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失忆之小马疯子(1/2)

加入书签

  我不会唱歌,却爱吼几下。反正我自己感动了,管别人说什么。

  包永远不离身,禅兽永远站在肩头。心,永远抽泣!

  大年三十:笑,过年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总感觉你在看短信。

  这几个月,我天天做噩梦,我恨不得生食萧七。连骨香我都是俩月吃一粒了。我不算什么,因为头痛yu裂的感觉只有她的原因我才能忍受。

  大年初一,我和刘老五来到俱乐部。我的腿还有些麻木,有点瘸。

  我们的计划是:不能出人命。人多我们就跑。

  我们想初一俱乐部人应该不会太多。在门口血禅兽说麒麟珠和血剑还在里面的时候,我和刘老五被两个守卫拦在门前。刘老五和守卫说我们找陈守,门卫转身去请示的时候,他抓着守卫的脖子直接给摔晕在地。我用鬼魅手法抓住另一个守卫的手一个手刀砍晕他。然后我俩冲了进去。冲进去时才知道我们估计错误。里面有三十多个人。

  我们俩看到那么多人,马上又转身跑了出去,飞快的消失了。

  转了一大圈,也没人追。我和刘老五回到酒店,刘老五说:“他们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我笑着说:“估计都没看清咱俩是什么”。说完我和刘老五大笑着。

  突然感觉左腿颤抖的厉害,更加麻木,我就坐下。

  肩膀上的血禅兽始终在我肩膀上呆着。这时血禅兽说:“老大,其实这件事很简单。你让我去抢或者去偷,他们本没办法”。

  听了血禅兽的话我差点大骂自己。

  我和刘老五说:“五哥,要是它去抢,他们本没辙,都得死。要是它去偷,神不知鬼不觉的,咱俩怎么都没想到呢”!

  刘老五看着血禅兽说:“把它衣服脱了,那里面灯光昏暗,它的颜sè和速度人本看不到。问题是它怎么拿下那些东西”。

  这时血禅兽伸出手说:“再多几个都行”。

  我看着它的手,五个手指伸出有五六公分长的爪,加上它的手,比人手还要大。

  刘老五说道:“血禅兽果然神物啊。夜长梦多,现在就去”。

  我和刘老五坐车来到距离俱乐部五百米的地方,下车背着司机脱了血禅兽的衣服,强调不让它杀人。血禅兽就消失了。我们坐车回到酒店。

  下车时我意识到一件事,看着刘老五道:“五哥,你知道它是血禅兽”?

  刘老五笑着道:“猜的。连你的麒麟珠,都是据传说猜的”。

  心里有事着急,就去唱歌了。

  吼了一阵,刘老五叫了俩女人。我知道刘老五要做什么,就拄着手拐出去了。站在酒店外面抽烟。

  这时酒店门口来了辆车,车上下来四个人向酒店门口走来。我抬头看了看,让到一边。忽然感觉不对,又转头看向那四个人。四个人中前面的两个人看着我,眼神惊呆,表情激动。我不想生事,就转过头去。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小…小马哥,二…二哥”。

  感觉有人走到我身后,我转身,看到一个比我低一头的人满眼含泪看着我,看着我张嘴想说什么,说了几次也没说出口。弄的我心跳也加快了。我突然感觉这个人很熟悉,头却跟着疼了起来。然后听到那人哭着,颤抖的说:“二…二…二哥”。

  我看着他已经满面泪水,心里莫名的冲动,头也更加疼了。

  一个哽咽的声音传来:“二哥,我是疯子啊。这是小马哥啊”。

  我头痛的更加厉害,耳边又响起了说话声,我一惊,从包里拿出装骨香的瓶子,倒出一颗硬咽了下去。刚把骨香装好,说不出话的那个人哭泣着说道:“二哥,我知道你是二哥,绝对错不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没死,虽然你比以前胖了,可是从你举止,眼神,还有脸上的疤,我知道你是二哥,就是我的二哥。二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认我了,我是小马啊,你的五弟小马啊”。

  我深吸了口气,想了想,刘老五不让我轻易相信任何人,我还是小心点好。不过看样子他们真认识我,好像还是我的兄弟。想到这里我有点抽泣的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说他是小马的人愣了一下说:“二哥,你叫王笑二啊。你怎么了,怎么不记得我和疯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