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失忆之红眼魁(1/2)

加入书签

  走了有一公里,弯弯曲曲的。

  我耳边传来血禅兽很小的声音:“老大主人笑二哥,里面有尸气,还都是活着的尸气”。我想了想,活着的尸体的气味,尸变吗。

  我停下来转身看着七哥说:“里面有活着的尸体,可能尸变了”。七哥看着我的表情有些诧异。我说完就继续往前走,七哥也没说什么。

  又走了五百多米,是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石室,三十几个人站在那。陈守也站在哪。他看见七哥后说:“七哥,这里有百十平米大,对面有一口棺材,上面写着开棺者死四个字”。

  七哥走到陈守跟前,说了一些什么,陈守也诧异的看着我。

  三十多个人给中间让了一条道,七哥走了过去,陈守在后面跟着。

  我没有过去,站着点了支烟抽。

  抽了两口,传来陈守的声音:“老方法,开棺”。

  一阵声音过后,接着一声:“轰”。

  时间仿佛停止了,然后是七哥的声音:“快网住”。

  然后是闷哼声和几声惨叫。陈守的声音传来:“顶住”。

  灯光都照在一个地方,我心里好奇,就绕到边上走过去。距离有五米多的时候,看到四个人拿着有两米长的杆子分别顶在一个被渔网一样的东西盖着的人的四肢上。灯光下那人的眼睛是红的,其他和人没什么区别,被四杆子顶在石壁上还挣扎着。

  我想了想,应该是他们打开棺材后那人就出来了,他们用渔网网住那人,那人挣脱了,然后他们又用杆子顶住那人的四肢。我感觉那人好像在那见过,很熟悉。

  这时陈守走到那人跟前说了一句:“刚进来就损失三个人”。

  然后一声枪响,那人脑袋上有了一个洞。陈守把枪回腰里,看了看那人说:“死了,可以放手了”。

  这时血禅兽又小声说:“那红眼魁是感觉到我了才不动的”。

  听到:“红眼魁”三个字时七哥走到我跟前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感觉他应该是问红眼魁,就说:“感觉”。

  七哥看了看我就走了。

  陈守带着几个人在棺材里翻,什么也没有。他又转了几圈说:“七哥,这里没有其他出口,看来棺材有问题”。说完又去研究棺材。

  时间不大,一声石头摩擦的声音响起,棺材里还真有问题。

  棺材底部出现了一个和棺材底差不多的洞口,下面有台阶。陈守喊了一声:“走”就下去了。

  我不是最后一个,不过这次有人和我搭档了。是一个满身都是兜,兜里鼓鼓的,五十多岁的人。七哥和两个人走在我后面。

  那人看着我摇摇头,自顾自的走着。突然后面传来枪声,三声。我停下回头看去,七哥和两个人走过来,看了看我绕着向下走去。

  我快步跑回去,看到地上躺着三个人,灯光下三个人眉心都有一个洞,子弹穿过的洞。我心里忽然对七哥有一种厌恶感。

  台阶有二十多米,下面是一个更大的石室。灯光照到的地方很模糊,看样子是石壁。石室中间有一个棺材,棺材后面是一个两米高的鼎。感觉很熟悉。陈守和几个人正在开棺。

  轰的一声,接着轰隆隆的。声音没了后,人群中有人喊:“出口没了”。

  我回头一看,顺口说:“西瓜”。

  只见台阶不见了,进来的洞口,棺材的底没了。心中疑惑着。这时陈守喊到:“不要慌,肯定有出去的路”。

  人都向棺材那边集中。我也打算过去,却看见七哥在看着我,眼神很奇怪。然后七哥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莫名其妙的说:“什么”。

  七哥说:“你刚才是不是说西瓜”?

  想到那三个人眉心的洞,我说:“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七哥有点激动的说:“你叫什么”?

  我说:“刀疤”。

  七哥说:“我是问你的真实名字”。

  我说:“有什么事吗”?

  七哥吸了一口气说:“没事”。然后走向棺材。

  可能他也感觉到我的语气不对。走回去时回头看了我两次。

  棺材的中间有一个洞,其他什么也没有,棺材盖上到是有一个半圆的铜环。七哥看了看说:“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