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失忆之路上(1/2)

加入书签

  开车时李诗悦问我:“你什么时候学的开车”。

  我笑着说,不笑着不行啊:“不记得了,有驾照,上来就会开”。

  李诗悦问:“以前的事你一点都不记得”?

  我看了看她说:“知道的都是听人说的,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姓笑”。

  李诗悦笑了笑说:“你的遗传可以说明你肯定姓笑”。

  我不想谈连我自己都没记忆的事就说道:“说说你”。

  李诗悦道:“我,我没什么说的啊。从小跟着大人们练功夫,二十二岁到现在下了几回地,就没什么了”。

  我说道:“怪不得你功夫那么好。对了,你对什么人都是笑着出手吗”?

  李诗悦笑着道:“不是,我从没跟人动过手。都是和…益东他们几个对练的,你是第一个”。

  我说道:“幸亏你是第一次,要不我就早死了”。

  李诗悦道:“你可真会哄人啊。五哥说过你的事,还有你肩膀上的东西。我要有杀你的心,死的是我”。

  我说道:“你没有过杀我的心思”?

  李诗悦道:“没有,拿剑刺你那次是因为二哥被扔到鼎里去了,我急了才刺你的。对了,你把药喝完了吗”?

  我想了想道:“喝完了。你们不恨秦志”?

  李诗悦道:“开始恨,后来二叔说了,都怪我们,不怪你们。说要是没有你那屠夫兄弟,我们不知会做出些什么无法面对祖先的事。他还让我们感谢屠夫的”。

  我心说还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不仅多看了她几眼。

  李诗悦继续道:“你昏迷后,刘老五和我二叔进中间的石门里去了,出来时说里面的红眼魁红脸魁都让鬼煞给杀了。可我看我二叔没说真话。你进去过里面,里面是什么情况”。

  我想了想说:“我是被五哥救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我想的是:不怕胡说,就怕没得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装不知道。不想说的乱打岔。

  出了四川,李诗悦开车。我傻了,那技术比我好的太多了。

  一路无话。不外乎吃饭加油睡觉。

  等进了xizàng,刘老五联系了其他人,约定在大峡谷见面。

  车继续前进,错过了加油点,十九个小时没有加油,我的车没油了。距离仈jiu百米,刘老五打电话说他先继续走,等有加油的地方通知我。

  三个小时后,天黑了,刘老五打来电话说他也没油了,等明天有过往车辆再说。

  我把后座上的包扔到前座上,把我的包拿下来让血禅兽进去,然后把包放到车前面,打算睡觉。想了想不对,就把包都扔车顶上,把前座放下来,我一边,李诗悦一边,都能睡下了。

  晚上冷啊,我被冻的睡几分钟就醒。李诗悦就没睡着,她穿的比我少多了。

  要么我脱了衣服给她,我死。这肯定不行。

  要么她脱了衣服给我,也不行。看着李诗悦的样子,我豁出去了,对李诗悦说:“你要不怕什么,我抱着你睡”。

  李诗悦直接窜我怀里,双手放在前。我想了想,八成她早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