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走开我不想见到你(1/2)

加入书签

  得知一伙闲散雇佣兵想要劫馆,纯属意外。

  裴图的画展也是意外。

  尤听雨和殷以凉能去画展,却是他施计的结果。

  而现在生的这一切,恰好合了他的意窀。

  薄千丞将手中的平板丢到一边,便有佣人端着一杯热水和药丸进来。

  “大少爷,该吃药了。”

  薄千羽斜着视线,阴寒如蛇,那佣人忍不住颤了一下。

  真是无趣。

  薄千羽心中顿生怒火,“滚出去!”

  那佣人将托盘放下,逃窜一样离开。

  薄千羽将床头柜上的托盘扫落,杯子被打碎的声音刺耳至极。

  他心中的恼怒自然也更甚。

  他痛苦的时候,也见不得别人幸福。

  靳家,兰奇将一枚沾染了鲜血的子弹放到托盘上,松了口气。

  他做过的手术那么多,唯独没有试过今天这么大的压力。

  旁边的靳修诺,冷着一张脸,双眸紧紧凝着床上昏睡的女人,满满写着的都是隐晦的担忧。

  他想,如果那女人出个差错,这个男人会疯了吧。

  另一个房间,薄千丞已经帮殷以凉冲了一下身体。

  此时她身上套着暖和的浴袍,被薄千丞抱着出了浴室。

  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没有,有的只是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还有他身上让人心安的气息。

  殷以凉合上眼睛,将脸埋在他胸口,深深嗅了一口气。

  薄千丞取过吹风筒,想帮她把头弄干,可是殷以凉此时紧紧黏在她身上。

  他唯有坐在床边,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惊吓过后的她,如今十分疲惫,暖暖的风吹拂在长长的栗色丝上,温柔的力道一下一下替她抚弄这头。

  她很快便舒服地闭上眼睛,有了些睡意,泛红的鼻子时不时传出一声舒适的轻哼,好像小猫一样,让薄千丞僵冷的嘴角勾了了一下。

  丝干了以后,薄千丞将她放在床上,她却依旧没有松手,他便随着她一起躺了下去,再伸手掀起被子将两人紧紧裹住。

  在他怀里,殷以凉忽然睁开了眼睛。

  “小薄子,我们回家好不好,我想球球,想圆嘟嘟”

  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薄千丞心疼难当,他让她受苦了。

  他一手安抚地放在她腰间,另一手落在她丝上,温暖的感觉还在。

  “好。”

  得到他的回应,殷以凉又重新合上了眼眸,双手环在他腰间,似乎是睡了过去。

  他的脚触到她蜷在在一起的脚丫,冰凉的一片。

  他忍不住蹙了眉,双脚紧贴着她,将她的脚丫子贴在自己的脚背,给她取暖。

  脚下传来的温度,让她眷恋地缠了上来,蜷着的脚趾还无意地勾了一下他。

  这一勾好像勾在了他的心里,痒痒的,勾出了无限的柔。

  ※※※※※※※※※※※※※※※※※※※※※※※※※※※※※※

  薄千丞出来时,便看到门口不远处的楼梯栏杆处站着一道身影。

  袅袅的烟从他唇里吐出。

  靳修诺和他一样,极少吸烟。

  如今他这样子,恐怕全是因为尤听雨。

  “她还好吗?”

  薄千丞低声问着,走了上前。

  靳修诺侧脸看向他,“子弹取了出来,伤口没什么大碍了。”

  薄千丞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不再出声。

  “小千,你说这次,到底是冲着谁来的”靳修诺说着,眼里显露了一股阴戾。

  从靳振豪的谋杀,到纵火,再到劫馆,不会所有的事都这么巧合。

  背后的人此时一定像看了一出戏那般,把他们当做小丑在玩。

  “我让人将警方遗漏的那个抓了回来,要一起看看吗?”

  靳修诺悠哉地邀请着,嘴角是邪恶的弧度。

  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