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受伤(1/2)

加入书签

  一句话,让玄衣和白晴晴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平板上。

  薄千丞的手指划得飞快,最后一张,是林以凉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手机,视线一直落在一个地方。

  她神色黯然,眼里的悲哀好像一把锋利的刀,不断切割着薄千丞的心脏。

  “先生,辛小姐知道您不在外地,会不会想多?窀”

  玄衣这话显然是问的多余的。

  白晴晴轻轻一笑,好像看了一出笑话。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许久,薄千丞才将平板放下,额上留下几颗汗珠,手握成拳,在头部敲了一下。

  玄衣看到他这模样,担忧地回过头,“薄先生,要不要去医院?”

  白晴晴本来还想冷嘲热讽一下,但是看到他这样,也说了句:“是不是又开始了?”

  薄千丞咬着牙,合上了眼睛,良久,才重新睁眼。

  朝着玄衣说了句,“开车吧。”

  林以凉才进门,便听到了客厅里传来了球球的笑声。

  她正疑惑着,是吴妈替她解了惑。

  “是莫先生来了,球球正在乐着呢”

  林以凉一楞,遂加快了脚步。

  客厅里,莫令听到声响回头看了过来。

  “小凉凉,你回来了。”

  他脸上的笑容一如往常的温和。

  但是眼里却快速闪过了一抹深沉。

  想到出门前接到的电话,他心里蔓延着一股复杂的滋味。

  “你怎么来了?不是该筹拍电影了么?”

  “要是所有事都需要我来筹备,我要雇佣那么多人做什么?”

  他笑着回答。

  “既然来了,就留下来用餐吧?”林以凉笑着在一旁坐了下来。

  “好。”莫令看了眼她的神色,“他没有回来吗?”

  “嗯,在外地。”

  林以凉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莫令听着也不是滋味,那个人的消息,他一个小时前便知晓了,但是不能告诉她。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以后也别乱走了。”

  莫令嘱咐着,心里的担忧又开始浮现。

  那天那个男人,行为实在太过怪异,要是真想对她不利,还真怕没有人能阻挡他。

  林以凉脑里也想起了那一幕,瑞士刀在肚皮上划过的冰冷的感觉。

  她忍不住颤了一下。

  莫令知道自己让她想起了不快的回忆,便转移了话题,“听说婚期是下个月十五”

  他努力掩藏着声音里的苦涩,嘴角勾勒一个弧度。

  他没想到,他会第二次参加她的婚礼。

  他更没有想到,这种婉心之痛,他还可以再一次承受。

  但是提到婚事,林以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嗯,都是他在操办,我只负责出场”

  她这话说得有些隐晦,莫令总觉得她话里有其他意思。

  ※※※※※※※※※※※※※※※※※※※※※※※※※※※※※※

  莫令一直待到了晚上九点才离开。

  见林以凉神色不佳,他有些担忧,“早点休息吧。”

  “嗯。”

  送走了莫令,林以凉在吴妈的叮嘱下,喝了一碗热汤才上楼。

  球球缠着她一会,很快便睡了过去。

  她看着球球的脸,有些恍惚。

  这一幕,和半年前的重合,她永远在等。

  等他回来,等他给她解释。

  一切都没有变。

  她还是那个爱着他的林以凉。

  她无论再怎么蜕变,都离不开他。

  爱早已深入灵魂。

  几度放下,终是无法割舍。

  薄千丞真如他所说,是第二天才回来的。

  那时候已经是晚上,林以凉正在厨房。

  听到车子的声音后,才洗了手出了客厅。

  进了客厅,沙上硬朗的背影让她停下了脚步。

  薄千丞听到声响往回看,见她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

  便将身上的球球放到了一边,起身走了过来。

  林以凉这才看到他碎下的一块白色ok绷。

  她本来郁闷的心便急了,伸手碰了一下,“你受伤了?”

  薄千丞抓过她的手,握在掌心,放到了唇边,“没事,不小心擦了一下。”

  林以凉抿唇,细细看了他一眼,没有看到其他伤痕才松了下来。

  她打起精神,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她以为,连昨天那句话也是敷衍她的话。

  薄千丞却只是低下身,手掌覆在她脸上,轻抚着。

  在她紧抿的唇上啄了一下,鼻子贴着鼻子,两人的呼吸那么相近,好像永远都这么缠绕下去。

  林以凉敛目,“我有事要跟你说。”

  “羞羞羞,爹地妈咪玩亲亲~”

  球球鬼精灵地托着下巴,趴在沙上直勾勾看着这边。

  薄千丞揽着林以凉的腰,在他鼻头上刮了一下,“球球,爹地和妈咪有事要说,等下再陪你。”

  球球正想抗议,看到吴妈手里拿着的粉粉的棉花糖,马上扑了过去。

  ※※※※※※※※※※※※※※※※※※※※※※※※※※※※※※

  房间里,林以凉坐到了床边,低着眉问道:“是你主动跟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