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杀气(1/2)

加入书签

  龙鹰走的时候看着我,深呼吸了几口说了一句话后转身走了:“好快的剑”。

  陈守死了。因为他该死。

  每个人的眼光都很奇怪。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五哥,箫七,司令,李行,我有事问你们”。

  帐篷里只有我们五个人。

  问题有了答案。

  司令被陈守偷袭,李行也是。司令的人也被偷袭过,不过都有武器,陈守没得手。

  有的人被押进了洞里面,有的在外面。

  几个有资历的人都到了帐篷里。

  马子淘,赵联寿,三个司令的人。牛胡子,虎子,和一个叫齐东全的人。都是司令介绍的。牛胡子看着我有些奇怪。

  赵联寿和马子淘是龙鹰绑了的。他们没有动手。

  因为他们的情况一样,都问:“什么人”?

  回答是:“龙鹰”。

  然后就绑了。

  司令问我:“陈守是怎么死的”?

  刘老五打断司令说:“没人知道,就别问了”。

  赵联寿开口道:“我感觉到有一种奇怪的杀气一现既隐,然后龙鹰向陈守走去。然后我感觉到龙鹰的杀气。刀爷和龙鹰说话时,龙鹰的杀气又出现了。不过很快消失了。我想我开始感觉到的应该是刀爷的杀气。哈哈哈哈……连龙鹰都得忍着的杀气”。

  赵联寿说刀爷时看着我。五哥介绍我时说的我叫刀疤。

  马子淘也开口道:“我没看见刀爷出手。我估计龙鹰也没看见”。说完马子淘看了看我。

  刘老五说道:“几位爷,大家商量下下一步怎么做”。

  商量的结果是:五哥司令箫七带着笑子达和几个人去最近的医院,现在动身。司令死活不去,就留下了。剩下的人休息,明天动身去另一个局—唐古拉山。

  送走刘老五箫七,我问司令远处的火怎么回事。

  司令的回答就四个字:“毁尸灭迹”。

  司令拿出牛和酒,刀在我手里,牛都是大片的,我吃了个饱,喝了个痛快。司令问我怎么杀的陈守,我说是用血剑杀的。我问了司令牛胡子的事。司令大概和我说了下,牛胡子也知道了我没死。就说感觉牛胡子怪怪的,原来是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

  吃完喝完时李诗悦进来了。她笑着看着我说:“你没事吧,怎么嘴上都是泡”。

  我笑了下道:“时间长没喝水”。

  然后李诗悦问了我我跑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大概的说了下,司令时不时两句。最后我伸了个懒腰,李诗悦说:“你休息吧,我也休息去了”。

  我和司令,花麻子,虎子睡在帐篷里。睡前我想到一件事,以后不想说什么了就伸懒腰,呵呵,人就走了。

  这一觉睡的,舒服啊。吃饱了,喝足了,睡觉就是香啊。

  晚上八点多的我醒来,帐篷里没人。外面很亮。

  我出去后,看见七八个人一堆,中间放着汽灯,很热闹。

  我走到司令旁边坐下。和马子淘赵联寿,李行黄子通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牛胡子说:“牛爷,好久不见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