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我滚了谁来满足你?(1/2)

加入书签

  薄千丞一声呼唤让林以凉愣在原地,不可思议地正大眼睛看着他。

  “哼,还以为你心野了,连我这个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了!”

  薄庆轻哼一声,拐杖也在地板上出一声闷响。

  “你一回国就绑架我的儿子,你这是想做什么?窀”

  薄千丞望了眼林以凉,好似没看到她眼里的惊讶,接着重新落回了薄庆身上。

  薄千丞好像故意将他的脾气挑起,薄庆也丝毫受不了刺激,低喝着。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绑架?!没看到我们在玩棋子吗?!”

  他走近老李的身边,让他将球球放下,“小小子,你过来,给你爸说说刚才都生了什么事?”

  谁知道球球一得了自由便好像兔子一样窜回了林以凉身边,“妈咪球球怕”

  球球毕竟年纪还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和林以凉的约定,一声声的妈咪叫得可甜了。

  林以凉心疼球球,又不知道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当然她可不信,那个老人就是为了一盘棋将球球掳来。

  薄庆见两人皆是不相信的眼神,好像他虐待了球球一样,脸上更是恼怒。

  他薄庆一生威严,震慑人那不在话下,怎么碰到他们就频频让自己堵气!

  “老李,把两个大的带走,小的留下陪我下棋!”

  一句话,不仅老李变得恭敬严肃,连门外都窜进了几个西装壮汉,朝薄千丞三人走来。

  林以凉将球球抱起,下意识往薄千丞身上靠。

  薄千丞伸手揽在她腰间,一手捏了捏球球的脸,安抚着他的女人和孩子。

  等壮汉越接近的时候。

  薄千丞才淡淡地说了句,“爸,阿凉肚子里的小女娃要是受了惊吓,你可得负责”

  一句小女娃,让薄庆举起了右手,“停下。”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看向他。

  薄庆却是靠近了林以凉,精明的视线在她身上扫过。

  “有了?女娃?”

  那眼神和语气也尽是怀疑。

  林以凉看了眼薄千丞,不知道该不该搭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时刻,她竟觉得薄千丞带给她如此大的安全感

  那种心安的感觉,让她感觉到熟悉,且害怕。

  薄庆让医生为林以凉细细检查了一番,确实是怀孕了,但是孩子的性别却暂时无法判别。

  不过薄庆倒是没有再追究,虽然他是比较喜欢女娃,但是要是薄家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他都不会偏袒。

  他正了正脸色,“小子,你哪来的自信,这是个女孩?”

  “爹地说谎,妈咪肚子里的是球球的弟弟啦~”

  球球嘟着小嘴靠在林以凉怀里,小手还在上面轻轻拍了一下!

  这个动作可吓坏了薄千丞和薄庆。

  薄千丞忙将他拐进了几怀里,而薄庆则狠狠瞪了球球一眼!

  球球瑟缩着埋进了薄千丞胸膛里,这个怪爷爷!

  林以凉面对薄庆的态度转折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到他对她的孩子没有恶意倒是有些惊愕。

  “辛沐凉,你别以为我接受你的孩子,你就可以嚣张,我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戏子进入薄家的。”

  薄庆说话掷地有声,脸上的肯定让人无法质疑。

  林以凉只是浅笑,“孩子和我,薄老先生接不接受我都不在乎,但是薄家我也不愿意进。”

  薄千丞身躯一僵,沉默着。

  看来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倒是薄庆,被她话里的不屑刺激到。

  “不愿意当初就不会怀上这孩子!还是你还有其他阴谋?!”

  薄千丞皱眉说了句,“爸,孕妇不能受刺激,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我有没有阴谋,您看着便是,孩子既然有了我就会把她生下来。”林以凉目光灼灼,看着薄庆。

  薄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从薄庆那里出来,已经是晚上。

  门口正好有一辆车驶进来。

  经过林以凉和薄千丞的时候,车窗缓缓打开,一张和薄千丞有几分相似的脸露了出来。

  相对于薄千丞身上的冷硬淡薄的气息,这个男人如同一条蛇,冰冷无。

  这是林以凉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见他直直盯过来,林以凉很快转移了视线。

  她的手忽然被握紧,那力道让她直皱眉。

  她惊愕地看向薄千丞,却现他的唇紧抿着,眼里透着几分不安。

  “薄千丞,痛”

