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一直对老板卸磨杀驴没发表意见的刘书,这一次是难得地生气了。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刘书没有坐公交车,而是步行去往菜市场,用步行来发散一下他心内的火气,再去菜市场买一斤草鱼回家做酸菜鱼吃,以图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脏!

  这东西是他妈妈最爱吃的,现在又成了他的最爱,说不清是怀念还是什么,反正每次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吃一顿酸菜鱼,身心都满足了,一切烦恼即成烟云。

  提着一斤多草鱼,拎着一块白豆腐,刘书大步走进了即将关门的电梯。

  进去才发现里面有个熟人,对方这一次可算是发现他了,勉强对他点了点头。

  他此刻心中虽有诸多不爽,却还是礼貌地回应了对方。

  此后二人再无交流,各回各家不提。

  刘书的酸菜鱼还在锅里煮着,他打算吃完饭去洗个澡,去去晦气。

  走到阳台上收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四角裤和一双袜子不知所踪,趴在防盗网上往下一看,才发现这两样小东西正乖乖躺在楼下住户的防盗网上,准确地说,是躺在一盆楼下住户放在防盗网上的鹤望兰的主茎上。

  瞧着那东西开得正好,多好的一盆花啊,他那两样物什狠狠地砸下去,竟是砸断了几根花枝。

  啧,鹤望兰要养好几年才能开花,怕是个不好养的东西,如今被砸断了花枝,楼下的住户会不会骂他?

  想到对方那张冰块脸和不善言辞的性格,他又觉得大概是不会骂的吧,毕竟对方跟外人交流的时候实在太羞涩了。

  厨房里的香气飘了出来,他先去关了火,站在灶边看了那锅水煮鱼约摸一分钟,他才盖上锅盖,拿了钥匙下楼去。

  敲了三下门,又按了门铃,却始终不见人来开门,他还琢磨着那人是不是走了,又觉得自己居然会下来拿回那两样东西很是莫名其妙,便打算回去,他的酸菜鱼还等着他宠幸呢。

  刚转身,803的门却是开了,门内出现一张近日出镜率颇高的冰块脸,迷茫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许久,刘书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来都来了,对方也开了门,若不做点儿什么才更为莫名其妙。

  所以他直接走了进去,因为楼上楼下的布局一致,他便熟门熟路地走到阳台,略有些赧然地将自己的两样揉成一团,紧紧地捏在手中。

  对方一直跟着他,自然没有错过他的任何动作,等他离开阳台后,对方却还盯着那盆被砸断了花枝的鹤望兰。

  他试图从对方依旧没有表情的脸上读出愤怒的意思,但是他失败了。

  对方看了鹤望兰良久,走上去前去将砸断的花枝折下,转身递给了他。

  呃,这是让他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