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偏执爱:多年以前1(1/2)

加入书签

  十六岁,尤听雨刚上高一。

  清礼高中,那是一个贵族学校,她选择那里也是因为那里有着几乎完美的教学设备,她可以尽地画画。

  那时的尤听雨心思还很简单,笑容时常挂在嘴边,拿着画板就到处走。

  娇美的容颜吸引了许多青春热血的少年,但是,都在她呆头呆脑中被彻底忽视窀。

  那天她会出现在篮球场,只是一个意外,但是却无端停下了脚步。

  篮球场上,靳修诺,风少城,方泽才那几个风云人物在打球,那热血青春的样子吸引了她。

  铅笔挥动,几人的形象跃然纸上,特别是为的靳修诺,那霸气张扬却又略显邪气的英俊面容,让她看着都莫名脸红了。

  只是她还是新生,对这些风云人物都不了解,只道是长着养眼,球技不错的帅哥罢了。

  周边女生很吵,她画完便想走。

  未曾想,手中的素描本被疯狂涌动的女生碰掉,沿着阶梯一直往下滑,更被好事者拿到了靳修诺面前。

  靳修诺看了一眼,眸中兴趣盎然,长手扬了扬素描本,喊了声:“这是谁画的?”

  “啧啧,真不错。”风少城也抢了过去,在其他人手中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了靳修诺手中。

  周围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尤听雨看着那热汗淋漓的几人,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手中握着的铅笔,让她成为了目光聚焦点。

  她小跑着从阶梯上下来,柔顺的黑色长微微飘动,白皙的小脸纯美至极,让人不忍移开视线。

  她走到靳修诺面前,举起手,“是我的本子。”

  那是一双猫一样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很干净,没有痴迷,白皙的小脸有些紧张。

  靳修诺看着有些晃神,听到风少城那伙人出的口哨声,他才皱眉斥道:“谁允许你画的?”

  语气中颇有恼羞成怒的意味,身后又是一阵低笑声。

  尤听雨蹙眉,她喜欢画画,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想着画下来。

  不过他这么质问好像还是有理的,于是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习惯了……”

  这么说,她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她的习惯。

  靳修诺莫名有些恼火。

  “小矮子,你是新生?”

  小矮子三字一出,围观的人群爆出了一阵笑声。

  尤听雨身量本就不高,如今在一群身高一八几的男生面前,更显得娇小。

  小矮子?

  尤听雨有些反应不过来,听到嗤笑声,脸上灼烧得通红,不服地辩驳着:“我不是小矮子,我叫尤听雨。”

  这群人看着不是很好相处,都是富家子弟,她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还有,我的本子还我。”

  靳修诺嘴角邪笑,修长的手指一页页翻动,现整个本子都快画满了画,小到一片叶子,大到一片密集的建筑,还有各种式样的人。

  嘶--

  一张画纸被撕了下来,尤听雨还来不及心疼,便被接连的纸张撕裂的声音惊呆,一个素描本竟然就这么被毁去,那是她从小时候开始就保存的画,就这样被他毁去。

  啪--一个巴掌落在靳修诺脸上。

  整个体育馆的人都愣住了。

  尤听雨垫着的脚放下来,从他手中夺回素描本和被撕碎的纸张,冲出了体育馆。

  靳修诺和尤听雨的梁子就是这样结下的。

  接下来的日子,尤听雨察觉到了异样,每一个经过她的同学都对她指指点点,甚至连班上的同学也开始对她敬而远之。

  她才得知,那天她扇了一巴掌的男生,是靳修诺,人称靳少,是清礼高中的风云人物,碍着他爸是学校最大的投资者,连学校的老师都对他敬畏三分。

  她刚上高一,连朋友都没有来得及交却遇上了靳修诺这个瘟神,结果可想而知,她成了独行侠。

  在校园里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她刚开始觉得很孤独,后来便习惯了。

  幸好,她没有选择寄宿。

  尤听雨经常呆的一个地方是美术室。

  那里很安静,只有真正爱画画的人。

  可是,那天她去的时候,现一向不关门的美术室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她甚至以为锁门了,但是明显锁是开着的。

  她疑惑地走了进去。

  油彩的味道轻轻飘荡在空中,她喜欢这种感觉。

  窗台上,靳修诺半倚着墙,窗外的斜阳打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一半明媚,一半阴沉,连右边的瞳孔也在夕阳的映照下,变成了琥珀色。

  尤听雨看得有点呆了,这是很好的素材。

  靳修诺见到她一步步走来,眉眼间尽是高傲和得意的笑,“你这个小矮子,下巴还不快收拾起来?”

  尤听雨用手托了托下巴,正色道:“这里怎么就成了你的了?”

  看着尤听雨那托下巴的动作,靳修诺就愣住了,连她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楚,反而是爆了一阵大笑。

  此时的他收敛了那一身不可接近的疏远和冷傲,只是一个少年,青春张扬的少年。

  “尤小雨,我决定了,以后这个画室都归你了!”

  “我不叫尤小雨,而且,你凭什么做决定?”

  “那你叫什么?”

  “尤听雨。”她的重点其实是后面一句好么。

  靳修诺皱了一下,“从今以后你还是叫尤小雨吧。”

  尤听雨愣愣地看着他帮她做决定,蹙了蹙眉,径自走到了一边。

  她才懒得跟他计较。

  偌大的美术室,只有她瘦削的身影,纤细的手臂却轻快地挥动着画笔。

  靳修诺眸里闪过一抹惊奇,静静坐在一边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