  她晃了晃他紧拽的手,薄千丞才反应过来。

  将她的手握起,查看了一下,有几道红痕。

  足以看出,他刚才的用力。

  “是我太用力了,回去让吴妈给你擦一下药油。”

  他知道林以凉要开口,还补了一句,“今晚别回公寓了。”

  薄千丞说完,一直凝着她的脸色。

  林以凉正想开口拒绝,看到趴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球球,却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再次陷进了沉默之中。

  但是薄千丞却格外享受这样的沉默,她不是张牙舞爪,那么乖顺,就在他触手可得的地方。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血液沸腾。

  回到薄家的别墅,球球才醒过来,一天折腾得够厉害了,脸上有些蔫蔫的。

  有气无力地被薄千丞抱着,好像一条八爪鱼,林以凉看着一大一小,扑哧笑了出来。

  林以凉看到主卧房的装饰时,有些怔愣。

  上一世,她怀孕的时候,卧房也被换了装饰,所有对孕妇不好的东西,全数换掉。

  “今晚你睡这里吧,我去客房。”薄千丞在门口对她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林以凉听他最后半句的语气,好像有些哀怨。

  再看向那双黑眸,分明是写着几分可怜。

  林以凉黑线,嘴里却淡淡地吐字,“那么谢谢。”

  说着,当着他的面狠狠合上了门。

  “砰!”

  一声震耳的关门声,她眼里的恶作剧的光没有被他错过。

  他听到一声反锁的声音,眉眼的刚毅缓了下来,唇边也隐约浮现了一丝笑意。

  随后想到某个阴冷的身影,黑眸里的光顿时消散。

  夜里,玄衣忽然出现在别墅,神焦急。

  那急促的声音让林以凉没有思考便打开了门。

  “玄衣,你这是做什么?”

  “辛小姐,我想问一下今天去薄老先生那里生了什么事?”

  林以凉愣了一下,“没什么,只是用过了晚饭便回来了。”

  “没有见过什么人?”

  林以凉想了想,“离开前,有个男人进了门。”

  想到离开前,那个男人阴冷的眼眸,林以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玄衣神色凝重,转身就走。

  林以凉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

  玄衣一向稳重,现在出现这个表,莫不是出现了什么事?

  只是,到嘴的话还是被堵了回去。

  玄衣周走后,房间重新安静了下来。

  辗转反侧,她还是从床上下来,走出了房间。

  薄千丞住的客房是她以前住的那个。

  但是此时里面却没有人。

  他不在?刚才玄衣那么着急就是因为这件事?

  这么晚了,他回去哪里?

  心里揣测着,莫名有些焦躁。

  是夜,她睡得不甚安好。

  朦胧中,好像有个身影在靠近,熟悉的气息让她眼皮更加沉重,嘴里吐出一个名字,便睡了过去。

  ※※※※※※※※※※※※※※※※※※※※※※※※※※※

  爱上寂寞一播出,更加沸腾的是s大。

  大榕树下的藤椅,舞蹈室,游泳池,小确幸饭馆

  几乎每天都有无数人在重复电影中主角所做的事。

  林以凉被限制每天只能上两个小时的网,她并不知道电影的票房如何。

  只知道,网络上卷起了一段舞蹈的学习,那是唐三彩的舞蹈。

  任茜没有打电话给她,她还真不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的反响那么大。

  春/光明媚,暖阳倾斜的午后,陈意笑和殷获出了门,她懒得走动,便没有跟去。

  所幸她的孕吐反应没有那么剧烈了,自己照顾自己还是可以的。

  林以凉抱着一本小说在沙上,看得津津有味。

  她本来想看看胎教读物的,但是实在是索然无味,她忍不住便取来了一本网络小说。

  她一看就放不下手,里面的男主是个总裁,可真是霸气啊。

  她一联想到薄千丞,那个形象就更加深刻了。

  她看得入神,没有现一道身影正在靠近她。

  直到她感觉到一股热气喷在她的脖颈,她才猛地回头!

  不想正好对上两片软软的东西,一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