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结局:他许下的诺宠(1/2)

加入书签

  薄千羽一步一步靠近她,带着阴冷的笑,手里的针筒直指着她!

  “啊!”殷以凉惊醒!

  听到叫声的保镖立刻推门进来妲。

  “夫人,生了什么事?窀”

  殷以凉呆呆望着两人,许久才反应过来,她被救了出来

  她摇了摇头,挥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回忆,“小薄子呢?”

  两个保镖以前跟过她,自然熟悉她对薄千丞的称呼,所以很快便答道,“总裁有些事要处理,刚刚走。”

  殷以凉点头,没有再说话。

  病房明明很大,但是她却很不自在,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依旧跟随着她!

  她想要新鲜的空气,她想要更开阔的地方

  这样想着,她从床上翻身下来,病房里走了出来,两个保镖在身后亦步亦趋地跟随着。

  忽然某一个病房里传出一声惊呼,殷以凉看到护士拿着针筒的模样,她整个人颤了一下。

  两个保镖相视一眼,身影挡在了那件病房的门口。

  殷以凉的脚步忽然加快,好像背后有什么魔鬼在追逐着她一样!

  两位保镖小跑着跟上。

  没想到他们的行为却愈刺激着她,加深了她的恐惧。

  保镖也意识到了,停止了追逐的脚步,不远不近地跟着。

  但是,当她的身影向楼顶不断跑去时,他们却慌了。

  一个保镖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薄千丞,另一个赶紧追上去!

  医院住院部的顶层,殷以凉坐在水泥边缘上。

  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

  医院大楼对面的led屏幕上,播放着她为靳氏化妆品代的。

  那样自信的笑容,她现在却是再也没有了。

  “夫人,那里危险,跟我们下去吧,球球少爷和总裁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对啊,夫人,球球少爷还说给您带了自己做的小礼物”

  在薄千丞赶来之前,两位保镖轮流出,试图将她从边缘上哄下来。

  但是殷以凉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阿凉”薄千丞的嗓音传来的时候,两位保镖才微微退到了他身后。

  薄千丞身边跟着球球,他见到殷以凉的背影,便开心地喊了出来,“妈咪~”

  殷以凉的身影微动,却没有回头看过来。

  “你在做什么?”

  薄千丞好像平常那样跟她说着话。

  殷以凉没有听见,她现在有些激动,这个地方是最宽阔的。

  好像能让她全身细胞都舒畅地呼吸。

  “阿凉,你要是想跳下去,我马上一手拉一个跟你跳下去。”薄千丞声音依旧平淡,嘟嘟和圆圆在他怀里好奇地睁着眼睛。

  球球也慢慢走了过来,“妈咪,你在看风景吗,球球也想看”

  薄千丞没有得到回应,也迈动长腿走前了几步。

  但是,殷以凉却忽然动了。

  好像所有人都在那瞬间有了默契,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球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眨着眼睛看了眼殷以凉,有看向身后的薄千丞,不敢再上前。

  在薄千丞的眼神示意下,他软软地唤着殷以凉:“妈咪”

  殷以凉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

  薄千丞的怀里,嘟嘟和圆圆好像也变得不安,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许久,殷以凉好像才听到了声响,慢慢地回头,看到几个人都直勾勾凝着她,有些奇怪。

  听到两个小家伙拼命地哭喊,心里堆栈的挂念一下子迸。

  她身体摇晃了一下,薄千丞的心也跟着摇晃起来,他将嘟嘟和圆圆放到了保镖的手里。

  几步上前,来到了殷以凉身前。

  她站在高高的围墙上,身上的病服在她身上显得很宽松,风一吹,有种要随风吹走的错觉。

  薄千丞接过她的身子,狠狠抱住,沉默地转身,走向天台的门。

  殷以凉看着球球和圆嘟嘟的方向,“我想抱抱他们。”

  薄千丞依旧沉默。

  眼睛直视着前方,薄唇紧紧抿着。

  他在生气,还在害怕。

  殷以凉意识到这一点,还有些不解。

  他在气什么,怕什么

  他没有带她坐电梯,好像故意延长这种沉默。

  一层楼一层楼地走下来,脚步声沉稳不乱,可是薄千丞始终没有说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殷以凉莫名有些委屈,“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薄千丞的动作停了一下,轻轻瞥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沉静无波,却又蕴藏着一种摄人心魂的力量。

