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你想她死在你手里吗?(1/2)

加入书签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何?”

  薄千羽眉眼忽而弯了起来,神色竟如同爱玩的少年。

  但是林以凉心里的戒备并没有松下来,反而更甚。

  “什么秘密?窀”

  她顺着他的话问道妲。

  “你不知道,轻轻当年可天真了,让我帮忙找人绑架她,以便试探千丞的心意谁知道,事态没控制好,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他语气暗含遗憾,但是林以凉却没有错过他脸上的阴鸷。

  她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这样的男人,没有必要骗她

  “白轻轻即使有错,可是那样的惩罚未免也太大了”

  她一想到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孩被几个男人那样对待,她就心里憷。

  “惩罚?这个词用得好,她太贪心,不惩罚一下,我心不舒爽。”

  “你再怎么阻拦,那她跟小薄子最终不是也结婚了么”

  薄千羽的脸色却忽然冷了下来,危险地看向她:“想套我话?这些事,如若你命大,总会知道的。”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林以凉不敢再惹,低眸保持沉默。

  薄千羽忽然一招手,身后一个大汉,递上来了一瓶红酒。

  林以凉脑里闪过什么,心里的不安和惊惧已经溢出了喉咙。

  “你想做什么?”

  “今晚月色这么好,我们喝一杯,如何?”

  虽是征询的语气,但是已经有人递上了两个高脚杯。

  暗红色的液体倒进透明的杯子,淡淡的酒香弥漫开来。

  但是那股鲜甜醉人的味道,却如同最恶毒的蛇,钻进了她的心脏,只需要一口,便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命!

  他一定是知道的,她对酒精过敏!

  从薄千羽进门到现在,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她却好像经历了几千年那样。

  她想拖延时间,可是薄千羽却没有丝毫受到影响。

  薄千羽将酒瓶递开,一手接过一个酒杯。

  其中一杯送到了林以凉身前,她身后的两人适时放开了她。

  在薄千羽阴戾的视线下,她颤着手接过了酒杯。

  薄千羽满意地一笑,用酒杯碰了一下她的酒杯,随后仰头噙了一口。

  林以凉看着他咬着牙就是没有喝。

  薄千羽斜睨着她,将手里的酒杯递给了身后的人,靠前了一步。

  林以凉反射性后退,无奈身后两人挡得死死的。

  “酒里又没下毒,你这副可怜的样子是要给谁看?”

  薄千羽说着,伸出了手,一碰上林以凉握着酒杯的手指,她便好像被烫到了一般缩了回去。

  酒杯顿时从她手里脱落,薄千羽倒是敏捷,竟接在了手里!

  林以凉看着他将酒杯放至唇边,“好酒可别浪费了”

  她正不解他的行为,抬眸直直看着他。

  当她看到薄千羽蓦然伸手按住她后脑勺,俯下身时,她第一反应是朝他的脸扇过去!

  奈何,她的动作还是太慢,在接触他的脸时,便被他一手握住了手掌!

  “砰!”的一声,酒杯摔落的清脆声音响起!

  而后她唇上一热,红酒源源不断从薄千羽嘴里渡了过来!

  一阵恶心的感觉从胃里升起,林以凉另一只手已经向他掌掴过去!

  但是薄千羽好似能预知一般,已经迅速离开了她。

  她的手掌落空,捂着胸口不断咳着。

  薄千羽邪恶地舔了一下嘴唇,“怪不得他喜欢得紧,原来味道还真不错。”

  林以凉此时也顾不得他说些什么,她被迫吞下了一口红酒,现在担心的是她的身体。

  薄千羽如同欣赏一出好戏,干脆优雅地坐在了一旁的沙上。

  林以凉则瘫软在了地上,一手护着腹部,但是背部已经开始痒,她忍不住用手抓了一下。

  这些症状她都知道,她急需去医院。

  可是看薄千羽的样子,好像丝毫不怕有人回来,一定是做了什么手脚!

  时间分分秒秒度过,她心里的绝望正一口一口吞噬着她。

  “薄千羽!你会遭报应的!”

  “现在有力气还不如叫一下床上的人,说不定他会听到,醒来救了你”

  薄千羽轻声提醒着,看着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感。

  林以凉感觉到空气稀薄,更担心的是肚子里的孩子

  薄千羽好像不满意她一直安静地咬着唇不出声,忽然站了起来。

  走到她跟前才蹲下身来,一手抓在她肩膀上!

  “啊!”

  肩膀上的剧痛袭来,林以凉忍不住痛吟了一声,眼前的一切都出现了重影。

  薄千羽这才满意地拍了一下手。

  只是,他尚未站起来,几声惊呼夹杂着一声痛苦的闷哼,便传来进了林以凉的耳朵里!

  似乎,还有利物刺穿血肉的声音!

  薄千羽身后,薄千丞面无表地站着,手里持着水果刀,除了刀柄,全数埋进了薄千羽的背部!

  四周的壮汉都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跑到了薄千羽身边,向薄千丞出手!

  薄千丞将水果刀抽出来,又是一声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