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偏执爱:多年以前3(1/2)

加入书签

  尤听雨跟靳修诺一行人混在一起,尤荣是知道的。

  这样,正合他心意妲。

  “去吧,早点回来,别让你哥知道了。”

  尤听雨脸上露出喜悦,“嗯,谢谢爸。窀”

  她推门出去,跑到三人身边,气喘吁吁,“你们这么晚,怎么跑过来了?”

  风少城和方泽才两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靳修诺身上。

  靳修诺走前一步,低眸凝着她的脸,“想来就来了,走吧,带你去玩儿。”

  尤听雨能感觉到三人的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有异样。

  九九酒吧,不是尤听雨第一次来,但是她每次都对着合理心有余悸。

  “小听雨,跟紧点,小心被人拐了!”

  尤听雨一挺到风少城的话,便走快了几步。

  靳修诺回过头来,脚步慢下来,跟她并排,还伸手拽了一下她的马尾,“怎么摆起了臭脸?”

  尤听雨一听,不乐意了,“你要是被人半夜拉出来,你会不会摆臭脸?”

  身边有些吵闹,靳修诺听不清楚她的话,一手揽在她肩膀上,凑到了她唇边,“你说什么?”

  尤听雨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红着脸向后仰着,远离了他,“没什么。”

  四人走到一个包间,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都是靳修诺他们的朋友,她也曾见过。

  “哟,怎么这么晚才来?”

  有个男生站起来,招呼着。

  “修诺,你这样可要罚酒啊,明天都要出国,现在还让兄弟们等”

  尤听雨倏地看向靳修诺,接下来耳朵里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靳修诺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凝了过来,很快又转开了视线。

  他接过了那男生的酒杯,一口干了。

  尤听雨紧紧跟在他身后,见他忙着和别人喝酒,一直抿唇不语。

  直到有人将火引到了她身上。

  “来,小听雨,也陪哥哥一杯!”一个男生红着脸跑了过来。

  尤听雨一楞,看着递到她面前的酒杯,声音蠕蠕的,“我,我不能”

  那人是急性子,打断了她的话,“别怕,不会醉的!”

  靳修诺的手却横了过来,一把接过了酒杯。

  旁边马上响起了一片叫好声,“就是爽快!”

  尤听雨看着他的侧脸,心跳好像跳到了喉咙,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明天就要走了

  “亲一个,亲一个!”不知道谁起了个头,整个包间都齐刷刷在吆喝着:“亲一个,亲一个”

  这段日子,他们两个没有表现都有多亲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尤听雨是靳修诺的。

  靳修诺目光炯炯看了过来,尤听雨水润的眸睁得很大,全身都僵在那里,小手纠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靳修诺缓缓移开了视线,“臭小子,再喊就把你们喉咙都扯掉!”

  威胁的话,还真让周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出细碎的失望的叹息声。

  尤听雨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轻松,呼出了一口气。

  很快,包间里重新热闹起来。

  尤听雨偶尔抿一口果汁,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醉醺醺的众人。

  深夜,喧闹渐渐停歇,一股奇怪的氛围在弥漫。

  这时候的少年,总是容易伤感。

  尤听雨看着强装出笑容的少年们一个个跟靳修诺告别,离开了包间。

  当包间里只剩下他和她的时候,尤听雨拽了拽他的衣袖,“晚了,我们走吧?”

  靳修诺好像也有些醉意,他听到了她的话,侧过脸来。

  两张脸靠得很近,他呼出的气息带着酒的气息。

  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也在这瞬间,他压下了唇。

  柔软的触觉,甜甜的味道,像果冻。

  他一向不喜欢吃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但是此时却像是被诱/惑了一般。

  他轻轻吸了一下,又咬了一口。

  尤听雨怀疑自己灵魂都出窍了,就这样傻傻地睁着眼睛,看着他。

  他睫毛那么长,微微垂着,瞳孔有些迷糊,又有些认真。

  此时房门被推开,风少城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眼神里尽是错愕。

  他掏出手机对着两人,咔嚓一声。

  包间里灯光闪烁,音乐声流淌,两人并没有被打扰到。

  风少城恶作剧地看了眼手机,复又走了出去。

  靳修诺正是好奇心重的年纪,好像被这种奇妙的感觉吸引了,借着酒意,竟然伸手揽上了尤听雨的腰。

  尤听雨这才打了个颤,猛地将靳修诺推开!

  她喘着气,眼里有几分恐惧,刚才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她站起来就要往房门走去,靳修诺却拉住了她的手,低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尤小雨,对不起”

  靳修诺什么身份,她知道,要他说一句对不起,那是比上天还困难的事。

  可是,他就这么说了出来,他紧紧握着她的手腕,好像在抑制着什么。

  他步到她面前,一个包装好的盒子放到了她面前。

  “送你的,离别礼物。”

  尤听雨看着他,不接。

  靳修诺却使力抓起她的手,将盒子塞到了她手里,语气是不容反抗的强势。

  “不准不看,不准丢。”

  尤听雨感觉到他手掌传来的温度,心跳更是加速,“靳修诺,放手,我收就是了。”

  靳修诺嘴角微勾,上扬的凤眸好像闪着光,“我送你回家。”

  尤听雨不知道自己是回到家的,直到大门关上,她才猛地转身跑了出去,去追那道身影。

  她想问他,问什么忽然要出国,为什么不等到毕业

  她却忘了,现在是五月,离他毕业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他是靳家独子,注定会有不平凡的际遇,注定会离开这个地方。

  尤听雨捧着盒子,在路上奔跑,却一直没有看到他。

  她心里一急,不管红灯,便冲了过去。

  一辆车急速行驶的车,忽然冲过来,她才慌乱地往后退。

  手里的盒子因为失衡,甩了出去,被车子碾压过!

  尤听雨看着地上被碾平的礼物盒,伤心不已,内心深处觉得有什么在渐渐离她而去。

  盒子缝隙中有些苹果的渣子,他送她的是一个苹果

  那里还有一张小小的白色纸条,只是混合着苹果汁,字迹是再也看不清。

  她跪在马路上,手捧着失去了原来形状的盒子,忽然大声哭了出来。

  那歇斯底里的劲儿,好像在祭奠一段时光,一个人。

  ※※※

  尤听雨从那晚以后,便再也没有了靳修诺的消息。

  风少城和方泽才好像在生她的气,不知道什么原因。

  后来在听到他们两人的消息,是在六月,他们都没有参加高考,出国了

  她又恢复了独行者的生活,流连美术室,不去网吧,不去酒吧,不去登山

  身边的人,都用怜悯的眼光看她。

  看,灰姑娘永远是灰姑娘,过了十二点,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时光从来都残酷。

  她不知道,自己的落寞是因为他的离去,还是因为又变成了一个人。

  因为,她曾经觉得那样简单快乐,却充满新奇的时光,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可最终,她还是失去了一切,留在记忆中的画面,时常像一把尖利的刀,在她心脏上面刻字,最好相忘。

  两年,两年的时间,尤听雨从考场出来时,恍然在梦中。

  这里承载了她三年时光,可是她真正有记忆的,只有那一年。

  那几人的容貌,她依旧清晰,那段时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