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你现在是一刻都离不开女人是吧?(1/2)

加入书签

  刚才,她只是看不过靳修诺这么欺负尤听雨,才想要激他一下。

  但此时那句“我爱你”是定然开不了口了。

  于是,她一瞪眼睛,开始耍赖皮,“你说一句,我就说。妲”

  “我爱你。”几乎是她说完的瞬间,他就接了一句窀。

  明明是很轻的一句话,他却好像拼尽了一生力气说出来的。

  这回是轮到殷以凉愣住了,呆呆地睁着眸,粉唇微张,泛着水盈盈的光泽。

  薄千丞受不了这种诱惑,才刚俯下脸。

  “咔嚓”一声。

  房门被推开,球球冲了进来,飞快跑到了圆圆和嘟嘟的床边。

  “球球~”殷以凉脸上的热度未散,赶紧转移话题,唤了一声球球,双手抵在他胸前,想要将他推开。

  球球这才看到墙边上,站着他的爹地妈咪。

  眼睛睁得大大地,好奇地看过来。

  “爹地妈咪,你们抱着做什么?”

  殷以凉来不及说话,门口再度走进了一人。

  是殷肆。

  他看了眼姿势暧昧的两人,还有好奇的球球,淡定的将视线落在了薄千丞身上,“孩子都在看着呢,这些事还是会卧房去做比较好。”

  殷以凉一听,脸上更是充血,连脖子都布满了红晕。

  她竟然在她的父亲,她的孩子面前,这么失态

  小嘴启合,想要解释什么,看在薄千丞眼里却更加媚惑。

  他朝殷肆点头,“爸说的对,我们还是回房去吧。”

  他神不变,那一声爸叫的更是自然,倒是殷以凉和殷肆愣了一下。

  等殷以凉意识过来,她已经被他带出了婴儿房。

  现在倒好,卧房回不去,婴儿房有人,于是只能去客房。

  薄千丞心里着急,有一股火急于泄。

  大白天的,殷以凉哪里来心思跟他亲热,纵然身体被他弄得热,可是愣是不依。

  小嘴都被吻得通红了,顾忌到她身上的伤,薄千丞也没打算来真的。

  嘴上满足了以后,便放过了她。

  但是想起某件事,他又眯着眸说道:“你还欠了句什么来着?”

  “什么?”殷以凉脑袋迷糊,准备耍赖到底。

  “果真是胆子肥了,等你伤好了以后,好好收拾你。”

  语气虽是恶狠狠的,但是他眸里的柔却好像溢出来了一般,“收拾”两个字咬得特别清晰,让人想入非非。

  殷以凉头一拧,脸脖子根都红了。

  ※※※※※※※※※※※※※※※※※※※※※

  尤听雨精神好转,这天晚上,两人自然留宿了薄家。

  这样一来,薄家倒是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

  球球好像很喜欢尤听雨,一整个晚上都缠着她。

  一声一声阿姨,叫的很甜蜜,还腻在她怀里不肯出来。

  尤听雨倒是宠着他,脸上的笑也多了很多。

  只是完全把靳修诺当成了陌生人,他一靠近,她就忍不住颤抖。

  殷以凉看出来了,拉着薄千丞坐在了他们两人中间。

  靳修诺脸色铁青,薄千丞也只能抛去一个同的眼神。

  “听雨姐,你这么喜欢孩子,干脆自己生一个吧。”

  殷以凉本来只是随意一说,但是看到她的脸色刹变,顿时想起了她曾没了一个孩子。

  于是赶紧转了话题,从始至终,靳修诺的表都没什么变化。

  殷以凉的眼睛一下子盯这个,一下子盯那个,她身边的薄千丞再一次被忽略得彻底。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证明一下自己在这个家的重要性,于是轻咳一声。

  他如愿了,殷以凉侧脸看了他一眼,“小薄子,喉咙不舒服?”

  薄千丞心里还是有点小傲娇的,不想让人看出来他的那点小心思。

  可是在座的靳修诺跟他混了十多年,岂能不知道?

  他倒是丝毫不给面子,直接损上了:“小千这是心里不舒服呢。”

  殷以凉疑惑地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不明白。

  薄千丞淡淡瞥了靳修诺一眼,意思很清楚,想要继续呆在薄家,就闭嘴。

  靳修诺嘴角一勾,还真没有继续惹他。

  不过,两人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他心里高兴,好兄弟就是该这么当的。

  夜深了,殷以凉和尤听雨关在卧房好久都没出来。

  客房里,薄千丞沐浴出来,郁闷地将毛巾都甩在床上,对靳修诺道:“快洗干净,将你女人带出来。”

  靳修诺不急不慢,从床上起来,“你现在是一刻都离不开女人是吧?”

  薄千丞微眯起眼眸,“我是正常的男人。”

  这话的意思是,靳修诺倒是不正常了。

  靳修诺额角轻跳着,敢这男人欲求不满,拿他来泄愤。

  想着,他心又好了起来,晃悠着进了浴室。

  家里来了客人,薄千丞自然得披好了睡衣才出了客房的门。

  可是卧房房门紧锁,里面有没有传出什么声音,他站了会又离开了。

  心里担心着,她不会想把他丢到客房去睡吧?

  郁闷地回了客房,靳修诺刚好走出来,只在腰间围了浴巾,身材并不比他差。

  这下,薄千丞蹙眉了,拿出自己的一套睡衣,丢到了他身上,“穿上,别臭显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