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拖了那么长时间能不急么(1/2)

加入书签

  殷以凉双眸盈着水光,身体空虚得紧,被他这么一诱惑,意识也更加混乱,一口咬在他肩膀,轻应了一声,“嗯。妲”

  几乎是声音响起的同时,薄千丞眉目轻挑,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个小女人,在床上总是畏手畏脚,他若不调教一下,以后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不过,这个忍耐的过程,还真特么得不好受!

  薄千丞好像脱缰的野马,疯狂不已窀。

  将她的身子,弯成各种撩人的姿势。

  殷以凉只觉强烈的酥麻感传遍了全身,头脑中全是晕眩和战栗。

  又是极致欢愉的一晚

  远在m国。

  薄千羽斜靠在沙上,将手机随意一丢,脸上煞气更甚。

  虽然靳振豪那个老不死的没有配合他的行动,但是死了也好,免得碍手碍脚的。

  但是,让他烦恼的是,这件事竟然牵扯到了薄千翼。

  他虽是无之人,但是那毕竟是他亲生弟弟。

  ※※※※※※※※※※※※※※※※※※※※※※※※※※※※※※

  两天后。

  殡仪馆里,薄千丞和殷以凉见到了多日不见的靳修诺。

  他脸上有些憔悴,眼底的青黑很明显,但是眼里的戾光却更甚。

  他身边还有站着尤听雨,年轻漂亮的脸上,没有丝毫表,如同傀儡娃娃,眼里的黯然和沧桑却让人感到窒息。

  薄千翼还在拘留中,靳修诺却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尤听雨从中脱身。

  殷以凉知道,尤听雨就是靳修诺喜欢的人,可是为什么会答应嫁给靳振豪?

  而且新婚之夜,还生了这样的事?

  旁观者终究是难明局中人的错综复杂的感。

  今天是靳修诺父亲的葬礼,来得人却不多。

  靳修诺是厌恶了那些虚假的面孔。

  仪式已经结束,灵堂上,只剩下四人。

  “对不起。”

  尤听雨的声音很沙哑,双目还是呆滞地看着地板。

  这一声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向谁说的。

  靳修诺忽然低笑了一声,脚步缓慢,走到了她跟前。

  薄千丞看了眼靳修诺,牵着殷以凉往外走。

  殷以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靳修诺捏着尤听雨的下巴,竟吻了下去,当着灵堂上的黑白照片,没有丝毫顾忌。

  殷以凉飞快地收回目光,跟上了薄千丞的脚步。

  “你二哥,现在怎么样了?”

  坐上车后,殷以凉才问身边一直沉默的男人。

  “事真相如何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但是如今白晴晴作证,他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

  薄千丞说着皱起了眉,他远远觉得事没有这么简单,但是这些事不能跟她说。

  殷以凉虽摸不着头脑,但是却没有继续追问。

  薄千丞的手机响起时,并没有马上接。

  殷以凉死死拽着他的手臂,就怕错过一点细节。

  薄千丞无奈地勾唇,接起了电话。

  “找到了吗?”

  一接通电话,他便沉声问着,和他的语气相反,他的表却柔和很多。

  手掌轻轻刮着她的下颌,好像在抚摸自己最爱的玩具。

  殷以凉不满,张开小嘴就将他的手指咬住,当然是舍不得用力的。

  寂静的车厢里,气氛马上变得有些火热。

  “在龙翼会所,已经将她带了出来。”

  手机那边,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却也没有打断旖旎的氛围。

  薄千丞看着她含着自己的手指的模样,黑眸变得火热,里面的绪让殷以凉触电般,将他的手抽了出来,还嫌弃地抹了一下嘴唇。

  莹泽的粉唇,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男人。

  “将她带回酒店。”

  薄千丞说完一句话,便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一把扯过躲得远远的小女人。

  将她横坐在自己的膝盖上,俯身堵住了那张嘴唇。

  司机是跟着靳修诺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从镜中看到这一幕,他识相地拉起了前后座的隔层。

  殷以凉余光中看到这一幕,更是娇羞不已。

  一拳锤在他肩膀,断续的话从嘴里吐出,“有人”

  “如果没有人,你一个人怎么”

  薄千丞使坏,故意反问着,只是还没有说完便被殷以凉打断。

  她双手被桎梏,只得用口去咬住了男人的唇。

  薄千丞喉咙里传出一身轻笑。

  唇边软软的温热的感觉让他流连,下一刻便被他掌握了主动权。

  他压下身躯,让她往后仰,在他怀里折成妖娆的弧度。

  车厢里的旖旎一时之间更加挥之不散。

  良久,薄千丞离开她的唇,看着她双目迷离低喘着。

  黑眸中尽是如同星子的光芒,他眷恋地在她脸侧蹭了一下,低醇而性感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等下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别把我惹火了,嗯”

  殷以凉无力地趴在他身上,此时听到他话,还是瞪了他一眼,眸中波光潋滟,到底是谁惹谁啊!

  ※※※※※※※※※※※※※※※※※※※※※※※※※※※※※※

  回到酒店,两人却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先去了对面的房间里。

  房间里,两个黑色西装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