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阿凉做得没错他该死的(1/2)

加入书签

  两人后来也不再说话,殷以凉静静跟在她身边,听她一幅幅画地给她讲解。

  忽然,远处传来了阵阵喧闹声,随后便是惊叫声,甚至还传来了爆炸声!

  妲

  两人因地上传来的震动,身形有些不稳窀!

  看向传来吵杂的地方,只看到有人不断涌向出口,音乐还能听到枪声!

  身后不远处,两个保镖相视一眼,俱是一惊!

  立即上前将两人护在中间,“两位小姐,请跟我们离开!”

  尤听雨却忽然挣脱出来,朝着个方向奔跑过去。

  那是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上面挂着一副画,与周围的画格格不入。

  上面是一个女孩的背影,清潇寂寥。

  候。

  殷以凉想起,尤听雨给她讲解这副画时,唇边的微笑,却那么满足,那么幸福。

  这副画,对她一定有特别的意义。

  殷以凉看着她将那幅画取下,抱在了怀里。

  她的神是那样地惊喜,同时眼里有盈满了酸涩。

  两个保镖见此,分散开来,一人护在殷以凉身边,一人已经跑到了尤听雨身前。

  又是一声爆破的声音,四人脚步踉跄了一下,头顶有石灰不断掉落!

  若是再来几次爆炸,即便是坚固如博物馆,也会坍塌,这里的人定然都逃不了!

  两个保镖都是身手矫健,但是带着两个女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多一会,他们周围多了几个头上带着头套的人,手里拿着尖利的长刀,还有手枪。

  “双手举起来,都别动!”

  保镖相互打了个眼色,没有反抗。

  四人被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

  里面聚满了人,应该都是被抓来这里当人质的。

  身上被搜寻了一番,所有的通讯工具和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都被取走。

  殷以凉余光打量着前方的那些歹徒,都是穿着便服,只有头上带着头套,手上的武器先进,都能瞬间要了人的命。

  她收回目光,手心已经被汗水沁湿,身子忍不住抖,她活了两辈子,可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些人选择在白天来洗劫东西,定是想到这样的结果,并且做好了补救措施。

  “殷小姐,尤小姐请放心,我们已经通知了薄总和靳少,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

  身后,一个保镖低声说着。

  但是他声音里的担忧却是无法掩盖。

  这伙人外国人居多,身手矫健,训练有素,而且手里的武器都不简单,不是雇佣兵就是退职的军人。

  要想从他们手下逃出,谈何容易?

  殷以凉虽然也忧心忡忡,但是想到薄千丞,心里才开始冷静下来,转眸看向了尤听雨。

  她依旧死死抱着那副画,所幸,那些歹徒见这画也不值钱,并没有在意。

  房间里回荡着低低的抽泣声和祈祷声,留在房间看守的两名歹徒,心里许是烦躁,大喝了一声:“谁敢再出声,我他妈地毙了他!”

  他的话起了效果,那些因恐惧而不断哭泣的人都紧紧捂住了嘴巴。

  唯独一个年轻女人,好像因惊惧过度,绪有些癫狂,不断尖叫着。

  “砰!”

  一粒子弹射进了她额头,女人身体往后跌去,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没有气息。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每个人的心脏提到了喉咙。

  这是殷以凉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景,她的视线死死瞪着那个躺倒在地上女人,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很快,房外有人进来低声说了句什么,随后那人在房间里每个人身上掠过。

  在前排的人更是惊恐地往后瑟缩。

  那人来到尤听雨身前,猛地将她手里的画抽了出来,并丢到了一边。

  尤听雨一楞,竟站起想要捡回来。

  顿时那人手里的手枪就对上了她,“你想做什么?!”

  还是殷以凉手快,将她拉回了身边。

  尤听雨死死盯着那幅画,却是没有再动。

  那人见此冷哼了一声,忽然抓起了殷以凉的肩膀,竟就这样将她提了出来。

  身后的保镖反射性跳出来保护她,却又是一声枪响!

  保镖中了一枪,摔在了地上,胸口不断淌着血。

  另一个保镖见此,不敢再冲撞那人。

  那人看了眼他,遂用枪指着他,“你,出来!”

  保镖起身,在枪口下出了房间。

  身边这人身材高大有力,殷以凉几乎是被他拎着走的。

  ※※※※※※※※※※※※※※※※※※※※※※※※※※※

  靳家,此时也不安稳,有人潜进了别墅,故意纵火,但是点火前便被抓获。

  客厅里,三人皆双手被缚,颓丧地跪在地上。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靳修诺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人。

  那三人已经吓得屁滚尿流。

  中间的男人唯唯诺诺,汗水直流,“我们只是收了钱,说只要今天想办法闯进这里,就能拿钱,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靳修诺和薄千丞相视一眼,皆皱了眉,看他们这样子就不是那人派来的!还是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

  “处理掉!”

  靳修诺轻声说着,周围立即有人上前将人带了下去。

  薄千丞掏出手机,他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这次,恐怕是他们大意了。

  昨晚收到消息,有人欲对靳家不利,他们得知后,才让两个女人外出参加画展,毕竟这些事,她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电话打不通,薄千丞倏地从沙上站了起来。

  重新拨了号码,脚步也朝着门外走去。

  靳修诺见他这副模样,便知道出事了。

  很快,门口处一个男人神色焦急走了进来,“不好了,靳少薄总,博物馆遭劫,殷小姐和尤小姐还在里面!”

  ※※※※※※※※※※※※※※※※※※※※※※※※※※※

  殷以凉被带到了博物馆门口,有人质谈判员上前,直接被一枪嘣了脑袋。

  警方的枪齐刷刷指着她和身后的劫匪,但是他却好像不担心他们会开枪,依旧嚣张!

  警方人员虽然大惊却也无可奈何,一来不知道人质具体数量,而来这伙人纯属是亡命之徒,开枪杀人不在话下。

  殷以凉肩膀被桎梏着,太阳穴处就抵着一把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