  她下意识闭嘴,没有再开口。

  她身上只穿着薄薄的病服,刚才又吹了那么久的冷风,现在手脚冰凉,忍不住打起了颤。

  薄千丞手臂动了动,将她抱得更紧,外套裹住了她半个身子。

  殷以凉看着他冷峻的脸,心里的感动不而喻,她开始反思,自己刚刚那么恍惚地跑到天台,他一定是担心了

  “我没想跳楼,我怕疼,你知道的”

  走到了她住院的楼层,在楼梯转角的地方,竟然见到了刘颖。

  刘颖一见到薄千丞便扑了上来。

  走近才现他怀里的人,那张脸分明是辛沐凉!

  她心里一惊,该不会是他又想念旧爱了吧?

  这个想法让她意识到了危机。

  她已整理好自己的表,笑得明媚,“千丞,昨晚你都没回家,原来是在这里啊~人家等了你——”

  她的话尚未说完,薄千丞已经和她擦肩而过。

  刘颖的表僵在那里,嘴巴张开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殷以凉知道她,都是因为薄千羽的照片。

  她的视线透过薄千丞的手臂,落在那女人身上。

  最终郁郁地说了句,“她跟我长得很像。”

  薄千丞的视线这才落在了她脸上,见她依旧凝着哪个方向。

  他明明想要说些什么,偏偏咬着牙不肯开口。

  他还在生气。

  推开病房的门,薄千丞将她放在了床上。

  他的手正想从她身下抽出来,殷以凉却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注意到门口刘颖又跟了过来,她一口咬在了薄千丞唇上。

  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用牙齿啃着。

  刘颖一看,顿时恼怒了,不要脸的女人!

  她用力敲了一下房门,还故意甜甜地唤了一声:“千丞~”

  殷以凉留恋地在薄千丞唇边磨蹭着,眼睛忽然变得酸涩,鼻子也开始泛酸。

  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更加用力挂在他身上。

  这是他的味道,这是他的温度,这是他才能给她的安心

  薄千丞黑眸里的凉薄逐渐融化,什么赌气都被抛在了脑后。

  无论她做什么,他都无法真正地生气。

  只要她在,他就满足了。

  他化被动为主动,大掌桎梏在她腰间,压了上去,唇上更是狂野地索取着。

  手掌上的力道变得很温柔,她瘦了很多

  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受了太多的苦

  被忽视得彻底的刘颖,看着两人热切地拥吻着,眼里冒出了怒火,但是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身后两个保镖带着三个小家伙走近,保镖一见到这局面,黝黑的脸上红,马上带着小家伙离开!

  连带着,拖走了一直旁观的刘颖,替他们合上了门。

  球球眼尖,一看到那场面,马上用手捂住了眼睛。

  嘴角却带着贼兮兮的笑容。

  爹地妈咪又在咬嘴巴了~

  殷以凉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衣服被扒掉搂在空气中,冷得颤。

  薄千丞低喘一口气,覆在她劲边,不再继续。

  他在她锁骨上轻轻啃了一下,又流连到那个墨色的纹身上,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替她整理好衣服。

  殷以凉红着脸躲进了被子里,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这里到底是医院,要是被人看到了,她还不知道怎么个丢脸法呢

  “又不是没有在医院做过,怎么害羞成这样?”

  薄千丞好心地揶揄着。

  殷以凉马上想起了在日本的那一次,脸上的红晕更甚。

  娇嗔着瞪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他却忽然附在她耳边,暧/昧地低语了句,“等身体养好了”

  殷以凉这下呆不住了,“薄千丞,别再说了!”

  薄千丞唇边勾着一个弧度,连带着被子将她捞进了怀里,看着她脸上的红晕,又啄了几口。

  殷以凉被他弄得实在羞恼了,看他身体在被子外,又掀开了被子,将他裹了进来。

  薄千丞如愿以偿抱上了软柔的人儿。

  “昨天没休息好,陪我再睡一下吧”

  被他这么一说,殷以凉的睡意便上来了,轻应了声,很快便闭上了眼睛。

  模模糊糊中,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口齿不清地低喃着,“你快把那个女人的事处理好不想见到她”

  “嗯”

  薄千丞看她睡意朦胧的模样,顿觉心满意足。

  病房门口,一道身影伫立着。

  “我就知道,你没有失忆。”步倪的声音从莫令身后传来,声音是平静的。

  莫令回过头看她,转身往走廊的方向走去。

  步倪跟随在身后,脸上满是期待,“莫令,我最后问一次,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莫令的脚步停了下来,神冷淡。

  “不。”

  “呵”

  步倪忽然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也跟着涌出来。

  八年的追逐只换来一个“不”,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的心。

  是释然,还是悲哀。

  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通后,一道殷切的声音响起,“小倪?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最近有演出吗?累不累?”

