  要是以前,尤听雨绝对不敢反抗他,但是现在她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靳修诺这时反倒冷静了下来,目光沉沉,语带嘲讽,“尤小雨,这么有出息,有了孩子怎么不敢要?!那个该死的男人难道就只会让你进药店?!尤小雨,你他/妈地就这么下贱?!”

  “啪--”一巴掌扇到了靳修诺脸上。

  尤听雨举着手愣在那里,嘴唇颤抖着,眼睛也通红,以前的靳修诺尽管毒舌霸道,却不会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她收回手,静静地凝向靳修诺,“我就是这样的人。”

  靳修诺瞳仁颤了一下,良久低哼了一声,擦拭了一下嘴角,转身离开。

  不顾一切地跑回国,没想到面对的却是这样的场景。

  十八岁时,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她,直至现在。

  他那么小心翼翼地在她面前掩藏自己的心思,唯有那次

  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回应。

  她一定是不屑跟他这样的人来往。

  从来都是自信狂傲的他,在她面前第一次失去了信心。

  尤听雨看着那个背影,眼里却抑制不住涌出了眼泪,大颗大颗地,好像想要冲刷掉他们之间的一切。

  ※※※

  回到宿舍,尤听雨再次将自己反锁在厕所里,如提线木偶一般从一个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盒药物,米非司铜片。

  不要怪她无,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尤听雨的手覆在自己的腹部上,脸上的表冰冷决绝。

  连开水都不用,就这样将药片塞进了嘴里。

  她仅知道的服药流产概念都是从网上查来的,真正服下药之后,她变得惴惴不安。

  连走在路上都显得深色慌张,恍若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在她的腹部,所有人都知晓她竭力隐藏的秘密。

  是夜,尤听雨做了一个梦,泛黄的记忆却依旧清晰。

  梦里有一张张扬邪气的脸,还有她唇边的微笑。

  醒来的时候,尤听雨眼睛是湿润的,她伸手一抹,连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为什么会想起那个人。

  这个秘密曝光的时候,是三天后。

  尤听雨正在上课,她的头脑变得昏沉,腹部也坠痛着,感觉下腹有一股热流涌出,眼前一黑就这么晕倒在了课室里。

  从那天起,尤听雨便没有在出现在c大。

  虽然学校没有公布什么消息,但是谣依旧渐渐在学校里传遍。

  k大美女新生课堂晕倒,下身又流血,是人都会往某个方向想。

  再加上舍友的反应,大家纷纷应该是怀孕数月了。

  原来众人心目中的女神竟是这般不堪,才入学就闹出了这样的事。

  只是当事者不再出现,他们也只是在嘴皮子上说说而已,这件事很快便淡出了他们的世界。

  但是对于尤听雨来说,她的生活已经不可能恢复到最初的单纯快乐。

  那天,她被送到医院,查出有孕两个月,甚至私自服用了打胎药之后,尤荣和莫雅莲就把她接回了家。

  “那个人是谁?”暴怒的尤荣一巴掌扇了过来,尤听雨被打得倾倒在一边,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只是,她脸上的表依旧没有多大变化,“不知道。”

  干涸的喉咙让她的声音也变得嘶哑。

  尤荣只当她是在护着那个男人,迈近了几步,若不是莫雅莲伸手拉着他,可能她还要挨几个巴掌。

  莫雅莲将她扶起,安慰着:“这几天先歇着,等身体好些了,阿姨再陪你去医院。”

  尤听雨面无表地推开她的手,走回自己的房间。

  身后尤荣见此怒火更甚:“不说出那人是谁就别想再踏出这里半步!”

  于是,尤听雨被关了起来,一日三餐都是莫雅莲送进来的,她连个联络外界的工具都没有。

  她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房间的灯没有开,她感觉自己被冰冷的黑色包围着。

  这种感觉不好,她啪得开了床头灯,得到了的只是昏暗的光线,她又爬了起来,将房间所有的灯都开了。

  然后才卷起床单,蜷缩在床脚里,双手把自己抱得死紧,好像这样就不会受到伤害。

  她去过医院,看过去堕胎的人,从手术室出来后惨白落魄的脸。

  她害怕。

  她害怕自己也成为了刽子手,也害怕冰冷的器械伸进自己体内。

  恍恍惚惚,从梦中醒来,一片光明。这是第几天了。

  尤听雨忽然推开窗户,从二楼看下去,这里的风景依旧没有变,变得只有她。

  窗帘被扯下,连着床单打了一个死结,再栓在床柱上。

  顺着窗帘和床单结成的绳索往下爬。

  两年前,靳修诺教过她,但是她从来没有践行过。

  她才将自己整个人吊在窗外,房门便被打开了,是莫雅莲。

  尤听雨手一抖,往下滑了一小段,她一咬牙决定继续往下。

  可是她分明感觉到窗帘猛地顿了一下,不好的预感袭来,窗帘那头松动了,她倏地直线往下落。

  “啊--小雨!”她听到莫莲雅尖利的叫声。

  随后尤听雨所有的感觉只剩下疼痛,腹部好像有一把刀,不断地搅动

  ※※※※※※※※※※※※※※※※※※※※※※※※※※※※※※※※※※※※

  四年后。

  k市国际机场。

  此时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每个人都瞪着眼看着出口的方向,仿佛害怕会错过什么珍贵的报一样。

  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而出,最显眼的莫过于披着黑色长风衣的高大男子。

  记者们像闻到了腥味的苍蝇顿时蠢蠢欲动。

  男子带着黑色的墨镜,纵然遮挡了部分容貌,但是记者们哪个不是火眼金睛,靳氏集团的继承人,靳修诺回国的日子,他们岂会错失挖独家新闻的机会?

  靳修诺早料到老头子会将他回国的消息布,所以见到蜂拥而来的记者没有丝毫惊讶,只是眉间那丝波澜显示他的心并不好。

  “靳少回国是否要马上接手靳氏集团?难道是集团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靳少,在m国历练十年,不知道可否说一下回国的感想?”

  “听闻靳林两家关系甚好,是否有联姻的打算?”

  记者们连珠炮弹似的问题直逼而来。

  于潇从靳修诺身后步出,挡在了他前面。

  闪光灯不断,尖刻的问更是让靳修诺不悦,薄唇抿了抿,不一,却给人以无形的压迫。

  相对于几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现在的靳修诺浑身散着邪魅和危险的气息。

  等候在车边的靳五见到两人,忙上前道:“少爷,老爷命我来接你。”

  靳修诺将墨镜取下,黑色的瞳孔深邃如潭,掠过准备靠近的几个记者,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被他视线扫过的几人,愣是没有再追上来,愣在原地,失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