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结局:薄千丞你发什么疯?(1/2)

加入书签

  莫令,别那么轻易就死了,否则,你就连见她都没机会了!

  薄千丞心想着,低头看向怀里的惊慌害怕的人儿。{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莫令,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怕下一秒从医生嘴里说出她不愿意听到的话妲。

  金地会所宴会厅的休息室窀。

  玄衣拿起殷以凉遗落的手机,翻看了一下,果然如薄千丞所说,有一个匿名的来电。

  他快步走出了休息室,来到殷肆前方,“殷先生,薄家可能出事了!”

  殷肆眉头一凝,掏出手机拨了家里的号码。

  没人接听!

  “我跟你回去!”

  同时,他打电话给了殷获,让他调派人手候着。

  一行人赶回薄家,现里面一片黑暗,吴妈和两位婴儿护理师也好像不在。

  大门的锁并没有破坏,室内却很整齐,但是没有一个人影,婴儿房也是一片空荡荡!

  殷肆让玄衣将别墅的监控视频调了出来,上面没有看到可疑的人进出。

  反倒是那两位护理师,在薄千丞三人离开了别墅后不久,三两语将吴妈骗出门后,便带着两个孩子除了别墅。

  殷肆和玄衣相视一眼,眼里都是凝重。

  那两人都是殷老爷子请来的,能收买她们,一定是花了大手笔!

  这背后之人,难道只是为了让这场求婚变成闹剧?

  殷肆打了电话给殷获,殷获马上调动了人手,去查那两个护理师的下落。

  玄衣也不敢放松,全面每个路段的录像都调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两人的行踪有了现。

  薄家别墅不远的一间酒店里,灯火通明,嘟嘟和圆圆安静地依偎着,熟得香甜。

  旁边的沙上,两个女人坐着浅眠,脸上布满了担忧和惊惧。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响,房门被打开!

  来人正是殷肆和玄衣,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两人见到他们,立刻站了起来,神色慌张无措,“殷先生,玄特助”

  “孩子呢?”

  殷肆眼神冷厉,询问着,两人颤着手指着床上的方向,“那里孩子没事。”

  殷肆走到床边,确认两个小家伙没什么事后,才松了口气。

  “说吧,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玄衣质问着。

  两人战战兢兢,许久才将事原委道了出来。

  “薄先生和夫人带着球球少爷走了以后,我们接到了电话,要我们把小少爷和小小姐带出别墅,并在酒店呆一晚,否则就要伤害我们的家人我们心里害怕,就把吴妈骗走,把孩子带了出来”

  玄衣看了眼殷肆,殷肆可没空管这些。

  “把她们带回去,让千丞来处理吧!”

  丢下一句话,他将孩子围得严严实实,一手抱着一个,走出了房间。

  不到五分钟的路程,殷以凉却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莫令被送进了手术室后,薄千丞将殷以凉扶到了一边。

  她的膝盖和手肘上都有擦伤,黑色的石子细小颗粒嵌在血肉中,薄千丞看得心里疼惜不已。

  他让护士拿来了一些药水和绷带。

  “阿凉,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殷以凉手肘上的刺痛传来,她的意识才回笼,想起了那通电话。

  “嘟嘟和圆圆”殷以凉颤着声音,焦急地抓住了他的手,“有人抓了他们!小薄子,怎么办?!”

  薄千丞黑眸直直凝着她的眸,里面酝酿着一层风暴。

  “怎么回事?”

  殷以凉低头,将电话的事说了出来,六神无主。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薄千丞的声音依旧严苛,她都能从中感受到他的怒意,还有失望。

  “我对不起”

  那时她慌了神,那人说什么,她都照做,她不敢告诉他。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他步步逼问,殷以凉紧握着手,指甲把自己抓伤,第一次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一定对她很失望

  “我只是害怕害怕他们会伤害嘟嘟和圆圆”

  良久,薄千丞心里叹一声,将她揽进了怀里,柔声下来。

  “两个小家伙都没事,刚才我让玄衣去查过了,爸已经找到了他们。”

  殷以凉惊愕地看着他,眼睛红肿一片。

  最后还是忍不住扑进了他的胸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信你,不该自己乱走,不该”

  她泣不成声,对自己的任性悔恨无比。

  “没事了”

  薄千丞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我想见圆嘟嘟”

  “好。”

  薄千丞知道她定然放心不下手术室里的莫令,所以并没有打算带她回家,只是掏出了手机。

  拨通了号码不久,手机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张小脸。

  那是球球在跟她打招呼,“妈咪,你怎么跑到手里里面去了?”

  殷肆从他手里拿过了手机,“球球,你妈咪要见圆嘟嘟,等下再给你。”

  很快,两张小小的脸蛋出现在殷以凉面前。

  殷以凉提着的心,才彻底放下来。

  “爸,今晚要麻烦你了”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

  一家人

  她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挂了手机后,殷以凉才痛哭失声。

  空旷的通道,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莫清跑了过来。

  他身上的白大褂有些凌乱,看到殷以凉便问道:“小令到底生了什么事?”

