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离开西安(1/2)

加入书签

  我和死人笑了笑。

  死人说:“老二,昨天没听到你做梦说话,是不是这珠子的原因”。

  司令说:“珠子驱鬼辟邪,老二是不是鬼缠身”。

  我一听身上发冷,想起捉蝎子那晚,死人说他看到的是蛇,我看到的和他不一样。难倒真的是鬼缠身。

  死人看了看司令,把珠子给了给司令。司令把珠子给我说:“你把这珠子放到贴身的口袋里,驱鬼辟邪,你不知道,你晚上鬼哭狼嚎的,吵的我和死人觉都睡不好”。

  西瓜的我晚上做恶梦喊,成鬼哭狼嚎了。

  我没客气就把珠子放到自己缝的口袋里。因为司令说昨晚我没做梦,珠子再我手里会变sè,他和死人就商量把珠子给我,或许真的辟邪。

  把麒麟都生吃的动物蛋,肯定厉害。

  接着我们商量把宝石都卖了,金丝没了都是废的。铜镜留着以后用。

  第二天,初三。路上基本没人。我们三个八点多就拿着珠子去陈掌柜的店里,距离店不远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两个瘦了吧唧的,一米六多不到一米七的人。店门关着。走到店门口时其中一个瘦子狠毒的看着我们。这时屋里传来一声惨叫。明显是陈掌柜的。

  死人小声说“秦老九,能进不”。

  “能”司令大声说,吓了我一跳。

  就见司令走到俩瘦子跟前,其中一个刚想说话,司令一手一个抓住俩人脖子,和拎小似的一脚踹开门走了进入。我和死人互相望了望,苦笑着跟了进去。

  那俩人脸发紫,直翻白眼,死人拍了拍司令肩膀说:“别弄出人命”。司令直接把俩人给扔出去两米多。那俩人在地上不停咳嗽。

  店是里外两间,中间没门。里面有三个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们。俩人坐着,陈掌柜坐在地上,满嘴是血。死人进去坐在一个凳子上,点了支烟。屋里很安静,没人说话。我看了看也没什么能坐,就和司令站在一边抽烟。

  安静了大概也就半分钟,外面那俩人紫着脸,不停的咳嗽着走了进来。

  死人先开了腔说:“我们找陈掌柜,你们先到外面去等着”。那时我心里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司令和放高利贷的打架时一个对八个,对方是俩重伤一残废。

  这时那俩坐着的其中一个站起来掏出什么东西,就听一声惨叫……

  枪,一把枪,西瓜个麦杆。枪西瓜的怎么了,还不是掉在地上。死人的拐棍也不知怎么出手的,那哥们的手腕肯定是折了。

  想当年,死人用丫树枝捉蛇,从没失手。捉,捉过的都知道,叫啊。一下打不死,那就麻烦了。死人用竹杆抽脑袋,立马躺那,叫都不叫。捉狗,天上的飞鸟等等。

  枪掉在地上的那一刻,司令过去捡起枪,利索的把枪拆成件放到那倆人中间的桌子上。然后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那俩人说:“从来没人敢在我们李爷面前掏家伙,以前有的,现在都废了,我们李爷给你们留点面子,最多骨折,还不赶紧走”。

  那四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