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该死的人(1/2)

加入书签

  箫七说道:“陈守把我叫到一边告诉我,我父亲利用我,我就拿探杆打了陈守。binhuo陈守拿枪对着我让人绑了我”。

  我舔了舔嘴唇。渴。也冷。也饿。不过我们三个什么都没有。

  我把灯关了说:“没吃没喝,怎么办”?

  刘老五道:“你俩带着我估计要三天可以出去。如果你俩自己走,两天就可以”。

  我坐着急速收缩的呼吸着,感觉到jing力充沛时停了下来。站起来把包背到前面,对箫七说:“扶下五哥,我背着他走”。

  箫七扶着刘老五说:“你先背”。

  刘老五道:“行了,你们能背着我走,我自己就能走”。

  我扶着刘老五,箫七拿着灯在前面。开始不觉得什么,走了一会胃难受起来。感觉腿有点抖。

  刘老五的手在我手腕上了一会,然后开口道:“这几天你吃什么了”?

  我说:“和你分开后什么都没吃”。

  刘老五道:“我不是说饭,是其他什么东西”。

  我想了想说:“没有。怎么了”。

  刘老五说:“你的脉不对,似中毒又不是,似生病也不是,你仔细想想吃过什么”。

  我道:“没有,就抽了不到四盒烟”。

  刘老五停了一下继续走,笑着道:“没吃没喝,抽了四盒,难怪脉不对。在抽我撂不到这你就撂这了”。

  前面的箫七停了下来说:“你们看天空”。

  我们前面的天空很亮,好像下面有什么巨大的发光的东西。

  刘老五说道:“那是汽灯的光,很多汽灯。七哥,你过”。

  箫七离我和刘老五远了后,我扶着刘老五坐下,我也坐着点了支烟。

  刘老五摇摇头然后谨慎的说:“小心每一个人。任何人”。

  我点了点头。我想了想把龙鹰和老头那里的事大概说给刘老五听了。不过关于痣的事没说。

  刘老五看着远处的光线说:“我不知道你说的老头是不是笑家人。如果陈守杀我是他们指使的,问题就复杂了。不过我知道龙鹰,藏狼龙鹰,两个藏边的头号高手。藏狼独来独往,没人见过。龙鹰是个杀手,杀人不眨眼”。

  我想到萧平的死,心里一寒。

  三个小时。箫七没有回来。

  刘老五说:“箫七一定出事了”。

  我想了想说:“五哥,我们上”。然后我着血禅兽的脑袋。

  刘老五站了起来说:“走,早死晚死都比等死好”。

  我扶着刘老五说道:“兄弟,只要有危险你就动手,我和五哥的命就在你手里了”。

  血禅兽道:“老大,我知道了”。

  两个小时多,距离光源很近了。我和刘老五突然被许多灯照的挣不开眼。然后是龙鹰的声音:“二哥,是你啊”。

  我看着龙鹰说:“箫七呢”?

  龙鹰五六秒后说:“陈守,箫七呢”?

  陈守从龙鹰后面出来,看到刘老五脸sè一变,然后说:“龙爷,箫七……箫七……”。

  龙鹰道:“是死是活把人找过来给二哥”。

  我心里一动,难道箫七已经……

  我喊道:“灯别对着我”。

  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