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失忆之拍卖(1/2)

加入书签

  叫来酒店的人修门,给了三百块。

  包间里,我们四个坐着,我让疯子叫李毅和张亮也坐下。叫了酒菜,我多叫一份牛让服务员给打包。他们五个酒喝了两瓶,我灌了两瓶。

  小马又问我的腿怎么回事。刘老五说道:“你二哥被人图宝害命,抢了血剑和麒麟珠,探杆把脑袋咂的稀巴烂,差点死了,腿是被打断的”。

  我看见疯子的眼光很可怕,小马的眼睛平淡的更加可怕。

  小马喝了一口酒说:“谁干的”。

  刘老五看着我,我灌了一口酒说:“萧七陈守”。

  小马又喝了一杯酒,疯子看着小马,小马笑着说:“二哥,来”。小马举着杯子。

  今天我心里也莫名的高兴,就痛快的喝了八瓶。他们五个喝了八瓶。疯子和小马,李毅张亮眼都大了。

  酒喝了三个多小时,大家都很少说话。我心里惦记着血禅兽,就假装喝多了。带着牛回房间了。

  小马他们预定的房间,在我们上面。他们找住在我对面的人,给了两千块。住了进去。对面的人见他们喝多了,又有钱拿,痛快的搬到上面去了。

  回到房间,我看到血禅兽在窗外坐着,手里什么都没有。就开窗让它进来。敲了敲墙,门响开门,刘老五就进来了。

  刘老五看了看我肩膀上的血禅兽,关好门说:“我看那几个人对你到是真的义气,可能他们真是你的兄弟。现在他们要跟着你,你打算怎么办”?

  坐下来后我说:“我也看出来了。不过现在要紧的是血剑和麒麟珠,这两样东西是我们破解诅咒少不了的东西。他们要跟就跟着吧,我们小心点就是了”。我边说边给血禅兽穿好衣服。

  我奇怪血禅兽为什么不说话,到不奇怪它两手空空的回来。因为在回来的路上刘老五说了,东西肯定放在保险柜里,五公分的钢板,估计血禅兽也没法子。

  我看着血禅兽,着它的头说:“行了,别郁闷了,我们在想办法”。

  血禅兽委屈的说:“我真想杀光他们”。

  我拿过桌子上的牛说:“来,看老哥给你带了什么吃的”。

  血禅兽看了一眼说:“又是牛”。

  我说:“怎么,不想吃”。

  血禅兽从我肩膀上跳到桌子上去吃牛。刘老五笑着摇摇头说困了,就回他房间去了。

  我想了想以前每月喂血禅兽一回,有些麻烦。它也不爱吃牛猪什么的。就告诉血禅兽,让它以后饿了自己晚上出去找吃的。血禅兽竟然是很高兴的样子。

  坐禅冥想。睡觉。血禅兽睡在我肚子上。

  第二天我刚起床,就有人敲门。是小马,他看着我肩膀上的血禅兽,我笑着说我养的猴子。我让他进来,他说不了,然后说他有点事出去几天,初四就回来了。房也不退了。我叫着刘老五把他们送到酒店门口,就去唱歌了。

  什么办法都想了,都行不通。酒店这几天住进来很多人,刘老五说有很多都是江湖上的。

  我们到俱乐部附近转了几圈。没事聊了聊小马。刘老五说小马是突然出现的,三年下了十几次地,没死过一个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僵尸屠夫总是避着小马。僵尸屠夫是西北头号有势力的人,更有钱。和蒙古的田老板有来往。

  我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