  殷以凉觉得无颜面对莫清,眼里写着愧疚。

  ※※※※※※※※※※※※※※※※※※※※※※※※※※※

  半个小时候,莫家老爷子,李茹和步倪都赶了过来。

  步倪瞪着满身是血,面目疲惫的殷以凉,想必是莫清将事都跟他们说过了。

  “都是你这个害人精!要不然他不会躺在里面!”

  她高扬这手,想要扇在殷以凉脸上。

  薄千丞伸手截了下来,黑眸迸射出震慑人的气势。

  步倪不甘示弱,“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林以凉嫁给你没有好下场,她也不会有!”

  提到林以凉三个字,薄千丞手掌用力,她的手腕被捏得好像要碎掉。

  “有没有好下场,不用你来评判!”

  步倪眼里才浮现了恐惧,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一个冷血动物!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她以前羡慕林以凉,现在也嫉妒辛沐凉,能遇到这么一个男人。

  对谁都冷酷无,唯独对自己爱着的人柔万分。

  她所求的,不过是这样一份独一无二的爱!

  可是,她追逐着莫令的背影,从大一到现在,从十九岁到现在二十七岁!

  她失去的已经太多,她不想连莫令这个人都再也见不到!

  “薄总,你的女人将我的儿子害成这样子,难道我们就不能抱怨一下?!”

  李茹也压抑不住怒火,质问着。

  “我也宁愿,里面躺着的人是我”殷以凉低垂着眸,木然地吐出一句。

  李茹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了鄙夷的笑,“你现在当然会这么说!假惺惺,要是小令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倒想知道是怎么个不放过?”薄千丞冷冷睨着她。

  莫令救了阿凉,不代表就可以对她进行侮辱。

  “好了,都别说了!”

  莫老爷子面容沉郁,白苍苍的样子,让殷以凉想到了殷老爷子。

  心里的愧疚一层一层堆栈着,找不到泄的缺口,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莫令的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中途输了好几次血,看的殷以凉的心里寒。

  当手术室门口的灯变暗时,已经是晚上。

  殷以凉身心疲惫,缩在薄千丞怀里,看到一声出来,马上迎了上去。

  “医生”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李茹抢在她前面问道。

  医生面色凝重,“命是抢了回来,可是病人的伤太重,特别是左腿,粉碎性骨折,日后康复需要一段时间来康复低”

  殷以凉耳边轰隆隆直响,心里的悲痛更加深了。

  是她害了他,本来躺在那里的该是她!

  “爸——”

  “爷爷——”

  两道惊呼声响起。

  莫老爷子身影一晃,竟然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顿时手术室门口慌乱一片,殷以凉目光呆滞,手脚凉,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能任由薄千丞扶着。

  “医生,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这几天还是危险期,等危险期过了以后,病人就能醒来。”

  这话的意思是,要是莫令挨不过这几天,就会

  “我能见见他吗?”殷以凉开口。

  医生沉吟了片刻,才说道:“探视时间不能太长。”

  ※※※※※※※※※※※※※※※※※※※※※※※※※※※

  莫令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四天,期间又进了一次手术室。

  莫老爷子因为年老,又遇上这件事,也病倒住院了。

  李茹对殷以凉的怨恨更甚。

  只是,她要管公司里的事,莫清又要照顾莫老,无暇来顾及她。

  便当做是允许她来照顾莫令。

  殷以凉绪不好,没日没夜守在莫令身边,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独立病房里,殷以凉静静凝着床上那道身影。

  薄千丞站在她身后,眼底也是一片青黑。

  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声问着。

  “阿凉,我们先回去休息,好不好?”

  殷以凉动作有些僵硬,侧身看了过来,“小薄子,你说莫莫他什么时候醒,会不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也偷偷睁开过眼睛,他以前很爱捉弄人的”

  殷以凉目光变得恍惚,眸里的那一丝眷念,灼伤了薄千丞的眼睛。

  他走的那七年,正是莫令填补了她的生活。

  纯真快乐,最美好的七年,不是他陪在她身边。

  这几天,她总会给他讲一个个温馨搞怪的故事。

  故事里,有莫令,有林以凉,有陈意笑,李蕊祺,刘凤

  唯独没有他。

  就像莫令的那部电影,爱上寂寞。

  他从来不看,不想看,不敢看。

  可是,现在她却将那一个个场景,通过一句句轻柔的话语,传进他的耳朵里,狠狠撞击着他的心。

  她不知道,这些故事,就想一把把尖锐的冰刀,生生切割着他的心脏,带着刺骨的寒冷。

  他甚至怀疑,如果莫令醒来,她会从他怀里,义无反顾地走到他身边。

  这种怀疑,渐渐在心里汇聚成了一股恐惧。

  现在这一刻,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将她带离这个地方,回到只属于他们的家。

  但是他却不能。

  “阿凉”薄千丞打断了她的话,黑眸看向了长长的走廊,“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殷以凉呆呆地凝着他,许久,才出声,“小薄子,你不用陪着我的,我一个人在这里就”

  “你要吃点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