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失忆之人心有别(1/2)

加入书签

  告别了我的族人笑成四和笑胜,我在没人的时候打开了包,血禅兽说了一句话,我经过一条河的时候,看到周围没人,跳下去洗了个澡。

  “老大主人,你的包里真难闻”。这是血禅兽说的。

  洗了澡后还是难闻,就买了衣服换上。不难闻了。衣服和原来的一样,裤子口袋剪了,衣服里缝上兜,旗子放到包里。右面的是麒麟珠,左面的是手机。因为左面距离心近。

  我仔细的看了一遍血禅兽:耳朵很尖,眼睛很圆,鼻子扁扁的,嘴和狮子很像。大小和松鼠差不多,有些像猴子。脚似牛脚,手似人手,五指分明,比烟盒略小。有看上去很锋利的和猫爪一样,可以伸缩自如,像钢铁一样指甲。身上没有毛,皮肤和石头一样凹凸不平,颜sè有点发红。尾巴和我的大拇指差不多。动作表情和人差不多……

  我问了血禅兽一些问题。

  洞里的两个人怎么会袭击我?

  因为血禅兽的爪子里有毒,它想放毒就放,不想放就不放。毒使人变的嗜血,不知疼痛的杀人。

  旗子不知道有什么用,总之我会用到。

  百鬼索魂可以解,必须要一颗千年血珍珠。千年血珍珠是一种蛊毒,用人血和一些剧毒浸泡而成。是施蛊者与人同归于尽的最后绝招。吃了血珍珠后六亲不认

  我的记忆破了百鬼索魂就会恢复,百鬼缠身也可以破解,不过它不知道。它师傅它不能说。骨香可以抗衡百鬼索魂,时间长了会牙齿脱落,毛发掉光。

  它吃。我问血禅兽吃什么的时候血禅兽说:“我吃,……”。

  我打断了它的话。因为我想到它要吃的话,里面那么多白骨……我情愿是我想的,它在外面随便抓什么吃。

  我说:“好在你一个多月吃一次,要是天天吃,我到那给你弄去”。

  血禅兽说:“我可以自己抓”。

  想想也对。它的速度,用闪电形容都差不多。

  我不让血禅兽叫我老大主人。让它叫我笑二哥。

  我继续跟着心走。每七天记录短信的时候,是我的心疼的时候。

  六月二十:笑,一年了。今天我包了饺子,韭菜蛋的。

  我想着和她一起吃饺子的情景,感觉到甜蜜。甜蜜的心痛。我心痛的笑着。

  心痛的时候我会感到平静。或许是以痛止痛吧。

  偶尔心血来cháo我会摆摊。

  每ri坐禅冥想,我想的都是遇到什么情况,怎么出手,怎么出剑。如此反复万千。每次进入空明之后感觉jing力充沛。

  不知不觉我到了běijing。因为到处的牌子上都是běijing什么什么公司。

  现在我住酒店。有机会就洗澡。衣服会洗外衣,内衣基本上换新的。不过我都是穿着衣服鞋子睡。

  繁华的地方,热闹的人群,更多的双双对对。也就有了更多的抽泣和心疼,心疼中夹杂丝丝甜蜜。也就多呆了几天。

  心血来cháo,我在一个地下通道里摆摊。另一边一个人抱着吉他唱着歌。

  第二天我出去转,在路边走着,看到一辆车为了躲避一边的车而撞向另一边的行人。人离我很近,是个老头。但中间有一个人。我窜过去推倒老头,然后滚到一边。车跑了,老头昏迷。可能是我推倒他的时候摔了他,我是这么想的。

  我把老头送进医院,交了住院费。就在我交完钱刚坐在老头的病床前的时候,来了一个人喊老头爸。我和他说了情况,他打了个电话,也就半小时,又来了一个人,进门看到我就说:“孙子,你丫活腻味了”。

  走到我跟前就是一拳。老头的儿子拦住他说:“给爸看病要紧,先检查在说”。然后俩人出去了。

  我莫名其妙到极点。

  心说为什么打我啊?我救了你们的老子,你们不谢我却骂我打我。

  这时旁边的一个人小声说:“这年头做好事没好报的,赶紧跑”。我

  感觉他是对我说的。

  郁闷之下我打算离开。刚走到门口,动手那人就进来了,然后拽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后推,边推边说:“你丫还想走吗,等我爸好了在说”。

  接着又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指着我继续说:“孙子,你要在想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我心里

章节目录