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失忆之扯淡(1/2)

加入书签

  肩膀上有剑的人咽喉处多了一把剑。

  刘老五进了门,咽喉上有剑的人看着我走向我,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却是吃惊的表情,然后趴了下去。

  我呼吸了一下走了进去,顺手关了门。疯子和小马站在一起,李涛坐在那个应该是陈天仁的人的旁边。刘老五站在里面死了的人的旁边,还有两个人站着。

  我走到小马和疯子跟前一手一个握着他俩的手点点头。然后坐到陈天仁对面,点了支烟看着陈天仁。

  陈天仁指着我说:“你…你是谁”。

  我笑了笑说:“天哥,你看司令那我交代行吗”。说实话,我心里没底。

  陈天仁站起来有点激动的说:“你是二哥,你是王笑二二哥”。

  疑惑着客气一阵,大概说了说情况,陈天仁让人都走了。然后刘老五让疯子把地上躺着的俩人弄走,疯子打了个电话等在那里。

  我们换了个房间。刘老五和陈天仁说:“天哥,你可以通知僵尸屠夫秦爷,就说李李刚李宁死了,让他过来一趟”。

  陈天仁拿出电话:“秦爷,出事了。李刚李宁死了。我也被留下了。好,好”。

  陈天仁说司令赶来了。

  我们聊着,陈天仁说:“李刚李宁背着司令干着许多事,死的好”。

  ……

  门是被踹开的,后面跟了许多人,手里有枪。

  小马低声说:“是三哥”。

  进门的人看了李涛一眼,说了声:“围起来”。

  我们被几十个拿枪的围在中间。我感觉我有点出汗了,看了看李涛,李涛笑着点了点头。司令看见小马就说:“小马,你…你…天哥,李刚李宁呢”?

  我心里没底的说道:“被我宰了”。

  说完我站了起来,看着这个陌生的,却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司令秦志。

  司令秦志吼了一声顺手掏出一把枪,转身看见我,枪也没举起来就掉地上。然后用手指着我,双脚有些不利索的走向我,嘴也有些不利索的说:“二…二子”。到了我跟前抱着我说:“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你没死,你怎么不早来找我啊……”。

  我看了看刘老五和李涛,他俩点了点头。我推开司令,司令抹着眼看着我,我说道:“我宰了李刚李宁,你不找我算账”?

  司令一愣,有点傻笑着说:“死了他俩,回来个你,我赚了。你就是连我也宰了,我也没意见”。

  我一激动,忍了下说道:“听说你不认死人李涛这个兄弟了”。

  司令又是一愣,转身向李涛走去,突然停下说:“你们能都出去回去”。

  人都出去后,司令走到李涛跟前,突然打了自己两耳光,然后对着李涛说:“谁说我不认你这个兄弟的,我那时就是一想到老二死了,顺口说的,后来我也后悔了”。

  李涛坐着不说话。

  司令抓了抓脑袋,突然跪下。西瓜的司令跪在李涛面前,李涛赶紧扶起他。司令眼睛有些红,眼里有泪,他呵呵笑着说:“你要是不解气,揍我一顿”。

  李涛说道:“我也没怪过你,的真下手啊”。说后半句时李涛抹了把眼泪。

  司令说道:“李涛,老二回来了,咱们兄弟以后又在一起了”。

  陈天仁抹着眼睛说:“兄弟重逢,哭什么啊。应该庆祝”。

  司令抹了一把泪水说:“走,去死人的酒店喝个痛快”。

  大家站起来后,陈天仁说:“秦爷,该叫人把小娟放了”。

  司机笑了笑,然后打了个电话。小马给疯子打了电话,让疯子把小娟安顿好后到李涛的酒店。

  我,李涛,小马坐在司令开的车里,面包车。刘老五,笑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