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06

  亲爹留下的那沓毛爷爷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两个人平时过着农家乐的生活,自给自足,小小年纪就做的一手好饭,除了不会做肉。正是长年纪的时候,兄弟俩会去镇上买阉好的腊肉腊肠,再去小饭馆搓上一顿好的。

  那会儿高年级的小孩儿流行起了抽烟,村里人老土鳖的抽着烟杆,小孩儿却早就知道有叫“中华”的一种烟了,镇上没得卖,他们退而求其次的抽上了别的牌子的烟。

  宋昌领着宋兆吃了碗馄饨,到小卖部里,宋昌脚步就踩了刹车,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玻璃柜台里的烟。

  宋兆扯他的袖子,糯糯的喊他,“哥,该回去了,天要黑了。”

  宋昌从喉咙里憋闷出一声知道了,杵着不动,于是宋兆换了一种僵硬的语气说:“不准抽烟。”

  见宋昌不听,还想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眼泪登时哗哗的流,适时的表现了自己的“无理取闹”。

  宋昌虽然比宋兆大了三岁,但到底也是个少年人,心眼还没宋兆多。这回他过分的坚持,甩开宋兆纠缠的双手,问:“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了?”当下就买了包烟,还是最贵的。

  宋兆从演的伤心进化到真伤心,哭得肝肠寸断,边哭边抽噎,抖的像个筛子。宋昌又买了好多零食哄他,两个人拿着大包小包,宋兆抽噎着说:“你每天只能抽一根烟。”

  宋昌没法子,嘴上先应了,“好好好。”

  宋兆撅嘴,“你骗我。”

  宋昌心道你还挺聪明,忙说:“没有骗你,我怎么能不听弟弟的话呢。”

  宋兆继续撅嘴,“你刚刚就说轮不到我管,我……”说着假惺惺的护着了眼睛,实际在偷看宋昌。

  宋昌果然中计,听话的不行。

  之后宋兆把宋昌给他买的零食仔细放在包里,带到学校,做起了倒买倒卖的生意,赚了一笔不小的钱,于是那沓毛爷爷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厚,蠢如宋昌,从来没发现宋兆拿去小店里换的零钱是攒的不是用剩多的。

  再后来……两人第一次吵了个翻天覆地,宋昌都强忍着没有动手打他,却在看见他抽烟的那一刻把他按在泥地里,红着眼睛要他保证不抽了。

  宋兆的倔强同宋昌如出一辙,他说:“要你管?”

  一个巴掌不轻不重的落了下来,宋昌松开他,走远了,走到一群混子里,每个人都抽着烟,见宋昌过来也递给他一根,他发红的眼睛狠命瞪着那根烟,最终还是接了,塞在嘴巴里。

  宋兆只看得见他的背影,尽管站在一群人中间,却显得那么形单影只。

  这一觉睡得太好,醒来就很闷。宋兆推开了宋昌压在他身上的那只手,和外面的人要了根烟,自去小土坡上抽了起来。回忆到学抽烟那里,他整个人都陷在了一种难言的心痛中,草草熄灭了烟蒂,回到房子里。

  小喽啰递来了皮薄馅大的包子,宋兆漱了口,转身回了房间。丝毫不奇怪王跛子为什么让人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

  已经过去了十五天。这十五天过得和度假似的,白天游手好闲,晚上缅怀过去。

  宋昌不在。宋兆无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