  那关切的声音,她从来不放在心上,此时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北钰,我不想爱他了”

  那边沉默了很久,好像消化不了这个消息,许久才颤着声音问道。

  “你在哪里,我现在马上过去。”

  步倪看着莫令的背影,眼睛微红,缓缓将医院的地址报了一遍。

  莫令头也不回,消失在走廊那一头。

  他不爱步倪,正如小凉凉不爱他。

  没有什么值得惋惜,值得伤感的。

  这就是爱。

  永远容不下第三者的爱。

  ※※※※※※※※※※※※※※※※※※※※※※※※※※※※※※

  殷以凉醒来是下午,薄千丞还躺在她身边,黑眸一眨不眨凝着她。

  “看够了吗?”

  “看不够。”

  “那你继续看,我想吃东西。”

  殷以凉挣扎着起身。

  听到病房内有了声响,房外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总裁,夫人,这是吴妈送来的清粥。”

  殷以凉被囚禁的时候,薄千羽只给她清水,有时候她晕倒的时候给她灌了粥,现在她还不能马上吃油腻的东西。

  解决了一晚粥后,殷以凉才转向薄千丞,“我没有受伤,我想回家看看三个小家伙”

  薄千丞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抹晦暗,“好,我们等下就回去。”

  两个保镖惊讶地看向他,有些不解。

  夫人身上被注射了最新的毒品,说不住什么时候毒瘾就犯了,医院设备齐全,说不准能够检测一下

  薄千丞丢来一个警告的眼神,两个保镖顿时收敛了所有的表。

  离开医院前,薄千丞和她去了莫令的病房。

  这日子,他还在医院接受复建治疗。

  门口大开,殷以凉真想走进去,却被薄千丞拉住了手。

  她不解,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进去,惊愕极了。

  秦思坐在床边,莫令一手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眼眸轻合,虔诚地贴着。

  他和小思的感怎么展得这么快?

  殷以凉赶紧退了出去。

  病房内。

  秦思也错愕不已,看着莫令忽然扯过她的手,亲吻着。

  许久,他才睁眼,视线却是飘到了房门外。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她知道小凉姐也住进了这家医院,刚才

  心里无端溢出一股苦涩。

  她从来不敢奢望,能够进入这个男人的心里。

  她看着他眼底的深沉的伤,心里更是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他根本就没有忘掉她!

  她忽然勾了一下唇,尽是酸楚,真是好傻的男人

  殷以凉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心里既惊奇,又欣喜。

  小思的话,能够给莫令幸福。

  “我们走吧。”

  薄千丞拽着她的手,虽然表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与其里的不满,她还是听得出来的。

  她无奈地笑着,“小薄子,你果真成了大醋缸。”

  拽着她的手紧了紧,薄千丞没有反驳。

  殷以凉挽着他的手臂,再次开口,“莫莫于我,就像靳修诺于你,这样你都不放心?”

  薄千丞轻哼着,自然不放心,他在想着,要不要更靳修诺来个割西装断义

  一辆移动病床被推了过来,医生护士脸上都布满了紧张。

  殷以凉没有想到的是,昨天还那么狠戾孤傲的男人,此时竟然在生死边缘挣扎。

  薄千羽安静躺着,脸上少了几分阴戾,就那么脆弱地被推进了手术室。

  薄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过来,和老李跟随在后。

  她想起前些天被囚禁的日子,那恶魔般的人。

  她浑身都因为这段记忆的袭来而颤抖着。

  “阿凉,别想了,有我在,别怕”

  她倚在他身上,“他怎么了?”

  “胃癌晚期,活不了了。”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殷以凉沉默。

  她忽然想起了薄千羽说过的话,他什么都不用在乎了,死神离他那么近

  他想要的,恐怕不过是调解一下死亡前无聊枯燥的生活罢了。

  “我想”

  看看他的下场。

  薄千羽的手术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