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你这是想让孩子乱伦?(1/2)

加入书签

  是夜。

  殷获将陈意笑和孩子接回了家。

  小名是陈意笑取的,那天她听了林以凉为嘟嘟和圆圆取的名字后,便决定好了的名字窀。

  “滚滚?妲”

  殷获脸上一片铁青,为什么他的孩子要取一个这样的名字?!

  陈意笑却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胸,“圆滚滚,没听过啊,圆圆以后是我家滚滚的!”

  “你这是想让孩子乱伦?”

  见她没有反应,殷获再次阴森森的开口,“圆圆是滚滚的侄女!”

  说完殷获就差点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的儿子才不叫滚滚!

  “切,你没看过网络的小说就兴这个么?而且一两现在是辛沐凉,和殷家没有血缘关系!”

  陈意笑鄙视地瞥着他。

  殷获气得脸上狰狞一片,偏偏还不能拿她怎么办,唯有气冲冲地坐到一边,以沉默对抗着!

  但是陈意笑只是斜睨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妥协了,抱起了身边的滚滚,亲了又亲,完全忽略了抗议中的某男!

  某男终于受不了了,凑到了她和孩子跟前,对着滚滚露出了讨好的笑,“小子,你一定也不想要滚滚这个名字,跟爹地一起抗议好不好?”

  陈意笑看着这个幼稚的男人,一脸嫌弃,“滚滚,笑一个,长大了妈咪让你娶圆圆~”

  于是,意识还不清醒的滚滚被自己妈咪一诱惑,裂开嘴巴笑得哪个叫啊~

  某男便直接风中凌乱了。

  最后,滚滚在各路抗议下敲定了自己的小名,滚滚。

  这边取小名的风波才定下来,圆圆和嘟嘟的姓名风波又起。

  满月酒席上,殷家主屋里又掀起了一股火药味浓厚的取名风波。

  殷老爷子的权威在这时完全被忽略,每个人都在捍卫自己这丁点权利。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铺上了一层软垫子的客厅地板上,圆圆和嘟嘟被放在中间。

  两个小家伙周围摆着十来张卷成了纸筒的纸条。

  软垫子外,几双眼睛热烈地盯着小家伙们。

  甚至,林以凉还指着一个方向出诱惑着,“嘟嘟,来,拿了这张纸条,妈咪给你亲一个~”

  嘟嘟坐直了身体,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妈咪,却忽然朝她张开了双手。

  要是平时吧,林以凉准会抱住他,可是现在是决定他一生幸福的时刻,她哪有心思抱?

  薄千丞此时的心思却不同,他眯着眼眸看着开始爬到林以凉身边的嘟嘟,长臂一伸,将嘟嘟抱回了中间。

  然后在嘟嘟看向他时,朝着一个纸筒的方向打了个眼色,“去把纸条拿好!”

  “扑哧——”林以凉的手肘撞在他身上,“你以为嘟嘟能看懂你的眼神么?笨蛋!”

  殷肆则在打圆圆的主意,他一手捏着写好名字的纸条,一手手里拿着糖果,在圆圆眼前晃了晃,“圆圆,过来~”

  林以凉眼角抽搐,“爸,圆圆还不能吃糖果!”

  殷肆却不在乎地回着她,“以后总能吃,对吧,圆圆~”

  殷老爷子一看,这还得了,每个人都在出招,他也不能再等了!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像大家一样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拿着手里的纸条,对着嘟嘟下命令般道:“嘟嘟,过来这里,太姥爷以后给你一个集团玩儿!”

  众人一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白痴一样看向殷老爷子。

  连球球都凑过来问了一句,“太姥爷,集团是什么?”

  殷老爷子圆目一瞪,众人收回了视线。

  他对上球球时,却温和了下来,“球球,你让你弟弟,选了这个纸筒,太姥爷就告诉你,怎么样?”

  球球犯难了,虽然他是好奇,但是

  <

  球球打开小小的手掌,上面有两个纸筒安静地躺着。

  “球球也想给圆嘟嘟取名”

  殷老爷子一见,原来是球球是敌非友,赶紧轻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球球委屈地躲回林以凉身边,“妈咪”

  谁知道,林以凉也面色一凝,正儿八经地将球球从身上扒下来,“球球,先办完正事”

  球球哀怨地看着平时都那么疼宠他的大人们,现在都将他撇开。

  心里凉飕飕的,他想,这种感觉一定是小爱常说的悲凉

  他撅着小嘴,独自跑到了一边。

  平日里,球球一得了空就去看圆圆和嘟嘟,此时,他身上的低气压好像影响到了圆圆和嘟嘟。

  两个小家伙本来还分散在两边,现在却纷纷转身,小屁股一颠一颠地爬向了球球。

  半分钟的时间。

  在各种干扰下,圆圆和嘟嘟还是爬到了球球身边。

  再一细看,圆圆手里拿着的不就是从殷肆那里拿来的糖果?

  她晃了晃小手,球球亲昵地亲了亲她的小手,跟她换了手中的东西。

  于是,戏剧性地,圆圆和嘟嘟的名字就已经注定了。

  林以凉在殷老爷子不满的视线下,心惊胆战地打开了球球手里的两张纸条。

  “咦?”

  林以凉的声音让大家更加心急。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殷老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