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二次盗墓(1/2)

加入书签

  就在我们准备找目标的前几天晚上,我又开始做噩梦了,中间有三个多月没做。想了想是从第一次去监狱看司令时开始没做,仔细想了想刚好一百天。我也昏迷了一百天。不仅渗的慌。看司令的那天也没什么奇怪的事啊。心里告诉自己,不管他。也没告诉死人和司令。

  出生在我们那,盗墓的事多了,耳听目闻的,多少对早点的墓有个概念。

  什么一片庄稼地其他地方庄稼正常,就一块不正常,下面有问题。

  什么灌溉庄稼的时候有个耗子洞什么洞的水灌不满,下面有问题。

  地面雨后无故塌陷,有问题。

  那有孤零零的,几百年几千年的柏树松树,有问题。

  等等……

  在我们三个想好看好地方后,我们决定下地干活。司令带着他那套杀猪工具,那是一块不长庄稼的地。冬天的晚上,十点多我们就到了目的地。由于死人从墓顶室挖掉下去过,这次我们从边上开始挖。

  西瓜的,司令做的斧头铲就是好用,得劲,锋利。由于地灌溉没几天,挖的很快。八十公分直径的竖井死人挖了一米多换的司令,大概挖到两米多的时候就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司令弯腰撅了下屁股,竖井靠不长庄稼的那面竟然塌了进去。

  司令转身一看,抬头看了看我和死人说:“我没放屁啊”。

  西瓜的,出了一身的冷汗,我连把西瓜的司令活埋的心都有了。

  司令在上面,我和死人进去。原来竖井和墓室之间就十公分厚,死人撅屁股撞通了。十公分厚,这技术,我们都崇拜起自己了。

  拿斧铲顺了顺土,差不多能进去了我和死人先后就趴着下去了。墓室顶到地面大概一米八左右。在手电筒的照shè下:墓室大概有十平方左右,高两米不到。

  死人一米八,就是个活尺子。

  中间的棺材塌了,可能木头不好在加时间长了。

  四周什么也没有。死人用脚一个正踹,棺材四分五裂。我俩仔细找了找,除了骨头和一把抽烟的烟斗什么都没有。于是我们失望而归。

  死人说那烟斗是抽鸦片的烟枪。事后我们仔细研究,结论是在找墓找石头棺材的,只要有石头就成。第二天司令又在捣鼓什么工具,和鱼竿似的。一米一节的无缝钢管焊上螺丝可以接在一起。大概五零的钢管开堂。后来我知道那叫探铲。

  由于我们都是酒鬼烟鬼,钱很快就剩一千多点。

  据上一次的教训,我们又找了一块庄稼不正常的地方,在我们那一座老土城的西面三公里处。那块地南面是一条干枯的河,北面是梯形上去的土山。在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晚上九点多,我们到了看好的那块地。

  南北有二十多米,东西十五米左右。

  司令用他做的探铲在中间开始往下探去。一米,三米,六米,我和死人都放弃了,坐在一边抽烟。司令却坚持不歇,说把连头十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